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二四章 胜负未定

道君 第四二四章 胜负未定

    商淑清这种情况每被人提到嫁人的事,都是件挺尴尬的事,不过蒙山鸣不一样,她知道蒙山鸣是真的关心她,而不是那些事不关己却非要放在口头说说装关心的人。

    而在她眼里,蒙山鸣此时依然是身为长辈的催婚,不过蒙山鸣最近屡屡提起这事,倒是让她不得不正面答复,“这世间的女儿,婚事有几个能自己做主?蒙伯伯,就让我做那个能自己做主的人吧!”

    “丫头啊!”蒙山鸣一声轻叹,不再说什么了。

    ……

    北州刺史府,亭台楼阁间,一群地方官员和一群年轻学子泾渭分明,围在邵平波的左右,正在与邵平波交流。

    这群地方官员,都是一年来经营地方颇有政绩的人。邵平波每年都会花时间亲自接见这些官员,不是一般的接见,而是他一个个亲自发请帖请来。

    褒奖自然是不用说,对这些人,哪怕手头上再紧,邵平波也是不吝给予重赏的,花大力气帮这些官员解决生活上的后顾之忧。

    至于另一群年轻学子,来自“凌波学府”,来自邵平波亲手打造的学府,邵平波每年都会花精力挑选一些合适的少年入学,学府里的老师也是他精心挑选后从四方邀请来的。

    当年大禅山觉得他乱花钱,邵登云也不理解他这个做法,局势多变搞这个?再说了,学子的学习有相关的官员去管,你单独弄个学府出来独立之外算怎么回事?还从他手下挖了一些将领去做老师。

    邵平波告诉父亲,众生久困于乱世,麻木不仁,这个乱世需要一批新人,一批具有新想法且具有能力的新人,北州的将来,邵家的将来,甚至是将来的天下,都能在这些人的身上看到希望,而这些人都是我的学生!

    历时七八年,经过这些年的培养,首批进入学府的学子终于走了出来,一部分擅长军事的已经被他推荐去了军方,剩下的就是眼前的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与一群官员笑谈一阵后,邵平波指向了这群官员,对边上的一群学生郑重告诫道:“不比你们在书本上学到的,也不比学府老师口头上的,这些才是真正的实际践行者,也是你们最好的老师。你们到了地方后,会发现,实际操作和你们想象中的许多问题是不一样的,想象问题和面对问题亲自去解决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许多困难是你们从未想象过的,是你们在学府无法遇见的,但我希望你们能坚持住。学会观察困难的成因,学会解决困难,学会克服困难,面对困难和问题永远保有解决的信心和勇气,要经得起挫折,方不负‘凌波’二字!”

    “是!”一群年轻人信心满满的高声应下。

    “嘴上说‘是’,没用,我要看的是有多少人能拿出成绩来见我!”邵平波笑言中带着慎重提醒意味,旋即又对一群官员伸手道:“诸位,请随我去用餐!”

    一群官员立刻客客气气跟上。

    每年的这个时候,邵平波都会亲自设宴宴请这些人,宴席上也会让这些人各抒己见,他要趁这机会了解北州各方面的一些问题。

    这次还要将这群学生分别遣散给这些杰出官员带走,让他们分别带去磨砺。

    一群年轻人则拱手相送。

    出了亭台楼阁,从一院门口经过时,邵平波停步,随行官员也停下了。

    院门口,有两名下人提着食盒出来了。

    这个点就用过了?邵平波抬头看了看天色,走了过来,拦下了两名下人,问:“大人用过午餐了?”

    一名下人道:“大人醉心地图,连早餐都没用,刚送去的又让退回了。”

    地图?邵平波皱了皱眉,他知道邵登云最近一直在收集南州战况的消息,父亲的关注他能理解,只是连饭也不吃未免有些过了。

    他回头朝邵三省挥手示意了一下。

    “诸位大人请跟我来。”邵三省伸手相请,先将一群官员带去了宴请地。

    “你们跟我来。”邵平波则带了两名提着食盒的下人去了内院。

    抵达正屋门口,邵平波见屋内的邵登云果然是站在地图前琢磨,不时在地图上插旗,似乎在做交战推演。

    邵平波从下人手里要了食盒,让下人先退下了,独自走了进去,将食盒放在了桌上打开,端出酒菜饭食摆好后,待到邵登云的目光从地图上挪开注意到了他,方上前道:“父亲,不急于一时,先填饱肚子,有的是时间慢慢参详。”

    他能理解一名统军将领的心情,八十万人马几天的工夫就被解决了,他当时也吃了一惊,更何况是父亲这种将领,肯定是要搞清楚这一仗是怎么回事的。

    再加上这又是蒙山鸣出山后的首战,身为蒙山鸣的旧部,有所关注避免不了。

    邵登云又扭头看向了地图,喟叹道:“蒙帅就是蒙帅,宝刀不老,这一仗实在是惊艳,令人大开眼界!”

    邵平波看的却是另一个点,“此战的关键在,一场如此大规模的战争,百万人马混战,居然未伤及南州什么元气,南州民生未受什么损耗,等于是助商朝宗囫囵吞下了整个南州,至少帮商朝宗节省了数年的恢复时间,这个蒙山鸣的确不负一代名将的威名!”

    对于这一点,他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这等于牛有道那边正在快速拉齐和北州这边的差距,让他如何能高兴的起来。

    邵登云摇头:“南州怕是没商朝宗什么事了,商朝宗和蒙帅这回有大麻烦了。”

    邵平波愣住,“怎讲?”

    他虽有关注南州那边,却并未保持高度关注,如今的主要精力还是在自己北州这边。

    邵登云顺手从旁拿了手杆,指着地图,对商朝宗人马的调动做了讲解,之后总结道:“商朝宗的人马调动很不正常,这明显是在对商朝宗的人马进行切割分散控制,商朝宗自己不可能这样做,应该是天玉门要过河拆桥,天玉门容不下商朝宗又岂能容下蒙帅?”

    邵平波听懂了,盯着地图看了一阵后,很快猜到了天玉门的用意,欣喜之余又皱眉沉思,稍候徐徐摇头道:“只怕天玉门未必能如愿。”

    邵平波哦了声,他知道自己儿子的能力,既然自己儿子说未必,那肯定有原因,目光瞥来,“你有什么看法?”

    邵平波:“其他人我不知道,牛有道我却是了解的,除非天玉门事先已经将牛有道给控制住了。不过我估计够呛,天玉门只怕未必拿的住牛有道,能拿住早就下手了,等不到现在。天玉门看起来势大,其实一直在被牛有道利用,利用来庇护他自身的安全。天玉门那帮人打打杀杀也许还行,论头脑和手段,压根不是牛有道的对手,我不信牛有道能轻易栽在这种一直被他防备警惕的对手手里。”

    邵登云:“这么大的局面,又岂是区区一个牛有道能翻转的?”

    邵平波摇头道:“父亲,您太小看他了,虽然我不知道牛有道会如何翻转,但天玉门这样干已经严重触犯了他的利益。商朝宗目前是他的核心利益所在,一旦商朝宗的势力瓦解,他这些年在那边的经营全部要化为乌有,他根本不可能坐视不理,一定会出手干预。”

    “父亲,你等着看吧,首先我不信牛有道能栽在天玉门的手里,而只要他没落在天玉门的手上,就说明他早有防备…”说到这他突然顿了一下,盯着地图的目光闪烁,似乎在喃喃自语,“既有防备,怎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事前为何不干预,非要等到难以收场?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他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咬牙道:“此獠很有可能在故意纵容,很有可能在利用天玉门的力量帮商朝宗夺取南州!胜负未定,天玉门这群蠢货想必还很高兴吧?咳咳…咳咳……”

    燕国皇宫,后宫的一座宫闱内,轻纱垂挂,白纱,有白孝的意味。

    坐在窗前的周清周贵妃貌美动人,只是两眼早已哭的红肿。

    早先获悉父亲战败,她就知道周家麻烦了,这么大的罪责一旦扣下来,她还想安安稳稳呆在宫中做贵妃?只怕不株连受死也得被打入冷宫。

    谁想父亲却来了个“战败自尽”保全了忠名,也保全了周家上下,保住了她这个贵妃娘娘。她无法想象父亲自尽时得有多大的勇气,蝼蚁尚且偷生啊!

    她居住的庭院瞬间冷清了,往常知道她父亲是皇帝心腹大臣,知道她有娘家做强势倚仗而来往的那些所谓姐妹,如今一个个对这里避而远之,曾经的优待恍如梦幻一般,瞬间全部消失了……

    宗庙内,油灯千百盏,灯火通明,商氏先祖的牌位座座排列,武朝开国皇帝商颂的灵位赫然在燕国皇室宗庙牌位的最上面,也是最大最显眼的那个。

    灵位下,商建雄一身白衣肃洁,跪在通明的灯火中,仰望一座座先祖牌位,一脸羞愧,眼含泪光,喃喃自语,罪己祷告,在他手上又丢了一块国土!

    殿外,大内总管田雨、中车府令尕淼水来到。

    门口一名太监迅速入内,轻悄悄移步到跪着的商建雄身边,也跪下了,跪着禀报道:“陛下,总管来了,说南州果然有变,前来请陛下旨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