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二六章 第二只锦囊

道君 第四二六章 第二只锦囊

    官道上,彭又在一行隆隆疾驰,抵达一座驿站后,全体进入,略作休整。

    天玉门弟子,有的快速入内检查,有的内外戒备防御,一时间人声马嚏嘈杂,在圈着的驿站内掀起扬尘。

    跳下马的彭又在回头看了眼商朝宗。

    他早发现了,商朝宗一路上似乎有心事。

    脸露微笑过去,询问:“王爷可是牵挂蒙帅?不必担心,只是让蒙帅暂留协助凤凌波,待到南州局面稳定了,蒙帅自然会回来。”

    在南州未彻底稳定前,在未将商朝宗的人马给彻底清洗融合前,不宜妄动商朝宗,能稳住的话,他还是想尽量稳住商朝宗,能不出什么乱子解决问题是最好的选择。

    说罢转身而去,领着随行的几名高层进了驿站内暂歇,他也没有必要留在商朝宗身边奉承巴结,一两句好听话就够了。

    然而他并不知道蒙山鸣将留在凤凌波身边的消息给截住了,并未让商朝宗等人知道,他以为商朝宗等人知道了,否则不会说出这般话来。

    商朝宗几人略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待到明悟了彭又在的话,一个个脸色剧变。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有性命之忧,一开始就知道天玉门可能要对这边动手,只是小心翼翼不敢捅破而已。获悉蒙山鸣被调离,他们立刻就明白了,这是要对蒙山鸣下毒手!

    商朝宗当场就要追去,要追上彭又在把话问个明白。

    蓝若亭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商朝宗霍然回头,脸颊紧绷,脸有怒色。

    “王爷,不要鲁莽!”蓝若亭眼中亦有悲愤神色,却努力保持了沉着冷静,对商朝宗微微摇头,示意不可去追问。

    商淑清贝齿紧咬樱唇,神色黯然,眼眶红了。

    白遥从驿站屋内出来,见到三人神色有些不对,略有疑惑,不过还是平静道:“王爷,房间已经备好了,喝口水,洗把脸上风尘,尽量快一点,歇不了一会儿,马上又要继续赶路的。”

    蓝若亭怕商朝宗冲动,忙笑着接话道:“好!”

    几人进了驿站屋内,一间安排好的房间让了三人进去。

    蓝若亭示意了两名随行亲卫守在了门口,之后迅速把门给关了。

    门一关,商淑清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热泪夺眶而出,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嘤嘤啜泣,不敢哭出声来让外面人听见。

    连哭都不敢哭出来,在这局势下的心情和压力,外人是难以设身处地去理解的,他们的处境也的确是艰难。

    啪!商朝宗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掌心,以拳击掌,宣泄内心的悲愤。

    “王爷,郡主,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着冷静,咱们不能自乱阵脚。”蓝若亭小声劝说二人,不敢大声。

    商淑清一脸不堪地摇头,嘤嘤小声而泣道:“蒙伯伯战后一直在唠叨,他不是个喜欢唠叨的人,昨天又在唠叨我的婚事,我应该早就看出来了才对,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为了我们不惜…我却连他的异常也没看出来,一点也没放在心上,我对不起蒙伯伯。”

    蓝若亭又劝:“郡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商朝宗呼吸急促,胸脯剧烈起伏,怒了,“一群狗东西,我找他们去,他们敢动蒙帅试试看,我大不了豁出去跟他们玉石俱焚!”

    “王爷!”蓝若亭双手抱住了商朝宗一条胳膊,拽紧了,不放他走,着急道:“千万不能莽撞!”

    “放手!”商朝宗怒不可遏,“他们要对蒙帅下毒手了,难道你想眼睁睁看蒙帅送死吗?”

    蓝若亭却不肯放手,苦口婆心哀求:“王爷,我又何尝不知蒙帅性命危矣,可王爷想想看,蒙帅为什么要瞒着我们这样做?他就是怕王爷冲动啊!对方把蒙帅调开下手,就说明对方还不想动王爷,只是想剪除王爷的羽翼。蒙帅对此显然心知肚明,蒙帅故意瞒着我们,就是要牺牲自己保全王爷啊!”

    “王爷一旦找到他们闹事,双方一旦撕破了脸,不但保不住蒙帅,他们会一不做二不休,左右都这样了,左右都翻了脸,他们会干脆连王爷也一起给解决了,这驿站便有可能是王爷的葬身之地!蒙帅这是在牺牲自己为王爷争取时间、争取翻盘的机会啊,王爷若是也砸进去了,咱们就彻底失去了翻盘的机会。蒙帅拿性命为王爷争取机会,王爷怎能无视?”

    商朝宗悲声道:“这个机会我咽得下去吗?”

    蓝若亭红着眼,用力抓着他的胳膊摇晃,“咽不下去也得咽,哪怕是胯下之辱也得受着,总得有人给蒙帅报仇吧?王爷想让蒙帅白白牺牲吗?王爷想让蒙帅死不瞑目吗?”眼眶中亦有泪光,痛苦之色溢于言表,情绪明显也很激动。

    商朝宗双拳紧握着颤抖,仰天泪流满面。

    卷入这天下风云,浩浩荡荡,男儿再多的眼泪也不值一提,多少英雄好汉和壮士、多少王侯将相皆被这风云埋骨,多少刻骨柔情被淹没,又有多少天下豪杰屡屡无能为力!

    “不!蒙伯伯不会出事的。”商淑清忽然不知想起了什么,伸手到袖子里一阵乱掏,口中一阵慌乱和情急,“还有机会,一定还有办法的,蒙伯伯一定不会有事的,这,找到了,这个,这里面应该有办法。”

    她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只锦囊,双手奉在二人眼前。

    脸有泪水的商朝宗和蓝若亭抹了把泪,一起盯着她手上的锦囊,一个系着白色丝带的锦囊。

    蓝若亭问:“郡主,这是?”

    商淑清亦抬袖抹了把泪,哽咽道:“道爷,是道爷当初留给我的锦囊,道爷当初留了两只给我,一只黑丝带扎口,一只白丝带扎口。黑丝带那只已经给了哥哥,白丝带这只道爷说了,遇上性命之忧时,可打开应急!”

    蓝若亭精神一振,看向锦囊的目光中浮现希望之光。

    商朝宗跺足,一把将锦囊夺到了手中,生气了,“清儿,你搞什么鬼?如此重要的事情你怎能忘了,怎能现在才拿出来?糊涂啊!”

    商淑清也生自己的气,泪水又忍不住落下,“哥,对不起!是我对不起蒙伯伯。可是道爷再三交代了,事关整个南州的将来,事关所有人多年的心血,这只锦囊不能轻易开启,只有遇上性命之忧时方可打开应急!我也不知蒙伯伯会瞒着我们牺牲自己…”

    “好了!”蓝若亭在兄妹之间摁了摁双手,“王爷,道爷这样叮嘱必然有原因,也不能怪郡主,郡主遵从道爷的叮嘱并没有错。不过蒙帅如今的处境,已经是面临着性命之忧,应该可以打开了。王爷,事不宜迟,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快打开锦囊看看吧,看看道爷在锦囊中留了什么妙计应对性命之忧。”

    商朝宗立刻扯开了锦囊上的白丝带,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份两张纸折叠在一块的书信

    书信摊开,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了,蓝若亭和商淑清一起凑了脑袋过来观看信上内容。

    首页上只有寥寥字迹:若遇性命之忧,可将附信交于天玉门,当可渡过危机!

    就这些,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商朝宗迅速抽开上面一页,观看下面的附信。

    只见上面写着:急报!金州集结三十万人马,欲攻打南州!牛有道!

    附信上的内容也有够简单,三人面面相觑。

    商朝宗狐疑:“欲靠这假消息应急吗?天玉门又不傻,无论是金州还是万洞天府都不可能为我们出兵,金州和南州拼上了,只能是便宜燕国和赵国,赵皇海无极必然要趁机拿下金州,金州那边怎么可能出兵攻打南州?这…这…天玉门能信吗?”

    蓝若亭也是一脸腻味,觉得这信上内容有失道爷手段的水准,靠这消息最多也只能糊弄一时,这样戏耍天玉门,有穷途末路垂死挣扎的嫌疑,回头天玉门一旦核实消息有误,那就等于捅破了窗户纸,让天玉门知晓了这边不甘心雌伏,只怕会惹得天玉门干脆利落下手。

    现在,天玉门想让南州平稳过度接手,不想手段太激烈惹麻烦,这边也想苟且偷生,至少还能维持个脆弱平衡。

    商淑清也对信上内容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劝说道:“道爷既然这样安排,不会无的放矢,必然有原因,不妨遵道爷的意思执行!”

    蓝若亭捻须迟疑道:“道爷的手段,我们已经多次领教,我也不是不相信他的本事,只是这…连我们都糊弄不过去,压根糊弄不了天玉门呐!”

    商淑清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坚定,“哥,蓝先生,我和道爷相处多年,我了解道爷的为人,我相信道爷的为人。退一万步说,想救蒙伯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有机会试一试的情况下,我们还能眼睁睁看着蒙伯伯去送死吗?哥,蓝先生,就按道爷的话去做吧!”

    说到救蒙山鸣,立刻促使商朝宗下了决心,用力点头道:“好!”

    “唉!”蓝若亭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意义,忍不住一声叹,“这位道爷,做事总是高深莫测不露底,也总是弄得别人心里没底发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