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三七章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道君 第四三七章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蒙山鸣那须发怒张的模样有点惊着了商淑清,她印象中的蒙伯伯一向沉稳,何曾这般模样过,不禁抢步过去,喊道:“蒙伯伯。”

    蓝若亭回头一看,见是她,多少流露惊喜神色,事发突然,来不及顾及,还担心这位郡主出了什么意外,见还好好活着,不免放下了一面牵挂和担心。

    商朝宗亦闻声扭头,见妹妹还活着,也没多说什么,外面已传来撞门声,也来不及和妹妹互相关问,迅速跑去一旁帮助手下封堵门窗。

    “丫头,操家伙!”蒙山鸣瞥了商淑清一眼,双手撑地飞快爬行,双臂老骨头居然还有不小的力道,只是一双残腿拖地显得有些累赘。

    他飞快撑爬到了一旁的兵器架前,捞了一把长枪在手。

    商淑清瞬间眼红泪落,一代名将居然沦落到了在地上爬的地步,赶紧跑来蹲下扶他,“蒙伯伯,交给我们,您在一旁歇着。”

    蒙山鸣看到了她背后插着的箭矢,顺势拉了她胳膊拽近一看,见没伤到要害,枪杆一横,压在了商淑清的颈后,发力之下,令商淑清不得不俯身低下了头。

    呛!空出手来的蒙山鸣顺手从一旁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把剑来,剑光贴着商淑清的后背划过,歘一下,那支插在商淑清肩胛上的箭矢近乎被齐根削断。

    箭插的很深,现在没有治疗条件,硬拔不便,只能是暂时这样处理一下,应付这种情况蒙山鸣是有经验的,知道什么情况下怎么处置最妥当。

    商淑清疼的面容扭曲,然蒙山鸣出手快,这痛来的猛烈,去的也快,还没怎么感受这剧烈痛感,就过去了,只剩余痛阵阵。

    压在她脖子上的枪杆也放开了,她一抬头,蒙山鸣已经将手中剑递给了她,“不要辱没了你爹的威名,若有万一,不能落在敌人手中受辱!”

    抓剑在手的商淑清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剑可用来御敌,关键时刻也是用来自尽的。对方这个时候能说出这种话来,可见已经对结果不抱希望。

    商淑清:“蒙伯伯,你放心,道爷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

    蒙山鸣冷目扫了她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扯什么道爷,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现在也不是扯这个的时候,手掌撑地,又快速爬走了,爬到了一扇堆满东西的窗口边上,持枪在旁守候。

    商淑清亦持剑跑了过去,守在了窗口的另一边。

    “王爷!”蒙山鸣喊了一声,对商朝宗等人打出手势。

    商朝宗立刻跑到兵器架旁取了一支斩马刀在手,又跑回了另一扇窗前守着。

    蓝若亭取了把剑别在腰上,又取了支长枪在手,守在商朝宗的边上。

    五名亲卫也跑去兵器架旁补充了长家伙在手,一人持枪守在堆满物品的正门后,另四人跑去了后堂守着。

    咣咣撞击声剧烈响个不停,堆积物不断被撞的松动。

    屋外,跑来刀斧手,挥舞着斧子咣咣劈门,更有甚者直接挥动斧子劈墙。

    这情形,屋内的防线明显挡不了多久,一会儿就能攻破。

    轰!一堵墙崩塌出一个洞口,一名小将冲了进来。

    守在窗口边的蒙山鸣冷目回头,手中枪立刻向后横甩了过去。

    砰!被砸中面门鲜血直爆的小将仰面后倒,撞在了后面跟上冲入的人身上,后者迟滞的瞬间,蒙山鸣手中枪一收一刺,枪头锋芒已从后者侧肋灌入肺腑,“啊”杀出一声惨叫。

    ……

    烈日骄阳,断崖上,老树下的树荫中,牛有道盘膝闭目静坐。

    一袭裙袂飘落崖顶,管芳仪到了他身旁,道:“晓月阁有了回复。”

    牛有道双手缓缓起落收功,徐徐问了声,“怎么拖了这么久才来消息?”

    管芳仪:“晓月阁那边接到你的消息后,立刻联系了长平城那边,已经让那一带的人反复确认过了,说这事有点麻烦。”

    牛有道:“想跟我讨价还价吗?”

    管芳仪:“那边给出的理由倒也不全是讨价还价,晓月阁说,如今的长平城囤积重兵,聚集了大量天玉门的修士,整个长平城完全在天玉门和驻军的掌控之下,可谓把整个长平城给过滤了一遍,不相干的修士全部给赶出了长平城。”

    “晓月阁说长平城原本的确是有他们的人,但也知道这种情况无法避免,攻城掠地者在局势未稳前小心防范是常事,所以不等筛查,已经提前撤离了,如今的长平城也没有他们的人。接到你的请求后,他们也派人过去看了看,发现防守很严密,根本没办法入城。”

    牛有道:“这是托词,他们手上有不少飞禽,完全可以趁着夜色潜入。”

    管芳仪:“所以那边回了,要派人打入长平城也不是不行,但城中天玉门的修士太多,哪怕是空降也很容易被发现,很容易和天玉门正面发生冲突,晓月阁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这可不仅仅是你说的帮点小忙,晓月阁问你能给他们什么好处。”

    牛有道睁开双眼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凝重,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了解太少,譬如晓月阁说的攻城掠地者对长平城进行筛查。

    不仅仅是这些令他神情凝重。

    他派了吴老二率领扶芳园的一群好手赶去长平城,结果进不了城。

    又指使了三派的人赶去长平城,他对三派其实不抱太大指望。

    如今晓月阁也说进城困难。

    站在他修士的立场,他没想到进个城郭会这么困难,他现在才意识到长平城成了他计划中的漏洞,万一凤凌波真的狗急跳墙呢?

    尽管他不认为凤凌波能在天玉门的控制下得逞,可长平城毕竟成了他计划中最无法掌控的薄弱环节,令他心中忧虑渐浓。

    他也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事先没想到一直在迁动的大军中枢会在长平城驻下,令他来不及预先在长平城做准备,一些变化中的事情是无法预料的。

    不可能什么都在掌控中,细节上有变化很正常,只要控制住了大的方向便行,所以他一开始并未太重视这方面的变化,现在动用了这么多修士人手也无法进城,心情沉重了,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怎么回复晓月阁?”管芳仪问了声。

    牛有道:“等晓月阁收到消息再做出安排,彭又在已经回到了长平城,你觉得还有再回复的必要吗?”

    管芳仪:“你的担心是不是有点多余,你已经对天玉门施加了那么大的压力,如此重压下事关整个天玉门的利益,他们不可能让商朝宗出事,否则他们承担不起后果,长平城有那么多的天玉门弟子,凤凌波就算想下手也找不到机会,天玉门的人又不是摆设。”

    牛有道徐徐道:“但愿如此吧!”

    说实话,他也想不出凤凌波哪有动手的机会,可是察觉到了漏洞的存在,心里始终是不踏实,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巷道口,两名士兵守着,后面还有三名士兵游手好闲晃着,算是设下的临检关卡,对来往这一带的人进行搜查。

    袁罡扛了根圆木转了进来,冲着两名把守的士兵走去。

    “干什么的,是住里面的吗?”

    两名士兵横枪拦住了他,后面晃悠的三人也慢慢走了过来,一名领头模样的嚷了声,同时挥手示意,“搜一下!”

    巷口外突然有人“咳咳”一声。

    这是外面的观察人员发出的信号,可以动手的信号,表示暂时不会再有人从这边巷口经过,不会有人看见。

    袁罡肩头原木一横落入臂弯,猛然一个推撞,撞在当前的两名士兵胸口,令二人吐血倒飞了出去。

    袁罡抬腿又是一脚,在推出的原木上补了一脚,圆木飞出。

    砰砰几声,后面三人还未来得及报警,已全部倒地。

    巷口外的袁风听到动静伸头往里看了眼,做了个招手的手势,人也拐了进来。

    随后,陆续有人快速拐入。

    捡了圆木的袁罡扛着奔跑,一群人也跟在后面急追在巷道中。

    跑在后面的人,迅速顺手将倒地的几名士兵给拖走了,拖到一间废弃的房子门口时,直接把人给扔了进去。

    一群人边跑边从随身包裹里掏东西,奔跑中快速组装九子连环怒,携有匕首的皮带绑于腰上、胳膊上和大腿上。

    跑到指定地点,袁罡手上圆木往臂弯里一夹,圆木爆裂,三吼刀落在了他的手中。

    一群人已经干净利落地翻墙而过,袁罡是最后一个越过墙的。

    一群人直接跑进了别人的宅院里,顿时惹得户主家鸡飞狗跳。

    “驻军拿贼,都闭嘴!”

    一句话就让户主一家战战兢兢闭嘴了。

    户主一家发现这伙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这边翻墙进来,又从那边迅速翻墙离开了。

    一伙人一路不断翻墙入户,或直接从前门和后门闯入。

    一开门或一翻墙见到外面有巡视的士兵,立有嗖嗖弩响,正中士兵要害,经过的一群人顺带将尸体扔入下家。

    一群人无视途径的家家户户,一条直线直插目标地点,不敢有丝毫拖延,一路狂奔。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