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三九章 没了退路

道君 第四三九章 没了退路

    屋内空间有限,一群士兵被逼无奈,拿着武器心惊胆寒地往前涌,哪怕看到前面不断有人倒下,也得踩着尸体往前冲。

    底层的士兵哪分得清什么局势,一点都不知情,只知若不服从命令只会死的更惨,开始嗷嗷叫地往前冲。

    商朝宗等人顿时高度紧张了起来,挥舞刀枪拼命抵御,不断被压缩往墙角,眼看就要施展不开。

    砰!几条人影从屋外飞撞进来,撞翻屋内的一群人。

    一片惨叫声中,袁罡挥刀冲了进来,浑身是血,是从外面人堆里杀出来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路杀来杀了多少人,总之是见人就杀,但凡挡路者皆命丧于他刀下。

    身后插着十几只箭矢,前面也有中箭,不过已经掉落,身上也有刀枪或砍或刺破的口子。

    他的硬气功,目前还只能扛钝物击打,一开始见到有许多弓箭手时也担心,所以才扯了门板做抵挡。之后中箭才发现,身体虽扛不住利器攻击,但利器攻破他体表之后已卸去不少力道,皮下肌肉完全能钳制住箭矢继续深入,这才放开手脚杀了进来。

    中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还有如此多的弓箭手,无法面面俱到抵挡。

    气势汹汹冲入屋内,如杀神般挥刀又砍翻几人,眼瞅见了形势危急被逼入了角落里的商朝宗,袁罡哪敢懈怠,立刻又挥舞着三吼刀杀了过去,劈波斩浪般杀出一条血路,杀出一路惨叫。

    他力大无穷,根本无人能挡,攻击者的刀枪一旦撞到他的刀上,武器都得被磕飞了。

    他虽被血糊了一身,但块头在那,很容易辨认,商朝宗等人目光一扫,欣喜,是袁罡,牛有道的人果然来了,拼死抵御的这边自然是士气大振。

    突然杀进这么个人来解围,凤氏兄弟哪能让袁罡解围得逞,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凤家已无退路,经不起失败。

    凤若节突然纵身一跳,脚蹬一根顶梁柱,一个凌空飞扑,越过下方人群,抖枪,狠狠一枪怒刺向袁罡的脑袋。

    冲击中,一路转身怒劈的袁罡挥臂一把抓住上方刺来的枪杆,顺手握住枪杆往下一拉,又猛往上一捅。

    砰!枪锭撞中腹部的凤若节双眼暴突,如遭千斤重锤,当空狂噗出一口血来。

    他没想到袁罡的力气大到了这么恐怖的地步,若非身穿战甲抵御,估计非得被枪锭给捅穿了不可。

    撒手枪杆,整个人撞的飞向屋顶,撞在梁上跌落,砸翻了下面数人。

    “老二!”凤若义一声惊呼,亦纵身而起,脚踏下面兵士的肩膀提枪奔来。

    夺枪在手的袁罡挥枪抡了一圈,砰砰声中,围攻的人马扫飞一片,被扫中的人不是吐血就是断了骨头。

    踏步经过踉跄吐血爬起的凤若节身边,袁罡手中刀光撩过。

    “啊!”转身欲跑的凤若节一声凄厉惨叫,又趴在了地上,已断成两截,被连人带甲从肩斜劈成了两半,一刀破甲。

    “受死!”瞪圆了双目的凤若义怒吼。

    袁罡手中枪杆向后挥打。

    啪!两枪拍撞,凤若义刺来的枪杆脱手而飞,双手虎口遭受巨力撕扯,虎口暴血崩裂,人亦被自己枪杆给横了一下,震落入了人群之中。

    袁罡暂时无心理会,急于给商朝宗等人解围。

    屋内空间有限,聚集的人又太多,无法轻易使用弓箭,令袁罡没了什么忌惮,一手刀劈,一手抡着枪杆狂扫,所到之处人翻惨叫,很快便将商朝宗等人面对的围攻给清场了。

    关键是对一群军士来说,袁罡太恐怖了,稍一碰,非死既残,身上插着这么多的箭矢还能跟没事人一样,连凤若节都被杀了。

    围攻士兵皆胆寒,皆仓惶退开了。

    屋内横尸一片,血流一地,踏着一地尸体而来的袁罡终于和商朝宗等人碰面了。

    商朝宗等人一个个气喘吁吁,商淑清急问:“道爷呢?”

    袁罡没回,见他们没事,扭身挥刀又杀去。

    屋内压根没人敢再跟他打,箭射不倒,枪捅不翻,刀砍不死,这没办法打,比修士还可怕。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的确是如此,一般的修士虽有法力,但绝对没有如此强悍的肉身,修士只是难以伤及而已,真要伤成袁罡这样,换哪个修士都吃不消,只怕早已被乱刀给砍成了肉酱。

    再加上袁罡力大无穷,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

    见他又杀来,一群军士皆仓惶逃出屋去。

    农长广亦拖了咆哮中的凤若义走为上策、暂避锋芒。

    袁罡以前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能打,还是头回与这么多人短兵相接。

    屋内清空了,暂时安全了,袁罡的目的也达到了,未再出去追杀,闪回了屋角,站在堆积的尸体上问:“王爷,你们没事吧?”

    他们暂时没什么事,倒是看袁罡觉得他有事,身上那么多伤口,背后还插了那么多箭矢,看的人心惊肉跳。

    商朝宗反问:“袁爷,你没事吧?”

    “没事!”袁罡回了句,这才得以空出手来,抓住身后插的箭矢,一根根拔了出来。

    坐在血泊中拄枪残喘的蒙山鸣颔首道:“袁兄弟真乃盖世之勇,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之勇也不过如此!”

    一番力拼,他这把老骨头真是累的够呛,鼓起的一口死战之气泄下,顿感虚脱,吃不消了。

    商淑清则又问:“道爷来了吗?”

    袁罡不会说什么其他的,他始终是维护牛有道威信的,回:“道爷还要与天玉门周旋,暂时不便露面,命我等前来救急!”

    屋外,袁风等人亦陷入了危局,敌方人马实在是太多了,箭矢纷射之下,有人躲避不及,已倒下十余人。他们只能是借助障碍物交替掩护,不断回射,不让敌方靠近,然而他们带的箭矢毕竟有限,坚持不了多久。

    牛林带着一伙人逃到了阁楼上,箭矢用尽,抢夺了长兵器,据守上楼通道,面对连绵冲上来杀不完的人,可谓苦不堪言。

    幸好袁罡没有扔下他们不管,对商朝宗等人略做交代,又杀出屋来,几趟迎接,把弟兄们都引入了正堂。

    这一折腾,九十来人只退回了六十来人,三十多人战死,后背插了两根箭矢的牛山是被人背回来的。

    不是他们无能,而是他们的作用本就不是拿来与大军正面硬拼的,尤其是送入包围圈硬拼,若非情急无奈,袁罡也不会让弟兄们这样冒险。

    这些人一撤入正堂,立刻搬运堂内尸体堵缺口,取了尸体遗留的弓弩据守,与敌对射,加上有袁罡此等勇武之人固守,一时间倒是令敌方无法再靠近。

    坐在墙角的蒙山鸣道:“久困下去不是办法,一旦对方运来了重弩,我们根本挡不住,必须想办法离开,道爷可有什么安排?”

    袁罡回头看了眼窗外邻宅升腾起的烟火,“敌方人马太多,想必都已经惊动了,重兵围困之下,我们没有杀出去的可能。希望天玉门看到烟火能尽快赶过来压制下乱局。”

    汗湿一身的蓝若亭问道:“天玉门还在城中?”

    袁罡知道他们不知情,回:“应该不是天玉门要杀你们,不知凤凌波用了什么办法,好像把天玉门的人都调往了城墙上固守。”

    蓝若亭又问:“天玉门的人会来吗?”

    提刀在手的袁罡回:“有些情况一时说不清楚,现在也不是细说的时候,总之道爷已经给天玉门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天玉门不敢不来。”

    蓝若亭紧接发问:“若是天玉门的人不来呢?”

    “那我最多只能带一人杀出去,能不能出城还不一定!”袁罡的目光扫过众人,落在了商朝宗的身上。

    话不好听,却是大实话,他虽然能打,但大军围攻之下,他没办法周全太多人,又不能把人缩小放口袋里,而是身边跟着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能护一人逃脱已算是尽力。

    瞬间,大家明白了,若这位真要带一人杀出去的话,那也只能是商朝宗了……

    府衙内,凤凌波闻讯跑到了庭院中,蹬蹬跑上了阁楼,看向了目标宅院附近升腾起的烟火,脸色瞬间煞白。

    到现在还未等到得手的消息,反而见到这般动静,岂不是要把天玉门给惊来?

    凤凌波神情逐渐扭曲,回头对手下嘶吼道:“传我军令,周边人马立刻赶去驰援二位公子剿贼!告诉二位公子,不惜代价拿下贼子,要快!”

    他那神态近乎歇斯底里。

    “是!”传令官领命急奔而去。

    ……

    “怎么回事?”

    被彭玉兰借口带去巡视的天玉门修士中,忽有人指向天空。

    顿时有几人从街头飞到了屋顶,包括彭玉兰在内,落在了屋顶上眺望。

    目光所及方位,彭玉兰脸色寒了下来,不知那边在搞什么鬼,怎能让烟火升起来,生怕天玉门不知道还是怎的?

    她也不知现在是得手了还是没得手。

    “师姐,好像出事了,我们去看看吧?”

    一名天玉门弟子话刚说出,彭玉兰翻手亮出了令牌,厉声道:“所有人原地待命,违令者以门规严惩!”

    话一扔,她自己倒是急速飞掠而去,顾不得再压制这群同门,要去看个究竟。

    若是还未得手,那她这个丈母娘也只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杀了自己女婿,顾不得那些骂名了,到了这一步真的没了退路。

    她很清楚,擅自蒙骗调动天玉门弟子,一旦让天玉门有了其他的选择,彭又在也保不了他们,彭又在不处置的话无法对天玉门上下交代。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