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五零章 拜师

道君 第四五零章 拜师

    唐仪与之略作凝视,平静道:“这些年,承蒙大公子收容和关照,上清宗尸位素餐实在是汗颜,再继续下去,无颜面对上清宗历代先师,也愧对大公子…”

    表面平静淡定,内心实则有些紧张,这些年下来,不知为何,她这个修士居然有些怕邵平波这个凡人。她一直在担心邵平波如果不放行的话,该怎么办。

    目光闪烁中的邵平波立刻意识到了她要说什么,当即笑着打断,“只要上清宗继续留下,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目前是委屈了上清宗,不过我有长远计划,以后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上清宗出力,到时候上清宗不会缺修炼资源,我向你保证!”

    上清宗目前的处境固然有大禅山的因素,可也有他施压的因素,他本就在不动声色地慢慢将上清宗给逼入绝境,意图逼唐仪最终妥协下嫁。只不过上清宗感受不到他的恶意,只认为是大禅山的原因,他也不会显示出恶意让唐仪反感,黑锅全部让大禅山背了。

    他不会放唐仪和上清宗离开,他认定了赵雄歌对这边是余情未了。

    唐仪默了一下,如果早一点听到这话,考虑到上清宗不知该何去何从,她也许还会询问今后有什么计划与上清宗的利益相关。然而赵雄歌的刻意出现指点,已经指了路让这边走,她已下定了决心,不会再考虑留下拖拖拉拉等那未知的将来。

    唐仪婉拒道:“大公子的好意心领了,这是上清宗上下所有人的决定,此来正是要与大公子辞行。”

    邵平波不接辞行的话题,微笑:“既是贵派上下所有人的决定,容我前往见见诸位法师,说服的事交由我,不会让你为难。”说着起了身,抬手示意唐仪一起回上清宗。

    唐仪跟着起身,有些为难,“大公子…”

    话刚开口,同样一声“大公子”的称呼传来,邵三省急匆匆来到,站在亭子外面点了点头。

    “稍等。”邵平波客气一声,知道邵三省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无缘无故打扰,在唐仪的注视下转身而去。

    避开到一旁,主仆二人碰面,邵三省凑在邵平波耳边一阵嘀咕。

    听得情况,邵平波脸色略变,目光下意识瞥向了亭子里婀娜玉立的身形,嘴角绷了一下。

    邵三省所报,乃城外驻军的急报,说是有军士在附近山林中招惹了一头猛兽,猛兽追入军营,刀枪不入,弄伤了不少的士卒,赶去处理的大禅山弟子也只是把那猛兽赶走了,没敢将那猛兽怎么样,只说此兽名为金毛吼,背后的主人不凡,不宜得罪!

    听到金毛吼,邵平波立刻联想到了某人,他留心着赵雄歌,焉能不知赵雄歌的坐骑是金毛吼……

    北州府城东门,一行数百人出城,奋蹄远去。

    上清宗走了,终于集体离开了困守数年的北州府城。

    城头阁楼窗口半遮掩的窗后,拖着一袭披风的邵平波默默注视着远去的一行。

    不是他想放上清宗离开,也不是他没办法留下唐仪,而是他不敢不放,也不敢再留。

    唐仪刺史府内辞行,城外就出现了赵雄歌的金毛吼,这是巧合吗?金毛吼冲进军营伤了他麾下的人马,这绝非善意,他感受到了这后面的警告意味。

    赵雄歌可不是唐仪,也不是他目前的实力能拿捏的,连大禅山也不敢招惹赵雄歌,几年的蓄谋面对绝对的实力瞬间化为乌有。

    “咳咳……”目视远方的邵平波突然连连咳嗽,握拳嘴边。

    邵三省立刻上前为他抚拍后背。

    气息喘匀后,佝偻着后背咳嗽的邵平波直起了腰板,道:“让陆圣中去盯着,看看上清宗要去哪。”

    他好奇上清宗还能去哪,赵雄歌那种尴尬身份又能帮上清宗去哪。

    “好。”邵三省应下。

    官道之上一路烟尘,领骑在前的唐仪心中感慨万分,终于离开了这让人无可奈何的地方,宛若从沼泽中脱身了一般,前路未明却一身轻松。

    城外军营遭遇猛兽袭击的事她后来也听说了,获悉是金毛吼后,终于明白了昨日邵平波的态度为何会突然改变不再强留,师叔出手了!

    这让她内心有点兴奋,上清宗曾经的那个最优秀的弟子并没有放弃上清宗,并没有见上清宗陷入绝境而置之不理。

    当年留仙宗突袭,灭门在即,金毛吼出现退敌!

    如今又以金毛吼引她去见,为她指路!

    紧接着又让金毛吼现身震慑邵平波!

    意识到上清宗身后有这么大的靠山存在,唐仪心中充满了勇气,有了敢于去面对一切艰难困苦的信心!

    ……

    云雾缥缈的山上,一群人飞掠降至山脚下的道路旁,来者正是以掌门彭又在为首的天玉门一干高层。

    路上数辆马车,马车上装满了一只只箱子。

    押了车队前来的封恩泰打开了一只箱子,里面露出一瓶瓶摆放整齐的白瓷酒瓶。彭又在伸手拿了一瓶在手,打开瓶盖嗅了嗅,酒香芬芳。

    封恩泰在旁道:“检查过,没有什么问题。”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奉上。

    彭又在手中酒瓶放回,接了信打开查看。

    酒是牛有道那边酿好的酒,传信给了封恩泰,让这位结拜大哥去指定地点去取。信也是牛有道的信,封恩泰到了指定地点接货时也接到了这封信。

    信中只有寥寥数字:规矩不变,但愿相安无事!

    彭又在略皱眉,从字面内容上看出了隐藏的威胁意味,似乎在警告天玉门最好相安无事。这让彭又在心中有点憋火,然而这边至今搞不懂牛有道为何能左右万洞天府那边,以及种种其他因素,令天玉门的确不敢对牛有道轻举妄动。

    同时,所谓的“规矩不变”还有眼前的酒水,又证明牛有道做了妥协和让步,酒水利益会继续供给天玉门,免得天玉门到处找他、咬着他找麻烦。

    信在手中搓成了飞灰,彭又在偏头对一名长老示意了一下眼前的酒水,“安排出售吧!”

    一行转身返回山上。

    一群人刚回到山顶正殿外,一名弟子又奉上一封译好的密信,彭又在接手一看,再次皱眉,之后又将信转手给其他人查看。

    几位长老看过信后,一个个讶异,万洞天府的长老黎无花竟然娶了海如月!

    ……

    南州刺史府内,坐在长案后的商朝宗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

    “这是怎么回事?”闻听禀报的商朝宗很是费解,问:“金州上下的反应如何?”

    蓝若亭道:“放在以前,可能会引起萧系势力的一些骚动和不满,然而经过万洞天府前番的出手,或换或杀了一些人,令萧系势力人人自危,海如月如今改嫁反倒是得到萧系势力的大力支持,因为保全了萧系势力。海如月这女人也着实是厉害,借着这机会,萧系势力转眼转换成了海系势力,以后金州怕是不存在什么萧家的说法了。”

    “唉!”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叹了声,“这女人也是个可怜人,当年大雪时孤零零一个人藏在山中,差点被冻死的情形我还记得!世事变幻,没想到一个天真女子最终也走上了争夺权势之路!”

    对于这事,商朝宗和边上站立的商淑清只能是保持沉默,海如月跟自己父亲的情事,兄妹两个也不好说什么。

    门外进来一名亲卫禀报:“王爷,李嫂带着两个孩子来了。”

    所谓李嫂名叫李红花,罗安的妻子,之前一直隐居在那个秘密山村之中,这次被接来了。

    蒙山鸣嘴唇抿上了。

    商朝宗立道:“快请!”

    稍候,一个村妇打扮的朴素妇人领着两个年岁相差不大的少年进来了,见到商朝宗便拜。

    商朝宗抢步过去,伸手拦住,“李嫂,不必多礼!”

    李红花没见过商朝宗,有点紧张,最终还是蒙山鸣开口了,“红花,听王爷的便是。红花,这次让你带孩子过来,是想问问你对两个孩子的将来有什么打算的。”

    说到这个,李红花眼眶瞬间湿润,罗安战死的消息她自然是早就知道了,虽已过了最难过的时期,可此时想起不免又黯然伤心。

    两个少年已经在抹眼泪。

    当着商朝宗的面,李红花不知该如何答话。

    最终又是蒙山鸣开口拍板,“这样吧,两个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秉性我也了解,孩子的事我就帮罗安做主了,老大跟着我,老二拜蓝若亭为师,以后跟着小蓝,你觉得如何?”

    李红花点头,又拉了两个孩子一把,母子三个一起跪在了蒙山鸣面前拜谢。

    蒙山鸣也没拦,只对跪着的老二抬手示意了一下,指向了蓝若亭,“去拜师吧!”

    老二爬了起来,有些拘谨地走到了陌生的蓝若亭跟前,又扑通跪下了……

    待到母子三人被人带走休息后,堂内静默了一阵的商朝宗由母子三人身上联想到了牛有道身上。

    南山寺的那群和尚以及一些修士突然在那隐秘山村现身,是牛有道安排过去的,但唯独不见牛有道等人。

    念及此,商朝宗叹道:“道爷至今未露面,也不知是去了哪。”

    蒙山鸣:“那位做事一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王爷也不用多想,他是明白人,不会做没打算的事,不用我们操心。”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