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五二章 不如一了百了

道君 第四五二章 不如一了百了

    屋内安静了,牛有道静默闭目,独自一人杵剑而立,不知在想些什么。

    管芳仪送客归来,通报一声,“人已经走了,已经让老六去查他们落脚的地方。”

    牛有道“嗯”了声。

    管芳仪绕到他正面,见他闭目沉寂的样子,忍不住拿话调侃,“看来是旧情难舍,再见旧情人,心里不是滋味吧。”

    牛有道开眼,呵呵道:“怎么感觉你话里满是醋味?”

    管芳仪凝噎无语,渐渐瞪大了眼睛,忽嗤声不屑道:“醋味?为你吃醋吗?你以为你是谁呀,拜倒在老娘裙下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轮得到为你吃醋吗?笑死个人!我说道爷,没看出来呀,你还挺自恋的嘛。”

    牛有道貌似松了口气,“本来还想娶你来着,原来是我想多了,也罢。”转身走到一旁,顺手将剑搁置摆放。

    “……”管芳仪哑巴了一阵,旋即一脸的恼怒,左看右看,抓了桌上一只杯子直接朝牛有道砸了过去。

    牛有道脑袋一缩,躲过了,啪嗒一声脆响,杯子砸在墙上,丁零当啷碎了一地。

    “口是心非的畜生……”管芳仪一阵噼里啪啦地臭骂。

    接下来的几天,牛有道几乎没有出门,随行的大多以为他在躲唐仪,只有袁罡心里最清楚,在有些事情没搞清楚前,道爷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很容易把自己置于险境……

    某家客栈的屋内,坐在桌前的陆圣中慢慢摊开了手中的密信,看过内容后,不禁一脸苦涩。

    信是这边传递了消息回北州后邵平波那边的回信,他有点怀疑邵平波和牛有道都是同一类人。

    如同当年的牛有道对他的指示一样,邵平波也让他放手发挥,能除掉牛有道最好,总之就是要让牛有道不好过。

    殊不知邵平波也是没了办法,手上没有修行界的力量对付牛有道,大禅山不会帮他干这样的事。实际上也如当初的牛有道,大禅山保护下,牛有道也拿邵平波没办法。

    将手中密信化为了粉末,陆圣中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负手眺望窗外的万象城,心中很是惆怅。

    说实话,他真不愿招惹牛有道,那种人太危险,而牛有道身边有一群人,他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可他没办法,苦神丹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原本解药在那女人手上,如今则在邵平波的手上,他不敢不听邵平波的。

    目光无意中落在一尊矗立的雕塑上,怔了一下,目光忽一亮,若有所思的样子掂量了一阵之后,似乎有了什么决断,伸手关了窗,转身而去……

    一幅地图摆在跟前,袁罡弄来的,牛有道站在桌前看着,两人都有同样的习惯,走到哪都习惯先了解当地的地形。

    门外咚咚两声,袁罡敲门而入,顺手关门,走到了牛有道身边,低声道:“北州那边有回复了,大约半个月前的样子,上清宗突然向邵平波辞行,上清宗正式脱离了北州,集体离开了北州。”

    牛有道盯着地图的目光缓缓凝动,“邵平波不可能轻易让上清宗脱身。”

    两人在一起配合多年,牛有道交代下来的事情,袁罡自然知道怎么去处理,回道:“问过了,那边提了一件事,一只金毛吼突然闯入了北州城外的军营,还伤了人。”

    “金毛吼!”牛有道眼皮一抬,据传闻,这世上目前已知的金毛吼只有一只,又牵涉到上清宗,不难猜出是怎么回事,不禁脱口而出,“赵雄歌…难怪了!”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邵平波为何会放人,有邵平波惹不起的人出手了。

    “地图!”牛有道回头提了声。

    袁罡迅速走到一旁的桌案前,翻出了一份地图,吊挂在了墙壁上打开。

    牛有道走到墙壁地图前,目光落在了北州,一路向东,定格在了万象城方位,对路程时间稍作推断,徐徐道:“时间上没空东游西逛,直奔的万象城,是冲我来的。”

    袁罡冷冷一句,“道爷,咱们身边的人怕是不太干净。”

    牛有道神色平静,一到万象城就被上清宗的人给堵上了,他就有所怀疑,这次只是得到了确认而已,偏头瞅了袁罡一眼,意味深长。

    袁罡会意,默默点了点头。

    抬头看了看屋顶,牛有道头疼了,倒是不头疼上清宗的纠缠,而是赵雄歌竟然出手了!

    一个角落里的一件小事,稍纵即逝,波澜不惊,其他人也许不会留心这事,甚至可能都不会关注到,可他和邵平波身为当事人心里都明白,赵雄歌的坐骑哪会无缘无故跑到北州城外的军营里去伤人。

    对邵平波来说是警告,对他牛有道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提醒,赵雄歌摆明站在了上清宗的身后,两人胆子如果够大,尽管对着干试试看!

    于是,邵平波第一时间服软了,乖乖的放人!

    接着,轮到牛有道头疼了,上清宗来找他,似乎是赵雄歌的意思,上清宗的意思他可以无视,赵雄歌他惹不起啊!

    他没和赵雄歌接触过,不知赵雄歌的脾气如何,但人的名、树的影,是摆那的,那就是个介于正邪之间无拘无束的疯子!

    不是他不给赵雄歌面子,而是不想招惹上清宗。

    关键是,上清宗跟谁混在一起都行,就是不能和商朝宗搅在一起,他大可不理会上清宗,为何要极力撇清和上清宗的关系?和上清宗搅在一起,邵平波怕是要第一个拿这事做文章。

    赵雄歌出自上清宗,他不信赵雄歌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赵雄歌这样搞,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他抬手揭掉了脸上的假面,露出了真容,一旁的袁罡有点意外。

    牛有道随口解释了一句,“邵平波不会不关注上清宗的去向,怕是已经知道我在此,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遮遮掩掩反倒容易被人利用。”

    这里正说着,圆方敲门而入,禀报:“道爷,上清宗的又来了。”

    牛有道“嗯”了声。

    圆方有点意外,这几日唐仪等人每天都来登门拜访,这位一直避而不见,今天居然答应了。

    待圆方离开,牛有道挑了个眼色给袁罡。

    袁罡二话不说,转身离开了。

    不一会儿,管芳仪人没到,笑声先到了,这女人居然亲自陪着唐仪等人来了。

    登门的客人还是那三个,唐仪、罗元功、苏破。

    几人进门,见牛有道露出了真容,一路与唐仪说笑的管芳仪有点意外,上清宗三人则忍不住多打量了两眼。

    人还是那个人,但和桃花源时的那个少年比起来真的是变了,别说桃花源时,与几年前时的码头边偶遇对比较,容貌也真的是成熟了,真正成了一个颇有气度的男人。

    唐仪有些恍惚,脑海中闪过洞房花烛夜揭开自己红盖头时自己第一眼看到的青涩面容,真的是长大了,这人就是自己拜过天地的丈夫…

    牛有道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

    “咳咳!”管芳仪干咳两声,走到牛有道身边,假意抬手帮牛有道拉扯了一下衣服,帮他拍拍灰尘之类的,关系亲昵的样子,眼睛余光留心着唐仪的反应。

    唐仪目光下垂,刻意避开了这一幕,心情有点复杂。

    牛有道肩膀一抖,抖开了管芳仪乱搭的手,偏头瞪了她一眼,知道这女人故意的。

    管芳仪嘴角憋着笑意收手了。

    “怎么不见唐长老?”牛有道冷冰冰问了声。

    唐仪:“要留人坐镇…”

    牛有道抬手打断,“这种虚伪话就不用说了,若是唐长老不愿意,又何必勉强,我要先看到诚意,没诚意的话,还有必要再谈吗?”

    一句话就堵的上清宗这边无言以对,人家说的也没错,于是又轻而易举的被撵走了。

    送走了客人,管芳仪回来,一见牛有道便啐了声,“好个薄情寡义的郎君,真狠的下心来,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明眸卖俏。

    这女人贱起来,牛有道便不想理她,转身向了一旁。

    紧接着,袁罡又敲门而入,就在门口招呼了一声,“道爷,让店家准备了点新鲜饭食,尝尝鲜吧。”

    牛有道对管芳仪道:“既然有新鲜东西,那就叫上大家一起尝尝吧。”

    于是乎,六人在一雅间内聚了一桌,只有老十三留守看守传讯金翅。

    享用之际,牛有道忽出声道:“猴子,回头传讯给三派,让三派调派一百名精锐弟子秘密前来。”

    袁罡颔首,表示知道了。

    管芳仪则忍不住问了声,“干嘛用?”

    牛有道:“一直被上清宗这样缠着也麻烦,不如一了百了,做掉!”

    在坐众人几乎都惊愕抬头看来。

    管芳仪吃惊不小,难以置信道:“你要对上清宗下杀手?”

    牛有道淡然道:“宁王商建伯是怎么倒的?我不可能再和上清宗搅和到一块,是他们自己非要凑上来找死,劝都劝不退,怨不得别人!”

    管芳仪皱眉,“没必要,要不我去帮你说说,让他们知难而退。”

    牛有道:“这事不用你管,我自己处理,当年的恩怨也是该做个了结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