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九六章 熟人见面好说话

道君 第四九六章 熟人见面好说话

    牛有道:“一起去,有事让你办。”

    管芳仪有点纳闷,可还是有些不情愿,推脱道:“你看陈伯和许老六谁合适,我让他们陪你去,有事让他们去办。”

    牛有道:“有些场合,女人比男人合适。你今天怎么回事?好了,不要啰嗦了,就你了。”

    “……”管芳仪无语,硬是推不掉,只能是勉为其难了。

    临出门时,牛有道朝周铁子看了看,给了袁罡一个眼色。

    袁罡会意点头,知道是让他摸摸这个周铁子的底……

    一行来到逍遥宫落脚的客院外,陪同弟子跟门口守卫打了个招呼。

    牛有道抢着插了一句,“劳烦顺带说一声,就说齐京红娘陪同一起来了。”

    守卫弟子自然是无所谓,反正都是要进去告知的,多一句话的事。

    管芳仪却是愣住了,愣愣看着牛有道,她还想大不了呆外面等着,这是要把自己给一起带进去啊!

    趁着门口进去了一位、只剩一位守门弟子,牛有道笑着请教了一声,“前来打扰逍遥宫的客人是不是很多?”

    他想知道自己这边拖到这么晚,是逍遥宫这边的原因,还是万兽门这边的原因,故意拿话试探了一下。

    陪同前来的那名弟子立刻对那守门弟子微微摇头,因为他很清楚,是仇山暂时拦下了。

    那守门弟子自然是面无表情道:“不清楚。”

    牛有道说这话时,看似没看边上,眼睛余光其实已在观察边上这位负责通报的弟子,一些异常已经留心在了心中,知道问不出什么,“哦”了声,也就没再多问了。

    反倒是管芳仪扯了牛有道的袖子,将其拉开到一旁,问:“你非要带我进去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貌似寻常道:“听说你认识龙休,熟人见面好说话嘛。”

    管芳仪惊讶:“你怎么知道我认识龙休?陈伯他们说的?不可能!”因为她知道,陈伯他们不可能对其他人随便说她以前的事,又不是什么光彩事。

    她也记不清了认识龙休的时候陈伯有没有来自己这边。

    牛有道笑了,“看来你还真的认识龙休。”

    “……”管芳仪无语,旋即恼羞成怒,“你在诈我?”

    牛有道:“明知我要来见龙休,认为他为何不早说?”

    管芳仪翻白眼,“跟我认识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点破事有什么好说的。”

    牛有道倒是很想知道她和龙休的关系有多深,试着问道:“你们之间有男女关系?”

    管芳仪怒了,“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跟老娘睡一起不成?”

    牛有道:“追求过你?”

    这点管芳仪倒是不否认,“就那么个意思吧,我的名声在那,慕名而来想占我便宜的多了去,无非寻花问柳之类的,有几个是真心的?算是缠了我一段时间,没得逞就消失了,他身为大派弟子也不可能长期赖在齐京。那时他在逍遥宫也不算多出众,真没想到他后来能成为逍遥宫的掌门,听说是他上位后,我也有些意外,如今想来是个懂得低调的人。我跟他真没你想的那回事。”

    牛有道默默点头,又问:“你老实告诉我,我要见的这六个大派掌门,你认识几个?”

    管芳仪琢磨了一下,“那个天女教的教主不认识,人家是女人,你想也能想到,女人不讨厌我都是好的,哪会去我扶芳园捧场。”

    牛有道问:“也就是说,其他五个你都认识?”

    管芳仪迟疑道:“怎么说呢,可以说都认识,也可以说未必都认识,早年基本都见过。有些当年见面的时候用的是本名,像龙休这种。有些当年没用本名,估计是又想占便宜,又怕影响名声。”

    牛有道不解,“没用本名,你怎么知道是他们?”

    管芳仪嗤笑,嘴角浮现一抹讥讽道:“当年追老娘的多了去,争风吃醋的多的是,他们自己不说,自然有人会落井下石、检举揭发,多少眼睛盯着,瞒的了吗?”

    牛有道哑然失笑,原来如此。

    这时,前去通报的人已经回来了,易舒也跟着露面了,问:“哪个是牛有道?”

    这边赶紧上前,牛有道见礼,“正是在下。”

    “请吧!”易舒偏头示意了一下,待牛有道上了台阶,却伸手止住跟来的管芳仪,“你是什么人?”

    牛有道忙解释道:“这位就是齐京红娘。”

    易舒其实早看出来了,故意这么一问而已。

    乍一看到管芳仪,她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女人保养的可真好,整体看起来年纪也不大,那风韵,犹见当年的绝代风华,难怪艳名满天下,能让那么多男人喜欢。

    保养的好也是应该的,管芳仪是个爱美的女人,大量资源都投入到了自己的容貌保养上,一般男人看来,绝对还是个大美人,齐皇昊云图那种看惯了后宫形形色色佳丽的人例外。

    不过女人往往看不惯这种惹太多男人喜欢的女人,易舒冷着脸道:“有说让你进去吗?”

    管芳仪止步,被人家这话闹了个尴尬,不过仍笑着退下了,不受其他女人待见的事她也不是头回遇见。

    易舒转身而去,“跟我来吧。”

    接到通报后,她压根就没向龙休禀报,也没必要通报,什么乱七八糟人都能见自己师傅吗?

    牛有道看看这位,又回头看看管芳仪,跟了易舒入内。

    庭院内,亭台楼阁华美,让牛有道感受到了客人与客人之间享受的待遇差别,这点也无可厚非,什么地位的人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很正常。

    抵达一处水榭,牛有道看到了半躺在短榻上看书的龙休,远远打量着,这就是能决定整个燕国命运的人之一。

    易舒入内通报,“师傅,牛有道来了。”

    牛有道耳朵微动,留心上了这个女人,龙休的徒弟?

    龙休“嗯”了声,注意力似乎还在书上,没什么多余动作。

    被易舒招呼了进来,牛有道上前行礼,“燕国南州牛有道,拜见宫主。”

    龙休动作没变,目光挪到了牛有道的身上,上下打量着,微笑道:“你还真难等,本宫可是等了你好一阵。”

    牛有道不卑不亢地笑回,“罪过,被一朋友缠住了,她说是您熟人,非要缠着一起来见您,因此耽搁了。”

    龙休有些意外,“我熟人?哪位?”

    牛有道:“齐京红娘。”

    龙休哦了声,甚至隐有惊讶神色,“听说她现在跟你在一起,怎么,她也来了?”

    牛有道明白了,这位还不知道红娘来了,目光不由斜了一下站一旁的易舒,继而笑回:“就在门外,未得允许不敢擅入。”

    “呵呵,也算是老朋友了,多年未见了。”龙休正儿八经爬了起来,盘腿而坐,朝易舒晃了晃手中书,“快去,有请。”

    易舒也很意外,没想到那个下贱女人居然跟自己师傅是朋友。

    她也忍不住斜了牛有道一眼,认可了陈庭秀的话,的确嚣张、的确目中无人,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让进,居然直接向自己师傅告状了。

    这个就冤枉牛有道了,牛有道哪能告她状,只是知道管芳仪认识龙休,想拉管芳仪来缓和气氛,便于谈话。

    从头到尾都没有告状的意思。

    然而易舒先入为主,不这样认为。

    “是!”易舒还是应了声离去。

    说到红娘,龙休倒是流露出几分回忆当年的神色来。

    不一会儿,管芳仪来了,龙休抬眼看着人走来,认出来了,是那个女人,风韵犹存,不禁露出一脸微微笑意,心中感慨。

    当年,他去齐国办事,被人拉去见这位。

    一开始他是不愿去的,怕影响不好,可是没办法,朋友非要拉他去。

    事实上,管芳仪艳名在外,正当年的人多少都有耳闻,去了齐京的,但凡有那个条件的人,哪个不想顺带见识一下。

    他就那么去见了,一见之下,真的是被管芳仪的绝代风华给惊艳了,甚至动了能得如此佳人夫复何求、不枉此生的念头。

    之后在齐京的个把来月,隔三差五地去找管芳仪,有追求的意思,却被管芳仪婉拒。

    后来他办事的期限到了,要返回师门,加之管芳仪的婉拒,又见不少比他当时更优秀的人也在追求管芳仪,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渐渐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为个女人影响前途不值得,就带着那么一丝遗憾离开了。

    早已逐渐淡忘的事,现在再想起,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尤其是当面再见管芳仪本人。

    “管芳仪拜见龙宫主。”来到的管芳仪半蹲行礼,故意客气的有点过头,有点对之前的事表示不满。

    龙休呵呵一笑,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红娘,多年不见,风华不减当年呐。”

    管芳仪:“你这不是笑话我么,人老珠黄,哪还有什么风华。”

    龙休摆手:“不老不老,我才真是老了。”

    管芳仪:“你本来就比我年纪大不少,老点不是很正常吗?”

    牛有道留心着龙休的反应。

    “呃…”龙休怔了一下,发现这女人和当年比起来有点不一样了,那时说话温柔可人,又或冰山美人高不可攀,说话可没这么泼辣,苦笑了一下,“上茶!二位坐吧。”

    易舒心中带着狐疑去上茶了,心里嘀咕着,怎么感觉这女人和师傅关系不一般,难道师傅也和这女人有一腿?

    本站着答话的牛有道可谓沾了管芳仪的光。

    既然来了,管芳仪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了,翘了二郎腿左顾右盼,“招待龙宫主的地方,果然不是我们能比的。”

    龙休瞥了眼她翘二郎腿的动作,发现这位和自己印象中的淑女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化。笑回一句,“客随主便罢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