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九八章 道爷又来了

道君 第四九八章 道爷又来了

    仇山是带着狐疑回去的。

    一回到自己院子,立刻有弟子迎来通报,“长老,天玉门的陈长老找您。”手指了一下。

    仇山看去,发现陈庭秀正在外面等着,也看到了他,也已经走了过来,遥遥拱手抱拳。

    仇山示意弟子退下后,心里其实已经有些不耐烦,表面尚保持着待客之道:“陈兄,又有事?”

    陈庭秀也知道老是这样麻烦人家不好,可是没办法,牛有道躲在万兽门,而他就是冲牛有道来的,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只能是找万兽门的人帮忙。

    他也不可能坐视牛有道做出对天玉门不利的事来,只能是厚着脸皮了。

    “实在是抱歉,人生地不熟,只能再次请教仇兄。”陈庭秀连连拱手赔罪。

    仇山:“还是牛有道的事?”

    陈庭秀:“仇兄英明,是这样,想问一下,牛有道有没有见到龙休,知不知道他们的谈话状况如何?”

    仇山:“陈兄,有点过了,我万兽门可不是你天玉门的眼线,也不可能为你天玉门监视其他来万兽门的客人。”

    “明白明白。”陈庭秀连连拱手,甚至是连连鞠躬。

    见他如此,仇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给了个面子,稍微提点了一下,“见是肯定见到了,谈了什么不知道,万兽门不会偷听来客谈话,不过他与龙休应该碰面了不少时间,半个多时辰吧。”

    “这么久?”陈庭秀讶异一声。

    仇山:“陈兄,到此为止,好自为之,这里是万兽门,不是天玉门,由不得外人在此为所欲为,最好别惹出什么事来。”话里带了那么一丝警告意味。

    “是是是。”陈庭秀连连应下,“仇兄的恩情,陈某一定铭记在心。”

    仇山也没留他。

    陈庭秀回去的途中,可谓忧心忡忡,需知龙休可不是一般人,一般修士能见他一面都不容易,什么事能让牛有道占用龙休这么长时间?

    还有,他提前在易舒那边下了牛有道的眼药,如今看来似乎没什么作用,按他了解的那个易舒,应该没那么好说话才对。

    他有所不知,管芳仪的出现,与龙休的熟络,压下了易舒,令他的图谋出现了意外。

    ……

    清晨,周铁子收拾了客人早餐之后的餐具离去,牛有道踱步出了院子,站在了山缘边的大树下,背个手看风景。

    没多久,不出他的意料,晁胜怀果然又趁这空档出现了。

    不过这次却未与他直接碰面,而是直接从山间飞掠而过,就好像刚好经过这边一般。

    目送其从山间消失后,牛有道垂放在袖子里的手捻了一下,手中已经接了一揉捻成小颗粒的纸球。

    纸球在指间刮开摊平,貌似随意抬袖时看了眼,只见一张纸条上写了一行字:对面,垂萝,溪畔,戏水。

    抬眼看了看对面,只见山涧的山壁上的确有一片垂挂的藤萝,有点不知晁胜怀是什么意思,但是人家这样说了,就必然有原因。

    纸条垂入袖中,指力轻易将纸条化作了齑粉。

    观察着四周,稍微等了一阵,送走餐具的周铁子却回来了,过来通禀道:“牛兄,话已经为你带到了,等师门通知。”

    “好,有劳了。”牛有道拱了拱手。

    周铁子笑着摆手:“没事,就带句话的事,不用那么客气。”

    恰逢袁罡从门庭内走了出来,牛有道朝袁罡抬了抬下巴:“我听袁罡说,周兄的师傅外出为宗门办差时出了点意外罹难了,如今令师座下也就周兄独自一人清修?”

    说到这个,周铁子脸上闪过一丝酸涩,牵强笑道:“修行界行走,难免会遇上些风风雨雨,出点意外也在所难免。家师有了开门收徒资格时,刚好就收了我一人,还来不及为我招收师弟便出了意外,故此独自一人。其实一个人清修也挺好,能在这乱世自在,比外面那些散修不知强了多少倍,我已经很满足了。”

    这纯粹是自我安慰的话,真好的话就不会干些打杂的活,没人帮他说话,这些年一直在干些打杂的活。

    他这一系正是源自上上任的万兽门掌门朱赤城,牵涉到门派内部的利益纷争,这么多年过去后,那一系的本就被排挤断层的差不多了,到如今,当年的朱系可谓就剩下了他一人。

    牛有道自然是知道他在说些宽心话,年纪轻轻眼看他人风光自己却被呼来喝去的,谁都能使唤,年轻人有几个能心甘情愿的?颔首道:“周兄,好心态。不过我观周兄相貌堂堂,并非久居人下之人。”

    周铁子抬手摸了摸自己脸颊,忍不住羞涩一笑,有点腼腆,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他相貌的确长的还可以,白嫩青少,正儿八经的小鲜肉。

    不过这又有什么用,门派内部上爬的途径也是竞争激烈,上面没人帮忙说话,自然也没有出头的机会,自己若敢痴心妄想的话,到时得罪了人连个维护的都没有,只怕要落个凄惨连这份清净都难保,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

    周铁子心中叹了声,摇头笑道:“牛兄谬赞了。”

    牛有道却是一脸诚恳模样:“周兄不必自谦,在下与周兄一见如故,愿与周兄结拜为异姓兄弟,不知周兄可愿赏脸?”

    袁罡忍不住抬头看天,心里嘀咕,道爷又来了。

    “……”周铁子瞠目结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结…结拜?”

    牛有道认真道:“不错,并非戏言!”

    “这…这……”周铁子结巴了好一阵,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从入了万兽门那天起,除了万象城外,就再也没有与外界接触过,俗世红尘基本没再踏入过。

    师傅在世的时候会向他讲些修行界的事,师傅过世后,有关修行界的事,他也只能翻阅一下宗门纪事,类似牛有道早年看过的《上清拾遗录》之类的东西,对修行界的了解大多来自于这些方面。

    对于新崛起的牛有道,说实话,他压根搞不清是什么人,只听上面吩咐差事的人提过一下,一个被逐出了上清宗的人,最近混出了点名堂而已。

    而他负责招待的客人,也都不是什么高级的贵客,更高级的客人也轮不到他来接触。

    不过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能住进万兽门的客人,身份地位都不是他这种底层打杂小弟子能比的。

    结巴了半天,终于冒出一句,“这不合适吧?”

    牛有道立问:“周兄莫非看不起我?”

    “不不不。”周铁子忙摆手解释,“万兽门内我没听说过类似的事,我也不知道门内弟子和外人结拜是不是要经过师门允许,能不能容我先请示过后再说?”

    “这样啊!”牛有道琢磨了一阵,摇头道:“算了,不用你去请示,你对上说不出话,去请示容易遭人质疑。暂时也不要请示,免得人怀疑我在此期间图谋不轨,这样,等我离开万兽门时,我亲自向万兽门高层提这事,周兄觉得如何?”

    听了这话,袁罡大概明白了道爷是什么意思,道爷又在干逢山开路遇水填桥的活了。

    在万兽门行事不便,不管这周铁子是不是盯他们的眼线,发现异常的话肯定会向上禀报,而只要拉住了周铁子,只要周铁子好说话了,这边行事也要少不少顾虑,先扫清身边的障碍。

    “这个…这个…”周铁子很犹豫,碰上这种事有点懵,做梦都没想到过会遇上这种事。

    牛有道:“周兄不愿意?”

    周铁子:“就怕高攀不上。”

    牛有道:“只问愿不愿意。”

    周铁子苦笑:“只要师门答应,我自然没问题。”

    “好,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牛有道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就不信到时候万兽门能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还能让我兄弟继续在下面干打杂伺候人的活,起码得给个出头的机会吧?”

    闻听此言,周铁子如梦初醒,眼中闪过欣喜,竟看到了一丝出头的希望。

    牛有道转身指向了下方山涧,“周兄,山涧泉水清冽,看之喜爱,我下去走走不犯忌讳吧?”

    周铁子立刻满口保证道:“只要不乱跑,就近观个景谁也说不得什么,牛兄放心,不会有事。”

    得了保证,牛有道独自飞身而下,在山涧溪流旁徘徊,不时蹲下以手探戏冰凉溪水。

    不一会儿,那垂挂的藤萝后面竟传来晁胜怀低压着的嗓音,“你昨天跑去见逍遥宫的龙休了?”

    牛有道悄悄留心了下,才发现那藤萝后面似乎有一条裂开的缝隙,晁胜怀应该是不知从哪钻了进去。在溪畔负手踱步着来回,“办好你自己的事,别操心那不该操心。”

    晁胜怀:“我警告你,千万别乱来,否则谁都别想好过。”

    牛有道:“知道,不会乱来,会给你时间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对了,我昨天去见龙休,被拖了好久,你既然关注到了,可知是什么原因?”

    晁胜怀:“我哪能去龙休那边盯着,你去见龙休我也是听说的,哪知道为何会拖延。不过听说你们南州天玉门的一个陈什么的长老昨天也来了,也去拜访了龙休,但是龙休没见他,只见到了龙休的徒弟,不知会不会和这事有关?”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