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零四章 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道君 第五零四章 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隐隐听到‘北州邵平波’的字眼,黄通手中筷子僵停,竖起了耳朵,一副凝神细听的样子。

    其余在座几人面面相觑,也都停下了所有动作,屏气凝神不发出任何动静,以便听个清楚明白。

    “逼的?那个牛有道不是南州的吗?北州和南州好像隔的挺远吧?”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师门这边安排人帮他向六大派跑腿通报的时候,师叔跟师伯交谈时,我在旁听了些。好像牵涉到什么上清宗,邵平波好像派了人到这边暗杀牛有道,杀手失手被牛有道给解决了。也不仅仅是派了杀手来,还勾结上了南州的天玉门,欲联手置牛有道于死地,天玉门的一位长老也追到了万兽门,那个邵平波好像把牛有道给惹怒了,牛有道好像要展开反击了。”

    “怎么反击?”

    “不知道,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隔壁的话题又扯到了另一方面。

    这边的大禅山弟子目光皆看向了黄通。

    黄通略默,抬手示意了一下,示意了两名弟子出去盯一下。

    身为北州那边的人,刚来就听到了和北州有关的事,让他感到有些蹊跷,担心是不是有人在搞什么鬼。

    一直等到隔壁人员离开,这边都未再发出任何动静……

    客栈外,对面楼上的窗口,晁胜怀坐在窗前,通过窗户缝隙,盯着客栈门口。

    见到几名万兽门弟子出了客栈,晁胜怀立刻站了起来,略将窗户缝隙再拨开了些,紧盯客栈门口。

    很快,客栈内出来了一名大禅山弟子,显然是跟上了万兽门的几名弟子。

    这说明安排奏效了,大禅山这边已经接收到了这边想要给予的讯息,晁胜怀松了口气,伸手轻轻将窗户缝隙给合上了,继而转身离去。

    下了楼,他是从后门悄悄离开的。

    也没必要再逗留,他的这项任务已经完成了,很简单,也不用冒什么风险,否则也不会轻易答应牛有道……

    大禅山用餐的雅间内,在座三人已经没了再用的兴趣,黄通靠在椅背静默着。

    很快,一名弟子回来,近前低声禀报:“师傅,看穿着服饰是万兽门的弟子,旁敲侧问了一下客栈掌柜的,也说是万兽门的弟子,掌柜的认识。”

    黄通徐徐道:“未必不是别人安排的,跟上了没有?”

    弟子回:“师兄已经跟去了。”

    黄通:“你也追上去,万一有事也好接应和反馈。”

    “是!”弟子应下,快速离去。

    黄通站了起来,不吃了,出了雅间,回了自己房间,在屋内徘徊思索,神情有些凝重。

    最近万象城这边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比因灵兽会而来的人还多,鱼龙混杂,有点乱,目的自然是关注幻界未封闭之事。他黄通也是受大禅山之命为这事来的。

    谁想一到这里,还未彻底展开所来之事,就在无意中获知了邵平波与牛有道交锋的事。

    真假不知,他听到的第一反应便是会不会是什么圈套,否则怎会这么巧?

    所以需要核实,要核实对方是不是真的万兽门弟子,若是真的,万兽门做八方生意不太可能帮牛有道卷入这种是非中,加之牛有道的实力按理也驱使不了万兽门的人干这种事,那么事情就有些严重了。

    燕国的逍遥宫、紫金洞、灵剑山,韩国的百川谷、无上宫、天女教,北州如今正好夹在两国大势力的中间,牛有道偏偏联系这两方势力,想干什么?

    至于邵平波和牛有道之间的过结,他这个大禅山长老自然是知道的,大禅山已经勒令邵平波罢手,邵平波真的还暗中出手了吗?派人暗杀,还勾结南州的天玉门?

    真要这样干了,等于是在把牛有道往死路上逼,牛有道没反应才怪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两名弟子联袂返回。

    不待两人见礼,黄通已紧急询问:“确认了没有,是不是万兽门的弟子?”

    两名弟子还是先拱手给了礼,一名弟子回:“师傅,确认了,是万兽门的弟子,亲眼看他们进了万兽门的山门,并与看守山门的弟子有打招呼。”

    黄通质疑道:“有没有别人假冒的可能?”

    另一弟子回:“师傅,您想,山门前有万兽门的弟子看守,外人怎么可能穿着万兽门弟子的服饰进出?”

    黄通想想也是,一个门派的服饰代表的就是一个门派,就算是为客人准备的衣服也是便装,不可能为外人准备自己门派的代表服饰,容易给本门惹事。

    “看来真的是万兽门的弟子…”黄通沉吟嘀咕了一声,旋即沉声道:“立刻传讯回去,将情况禀报,请宗门定夺!”

    ……

    山林中,林下,四名万兽门弟子或站或坐或徘徊张望。

    “师兄来了。”张望者忽招呼了一声,坐着的人立刻起身。

    一条人影闪入,落在几人面前,正是晁胜怀。

    晁胜怀见面便问:“没出什么纰漏吧?”

    “没有,没有。”几人此起彼伏地回了声。

    晁胜怀:“是按照拟定的话说的吗?没有添油加醋胡乱添加吧?”

    一人道:“师兄放心,您再三交代过的,我们也再三演练过,绝没有添油加醋。”

    晁胜怀颔首:“那就好。”

    一人问:“师兄,咱们掺和这事合适吗?咱们这是干什么啊?晁长老知道吗?”

    “不该问的别问。”晁胜怀冷眼道:“你怕了?就算出了事,罪魁祸首也是我,我能让你们出事吗?”

    “就是,你瞎说什么?”其他人纷纷指责那人,搞那人连连赔不是。

    晁胜怀摆了摆手,让大家先暂停叽叽歪歪,“我话也挑明了,其实有些事情大家也心知肚明,不管哪个地方,只要人多了,人心各异,做不到全然一致,就免不了要分派系,咱们万兽门也无法免俗。诸位愿不愿跟我一起,今天这事只是个开头,大家能不能同舟共济,后面还有得考验,不能一心的人也上不了同一条船。”

    “那是。”

    “师兄言之有理。”

    几人纷纷附和,也都想跟晁胜怀坐同一条船。

    晁胜怀什么背景他们是知道的,而晁胜怀能找到他们也是有原因的,都是修炼资质平庸在门中没什么出头机会的人。被牛有道硬逼着来,晁胜怀挑选这四人也算是花了点心思的,晁敬这一系的人他是不敢动用的,一用就要惊动晁敬。

    在奉承声中,晁胜怀摸出了四张面值一万的金票,一人发了一张。

    四人看的眼睛发亮,却也推辞,没好处给予,还收晁胜怀的好处,感觉不合适。

    “不用废话,都收着,跟我一起做事的人,我不亏待。”晁胜怀的态度强硬。

    四人只好连连感谢着收下了,心里皆在嘀咕,不愧是晁长老的孙子,就是有钱,出手这么阔绰。

    他们平常在门派内,修炼资源都是门派按级别提供,吃用都是门派的,月俸发的钱其实没几个金币,还从未一下到手过这么多钱。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这钱是牛有道给晁胜怀的。

    “丑话说在前面,别以为这样大家就能是一路人了,想上一条船,大家得交出投名状来,否则谁敢保证大家当中不会出异心人?若是犹豫的,现在拿了钱可以退出,我不勉强。”晁胜怀说这话时观察着大家的反应。

    “我听师兄的。”

    “我愿与师兄一心。”

    “要做什么,师兄尽管说。”

    几人也不知道晁胜怀要他们交什么投名状,就纷纷应下了,情绪很高。

    大家只知晁胜怀是晁敬的孙子,好不容易搭上这条线,都不想错过这来之不易的出头机会……

    将这些人安抚打发走了后,晁胜怀立刻赶赴牛有道那边,要与牛有道碰头,一桩事了结了,得给牛有道一个答复。

    还是在那个垂萝山涧,等到牛有道现身后,躲在山壁缝隙内的晁胜怀报之,“大禅山的事已经妥了。”

    负手徘徊在外的牛有道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事,如此重要的事,他也不能由得晁胜怀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事先已经安排了五梁山的人暗中盯着,五梁山已先一步发了消息回来。

    “有劳晁兄。”牛有道辛苦一声,又道:“你说说看,陈庭秀知不知道文心照打红娘的事?”

    晁胜怀迟疑了一下,“这个应该是不知道,师门已经下了禁令,门内暂时应该没人会随意对外人提及这事,等到风头过了就难说了。”

    牛有道:“好!他不知道你就想办法让他知道,越快越好。”

    晁胜怀又惊又怒,“你疯了,门内刚下了禁令,你让我去顶风作案?”

    牛有道冷冷道:“少跟老子废话!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怎么把事做周全,那是你的事,不该我来操心。陈庭秀跑来,是来弄死我的,我若不能安然离开万兽门,逼得我没了活路,你也别想好过。”

    晁胜怀怒了,“你没活路?我看是我没了活路吧?你事情一桩接一桩,没完没了,当万兽门是纸糊的不成,再这样下去,我迟早要被你给害死。”

    牛有道立刻骂了回去,“你猪脑子吗?这事谁干都没你干合适,就你干最安全,你就算直接找陈庭秀当面告诉他,他也不敢对外乱说。他不是怕你,是怕你爷爷,害了你就是得罪了你爷爷,你觉得他敢在万兽门得罪你爷爷吗?就算离开了万兽门他也不敢,你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被这么一骂,晁胜怀火气倒是消了不少,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细想想还真没什么风险。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