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二六章 竖子欺我

道君 第五二六章 竖子欺我

    这边灯光突然暗了些,也引起了牢内两名看守修士的注意,一人闪身而来,落在了牢笼外查看,未看出有什么异常。

    邵三省怔怔看着里面的邵平波,有人在,他不敢露出什么端倪,但是看向邵平波的眼神很复杂。

    闭目垂首中的邵平波徐徐道:“灯灭了,添灯油。”

    “是!”邵三省起身,当着那修士的面撤开了牢笼的铁栓,打开牢笼进去了。

    他能自由进出牢笼内并不奇怪,邵平波并非真正的犯人,大禅山并未做的太绝,允许邵三省进去照顾邵平波所需。

    邵三省入内侍弄着墙壁上的灯盏,没发现异常的修士也转身回去了。

    熄灭的油灯再次被点亮,邵三省低声道:“大公子…”

    邵平波微微摇头,“不急!也许是误会,再看看。”

    转身走到隔阻的铁栏前,看着牢门方向,等候着。

    “开门!”牢外隐隐传来钟阳旭的沉喝。

    铁链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大牢之门咣当打开,进来了数人,以钟阳旭为首。

    “师傅!”牢内两名看守弟子赶紧行礼。

    站在牢笼内的邵平波盯着,盯着手持宝剑的钟阳旭大步而来,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钟阳旭也看到了牢笼内的邵平波身影,盯着走来,神情凝重。

    邵平波忽双臂大袖一展,双手一拱,躬身,大声遥拜道:“伯父,勿伤家父!”

    站在另一盏灯盏前的邵三省出手了,抓住墙壁上灯盏的把柄,用力一推,墙壁内咔嚓一声响。

    地牢走廊内,一道铁栅栏突然从天而降,咣当震撼落地。

    钟阳旭等人一惊,铁栅栏落下的同时,稀里哗啦的石块如山崩般落下,将那处变不惊、一动不动拱手遥拜的身影给遮断。

    “啊!”大禅山等人大吃一惊。

    钟阳旭又惊又怒,锵!宝剑出鞘,挥剑连劈,将土石轰隆隆清开。

    咣咣咣!宝剑劈在阻隔的铁栅栏上,竟只砍出几道痕迹,无法斩断,这铁栅栏竟是上等精钢所锻造。

    最终,在钟阳旭的怒掌狂轰中,铁栅栏连同墙体一起倾翻。

    待到一伙人轰开土石,破出一道缺口冲入,地牢尽头的那间牢笼内哪还能看到一个人影。

    邵平波和邵三省竟然凭空消失了。

    犹记邵三省出手推动灯盏时的情形,闪身入内的钟阳旭迅速推动灯盏,正面墙壁似乎一松。

    钟阳旭顺手一推,墙壁朝里侧稍微翻转,翻转出一条黑幽幽的洞口,有台阶向下。

    “跑不远,追!见之立杀!”钟阳旭怒喝。

    几只月蝶闪出,几名大禅山弟子陆续钻入了地道中,钟阳旭也钻了进去。

    月蝶展翅,快速在地道内飞掠,地道很长,也不知通往哪里。

    追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钟阳旭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凭邵平波那凡夫俗子的速度,不可能跑那么快,再凭他们的速度,应该追上了才对。

    尽头,一伙人追到了地道的尽头,发现了一间石室,再无其他去路。

    月蝶光芒下,石室内简单摆放有桌椅。

    一伙人匆忙敲打四周墙壁和地面,施法查探有无其他密道。

    钟阳旭走到了桌旁,只见桌上摆着一张纸,上面写有一行字:饶尔等一命,勿伤家父,免大禅山灭门之祸!

    结合环境,纸面上的意思不难理解。

    貌似在说,能把你们诱到这里,要杀你们易如反掌,不杀你们是因为顾忌我父亲。我饶过你们,你们也不要伤害我父亲,不然我必将大禅山给灭门!

    “竖子欺我!”钟阳旭大叫一声,纸张紧攥在手中,气得瑟瑟发抖。

    很显然,这道警言绝非刚才临时所书写,看上面的字迹新旧程度就知道,这是早已写好备在这里预防这一天的。人家邵平波若不逃,他们就看不到这封信,反之则必然会看到。

    也就是说,大禅山所谓的关押看守就是个笑话,人家若想脱身,早就能脱身离开,不必等到现在。

    再想到邵平波不慌不忙拱手拜别时的情形,是何等的从容不迫,是何等的气定神闲,简直视同大禅山如无物,犹如一记耳光狠狠抽在这位坐镇刺史府的大禅山长老脸上,让钟阳旭如何能不气。

    若是让邵平波在眼皮子底下这样给跑了,让他如何向宗门交代?

    “来路上定有其他密道,给我搜!”钟阳旭怒吼,震的石室内嗡嗡响。

    的确如他所言,一群人花了点时间往回搜索,真的发现了地道中的另一条密道。

    密道其实就在地道入口处不远的地方,但不知开启的机关在哪。

    轰隆一声,密道封口被强行轰塌,钟阳旭等人再次追入,在密道内的墙壁上发现有血迹,地上也有滴落的血迹……

    城外,一座庄子里,一间孤零零的杂物间的门被推开。

    邵平波和邵三省迎着晨曦走了出来。

    “啊吧啊吧……”正在扫地的一个哑巴,见到邵三省立刻扔下扫把跑了过来拜见。

    邵三省沉声道:“人在哪里?”

    “啊吧啊吧!”哑巴指手画脚着领了二人快速而去。

    一间紧闭的厅门被推开,厅内两排椅子上坐了六人,六名蒙在黑衣斗篷里的人,六人一起回头看向走入的三人。

    邵三省挥手,示意哑巴退下了,朝六人拱手道:“诸位,可以走了。”

    六人站了起来,其中一人似乎认识邵平波,奇怪了一声,“邵大公子?”目光落在了邵平波带血的手上,“你手怎么了?”

    邵平波抬手看了看,这是他之前一时没忍住,一拳砸在了密道的墙壁上,把自己手给弄伤了。

    邵平波平静道:“小伤,无妨,走吧!”

    那人道:“要护送的人何在?”

    邵平波指了指自己和邵三省。

    “你们两个?”那人讶异,“邵大公子要离开北州?”

    他们奉命前来接送,至于接送的是何人上面并未说明,殊不知上面也不知接送的是何人。

    邵平波:“晓月阁的规矩变了么?不要多问,回头我自有交代,追兵在后,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既然这样说了,厅内诸人不敢耽误,立刻行动。

    稍后,三只大型飞禽从庄子里蹿出升空远去,院子里的哑巴泪水涟涟,向空中远去的人影挥手。

    地面晨曦,身在空中却被阳光染了金身的邵平波回头,遥望那繁华的北州府城,脸上满是难以言喻的不舍,这座府城,这块土地,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

    就这样放弃?就这样离开了吗?

    可是没办法,不走一切都完了!

    走了,尽管这些年的心血付之一炬,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许多情况他还不知道,他甚至不知万兽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竟令大禅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样的结局也无非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牛有道亲自坐镇万兽门出手,大禅山不出意外的不是牛有道的对手,最终还是让牛有道得手了。

    输了!

    而去还输的很惨!

    这些年为之呕心沥血的一切都毁在了牛有道的手上!

    “噗!”邵平波突呛出一口血来,一把捂住自己的心窝,硬生生后倒下,脸色苍白如纸。

    “邵大公子!”一旁蒙在斗篷里的人,迅速扶住了他,施法为他检查过后,立刻摸出一粒丹药纳入邵平波嘴中,再运气助其调理。

    “大公子!”临近而飞的飞禽上,邵三省不堪摇头,嚎啕大哭。

    一伙穿着黑斗篷的人面面相觑,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城外的庄子里,孤零零的杂物间崩塌,数条人影蹿出,钟阳旭提剑四顾,杀气纵横。

    大禅山追杀的一群人终于找到了这里,然而找到了也没用,被邵平波溜了一圈,已经来晚了……

    “谢大统领,我让你立刻下令封城搜索,你没听见?”

    一名大禅山弟子站在身穿甲胄的北州府城护卫大统领的面前厉声怒喝,身后还有数名大禅山弟子陪同。

    谢大统领摇头道:“我要见州牧大人手谕!”

    唰!那大禅山弟子怒而拔剑,剑锋比在了对方的脖子上,“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们州牧也要听我们大禅山的,我们大禅山的话就是你们州牧的军令!”

    谢大统领沉声道:“无大将军亲笔手谕,不敢奉命!”

    那弟子怒道:“你当我不敢杀你不成?”

    谢大统领:“大将军有令,无大将军亲笔手谕,任何人不得擅自调动人马!还请法师先请来大将军手谕。”

    噗!一蓬血喷出,那弟子一剑划断了谢大统领的脖子,后者喷血倒地。

    带血之剑又指向了其余将领中的一位,“你!现在由你顶替大统领之位,立刻下令!”

    诸将看着倒地而亡的谢大统领,皆面有悲愤神色,被点中的将领拱手抱拳道:“大将军有令,未得大将军亲笔手谕,胆敢有擅权者,北州人马群起共诛之!法师让我做了大统领,我无大将军手谕也无法调动一兵一卒,法师真的想让北州大乱吗?”

    ……

    刺史府内,钟阳旭杵剑而立,阴沉着一张脸。

    有弟子快速回来,拱手禀报道:“师傅,北州上下将领拒不听调,皆要见邵登云亲笔手谕才肯执行,我们说破嘴甚至是杀了几个人威吓也没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