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二八章 暗藏杀机

道君 第五二八章 暗藏杀机

    面有愧色的钟阳旭瞅了眼这个一点都不顾忌掌门身份的年轻人,不知他是谁,不过看到靠近的红娘后,立马猜到了是谁,他早年在齐京也远远见过红娘一面。

    他还不知道大禅山与牛有道的谈判经过与结果,所以有些诧异牛有道的大胆。

    被人当众讥讽,皇烈脸上有些挂不住,冷哼道:“事先就不该以金翅传讯,该等我等直奔而来再说。”

    牛有道反问一句,“皇掌门的意思是说,这里漏的跟筛子一样,我们来到这里后反而能不惊动他逃跑?”

    一句话堵的皇烈无语,道理很简单,大禅山之前未能掌控住这里,他们一到,照样会触动邵平波的预警,照样会惊动邵平波逃离。问题的关键不在金翅传讯是否先到,而在于大禅山太自以为是了,给了邵平波太多的漏洞可钻。

    话虽这样说,牛有道也只是阻止人家推脱责任,自己其实还是在自责的,等到自己来了再动手的话,有自己亲自坐镇,只怕邵平波未必能顺利脱身,因为面对邵平波他比大禅山更慎重、更警惕。

    后院出来个人,在几名大禅山弟子的‘护送’下出来的,邵登云出来了。

    “皇掌门来了。”邵登云来到皇烈面前行礼后,叹了声,“是为那孽子来的吗?都是我教子无方,实在是罪过。”

    皇烈冷冷看着他,知道这位不肯配合抓捕,心中确实迁怒,但最终还是憋出一句,“一码归一码,和邵兄无关。”

    听出了这头发花白的威武汉子是谁,但还是头次见到,牛有道不禁上下打量,发现和邵平波长的并不像。

    这位体格魁梧高大,气势吞吐,邵平波则长的俊美阴柔。

    邵登云的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见他穿着不是大禅山的服饰,年纪轻轻模样,又能和皇烈并肩而立,自然用意引起关注。尤其是,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机。

    对几乎沙场戎马一生的邵登云来说,对杀机的察觉尤为敏锐,这个年轻人对自己不善。

    “这位是?”邵登云请教一声。

    大禅山诸人皆看向了牛有道,因为都知这位和对方的儿子是死对头。

    牛有道笑露贝齿,“牛有道!”

    邵登云瞳孔骤缩,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何对自己隐隐怀有杀机,没想到这位还敢来这里。

    反过来说,他也明白了对方是有恃无恐,已经左右了大禅山这边,是跑来对自己儿子赶尽杀绝的。

    “久仰,原来你就是那个杀燕使的牛有道,果然是一表人才。”邵登云点了点头。

    牛有道笑眯眯道:“原来你就是宁王商建伯一手提拔最后却背弃商氏的邵将军,久仰久仰。”

    此话戳中了邵登云的痛处,令其沉默了下来。

    牛有道斜睨钟阳旭,“钟长老,邵平波有没有躲在刺史府,刺史府搜查过没有?”

    钟阳旭叹道:“他已经从地道跑了!”

    牛有道:“也就是说没有搜查过,还是再仔细搜查一下的好。”

    此话看似多此一举,不过皇烈很快明白了过来,也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坐镇这边的人居然疏忽了,当即瞪了钟阳旭一眼,沉声道:“给我再仔细搜一遍,不要漏过任何一块地方!”

    牛有道的确是怕出现灯下黑的状况,怕让邵平波钻了空子。

    “是!”钟阳旭汗颜,赶紧招呼人去搜查。

    见牛有道当着自己的面毫不客气地摆出针对自己儿子的情形,邵登云也无话可说。

    杵剑而立的牛有道手指动了动,搭在剑柄上的手似乎有些不安分,盯向邵登云的目光中的杀机更是若隐若现。

    一只手伸了过来,皇烈一只手掌压在了牛有道扣剑的手背,摆明了在劝他不要乱来。

    牛有道抬头看天,心思诡谲。

    他明白皇烈的顾忌,一旦杀了邵登云,北州大乱,就没办法再和燕国三大派谈下去。

    道理很简单,想跟三大派谈,就得有谈的资格,三大派能跟你谈是因为你能把北州顺利交接,只有控制着北州的修行势力和俗世势力一起拱手让出北州,燕国那边才能轻易控制住北州。

    否则北州乱了,燕国要和韩国抢夺北州的话,人家还跟你谈个什么劲,还需要答应你的条件吗?

    大禅山也就没了资格轻易从北州脱身去接掌南州,现在杀了邵登云不符合大禅山的利益,同样也不符合牛有道的利益,皇烈因此而劝。

    牛有道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又对邵登云道:“邵将军,这里你熟悉,可否屈驾带我走走看看?”

    邵登云冷冷道:“没那个必要,我这里不欢迎你!”

    牛有道呵呵一笑。

    正欲开口,忽有一名大禅山弟子来到,拜见过皇烈后,对钟阳旭禀报道:“师傅,城外那个庄子里查出了点线索,一名下人看到,有几名蒙在黑斗篷里的人驾驭着三只飞禽带走了邵平波和邵登云。”

    皇烈立问:“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

    弟子回:“打杂的下人,知道的不多,只是无意中看到了,并不知道那些人是谁。”

    听到一下动用了三只飞禽,又是蒙在黑斗篷里的人,瞬间触动了牛有道,想到了段虎报知的黑牡丹遇袭的情形,牛有道徐徐沉声道:“应该是晓月阁的人!”

    邵登云瞥了牛有道一眼。

    皇烈诧异,“晓月阁?”

    “你以为我说他是晓月阁的人是在开玩笑?”牛有道反问一句。

    皇烈脸色渐沉,看向了邵登云,不知这位是不是和晓月阁也有牵扯,但是不重要了,也没必要再逼问,大禅山已经打算放弃北州,不惹这麻烦了,让别人头疼去吧。

    牛有道转身走开,将管芳仪带到了一旁,悄悄叮嘱:“立刻联系晓月阁那边,问问那边是不是带走了人,若是,让晓月阁把人交出来,条件好谈!”

    管芳仪点了点头,转身去找了陈伯安排。

    牛有道回头看了看邵登云,本想将其带到一旁,试探一二,看看这位的态度。

    为何要试探?因为他还没有决定放弃对其下杀手!

    本来是没想过要杀邵登云的,可是邵平波跑掉了,性质立马不一样了。

    只要邵登云控制的北州势力还在,邵平波就还有可能回来。

    只要邵登云控制的北州势力还在,邵平波在外界就还有影响力,就有能量继续折腾。

    既如此,杀了邵登云搞乱北州,彻底断掉邵平波的最大靠山,不失为一个办法。

    然而搞乱了北州,又会影响他将天玉门给踢出南州,可相对来说,他认为邵平波比天玉门更危险。

    要不要下杀手,其中利弊,他还得仔细琢磨琢磨,所以想试试邵登云的态度,这是决定他要不要下杀手的关键。

    奈何邵登云不愿理会他,他只好自己先想想,杵剑在这刺史府溜达了起来。

    遇上一名大禅山弟子,牛有道问了问情况,来到了邵平波日常处理公务的书房。

    书房内几乎没任何的观赏陈设,四面墙壁上有限的空间挂着各种地图,许多上面还做了各种标示。

    案头堆放的一些文书,牛有道也翻了翻,上面留有邵平波的各种批阅。

    一些邵平波亲手写的文稿,也吸引了牛有道的注意,好好翻看了一阵,其中见解和政略令牛有道感慨良多。

    从一些堆放文书的处理日期来看,牛有道发现邵平波的日常工作量相当惊人。

    出了书房,东逛西逛,邵登云父子日常比较私密的地方,他都比较感兴趣。

    感兴趣也是他想从其他方面多了解了解自己的对手,有这样的机会,他不会错过。

    最终来到了一间属于邵登云的静室,据说这里邵登云从不让其他人进入。

    静室内很简单,一张香案,一幅画,一人灵位,一块蒲团。

    画中一英武男子身穿战甲,跃马扬鞭,气势威武。

    灵位上的字样居然是“燕国大司马宁王商建伯之位”,令牛有道很是意外。

    鼻翼煽动,闻了闻静室内的香烟味,再看了看长期烟熏的环境,又看了看蒲团上长期跪出的痕迹,确认是长期供奉之地后,牛有道站在灵位前沉默了一阵才转身而去。

    府内继续溜达之际,遇见了找来的管芳仪,后者见面便问:“钻哪去了?”

    “随便转了转。”牛有道随口回了句,领着她回了前院,找到了看守邵登云的厅堂。

    略作通融,大禅山弟子放了他进入。

    邵登云坐在长案后冷冷盯着走进来的牛有道,无动于衷。

    管家羊双有点紧张,他之前也看出了牛有道对邵登云暗藏杀机,快步拦住了牛有道,拱手陪笑道:“牛先生,可是有什么吩咐?”

    邵登云喝道:“何故遮遮掩掩?让开!”

    羊双回头看了眼,一脸牵强地退开到一旁。

    牛有道走到案前,杵剑而立,“邀将军走走,将军为何不敢?”

    邵登云冷哼:“有那个必要吗?”

    唰!牛有道突然提剑拔剑,剑出半截,绽露寒芒。

    羊双吓得惊叫:“来人!来人!”已抢步拦在了案前。

    邵登云安坐,无动于衷道:“羊双,让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