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四零章 是我打伤的

道君 第五四零章 是我打伤的

    “不管玉苍是不是晓月阁阁主,他的身份牵涉太大,不容有失,晓月阁一定会动用庞大力量来对付你。我们现在去哪?总不能躲一辈子不露面吧?”

    管芳仪害怕四顾,知道若不幸撞破了玉苍的身份,那这回可真正是把晓月阁给刺激到了,如此庞然大物一旦倾尽所有来对付,想想都可怕。

    牛有道:“自然是哪里安全就去哪,我就不信晓月阁敢跑到九大至尊的地盘上去撒野。现在主要是眼前要脱身,只要躲过这一劫,坏事兴许是好事。”

    这边本来还要准备去趟卫国的,现在因为这事,彻底打乱了计划。

    晓月阁势力遍布诸国,在此事未脱身前,哪敢在卫国抛头露面。

    ……

    扶芳园,一间静室内,玉苍盘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双手扶膝,双眼半开,目光诡谲阴冷。

    独孤静敲门而入,刚关上门,玉苍已率先发问:“找到去向了吗?”

    独孤静上前跪坐在对面,“这厮狡猾的很,故意东绕西绕了一下,殊不知自身已被种下跟踪线索,他这样绕来绕去拖延,反而给了我们通知四方人手准备的时间。已经确定了最终去向,往无边阁方向去了。”

    “无边阁!”玉苍嘴角抽了一下,哼哼冷笑,“是了,知道我们不敢在无边阁动手,也的确是不敢在无边阁乱来。这事不容有失,不能让他们去无边阁,否则对我们很不利,一定要把他们拦下。”

    独孤静:“师傅放心,他身上种了饵,只要没察觉到,就跑不掉。”

    玉苍提醒道:“不要忘了,那个管芳仪身上有天剑符。”

    独孤静:“不可能有用不完的天剑符,已调集大量高手前往拦截,有天剑符也跑不掉。就算抓不到活的,做掉他还是没问题的。”

    ……

    天薇府,坐在案后的玄薇手持密信看着。

    啪!忽一掌将信拍在了案上,寒着一张脸道:“康和是干什么吃的?”

    西门晴空踱步上前,伸手将她压在掌下的信抽了出来,抖了抖观看,看后略皱眉,明白了玄薇为何会发火。

    “照上面的说法,是他自己不愿来,强扭的瓜不甜,走了就走了,何至于生气。”西门晴空安慰了一句。

    玄薇摇头:“他若是被人劫走了倒罢,他不愿来才让本宫生气,他这是看不上我卫国,另投他处去了。”

    西门晴空:“兴许是心念北州那边,不甘心放弃。”

    玄薇:“他现在不可能去北州,连齐国都开始动手拿他了,想顺利从齐国脱身,一定是有其他势力接了他走。我卫国有何不好,七国当中,我卫国最为富庶,哪点配不上他?”

    西门晴空劝道:“不要生气,待有合适的机会,我给他点教训。”

    玄薇偏头看来,小女儿姿态般白了他一眼,略有妩媚感,道:“牛有道不放过他,齐国也要对他动手,如今又得罪了我卫国,他不露面则以,一旦露面,必然是有所倚仗,只怕也不是你能轻易出手教训的。”

    卿本佳人,却弄的不男不女!西门晴空喜欢看她这个样子,微笑,“一条丧家之犬,不至于耿耿于怀,走就走了,是他自己不识相,算了。”

    玄薇举目看向门外,貌似自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他看不上我卫国是看上谁了。”

    就在这时,又一宦官进来,双手放下一份密信又离开了。

    玄薇随手扯到手,看过后又是一番冷笑,“好嘛,肉没吃着惹的一身骚,都认为是我卫国干的好事。”

    西门晴空又从她手上抽来一看,发现是袁罡的来信,找这边要人,让把邵平波交出来,条件可以谈。

    这边心知肚明,袁罡是摆设,要人的是牛有道……

    天高地远,已是黄昏。

    从高空俯视,前方的苍茫大地上犹如横卧一条巨龙,一边是茫茫草原,一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袁罡对这地形不陌生,一段不堪往事涌上心头,前方有黑点从横卧的山峰上升起,不止一个黑点,是三个黑点。

    与往事应景的思绪蓦然惊醒过来,袁罡大声一喝,“道爷!”

    牛有道注意到了。

    不止三个黑点,左右又升起数个黑点,左右横断而来。

    “后面!”管芳仪惊叫。

    牛有道猛回头,只见下方的地面上又升起三个黑点,成高中低布局,悬空逼来。

    这分明是成四方合围之势,绝非偶然。

    他有点想不通,就算有拦截,就算能料到他来无边阁,这天地茫茫的,能飞的范围大了去,为何能如此精准设伏?这是知道了他精准的飞行方向?

    前后左右,足足有十只飞行坐骑,有人动用了十只飞禽坐骑拦截!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途中牛有道已经提醒了大家小心,此行可能会遇上麻烦,让大家途中保持警惕。

    “沙漠!直接往前冲!”抽了三吼刀在手的袁罡,刀指前方怒吼。

    一个劲往高空飞不可能,这巨型飞禽也不能无限飞高,牛有道知道他能召集沙蝎,只要进了沙漠就能有助力。

    这边三只飞禽立刻集中成“品”字型前冲。

    东张西望的圆方一脸害怕,反倒是银儿一脸无知无畏的样子。

    看到她的淡定,圆方就放心了。

    “赤猎雕!”

    随着这边三只坐骑发出不安的鸣叫,变了脸色的管芳仪喊了声。

    只见前方拦截的三只飞禽中,有一只以更快的速度冲来,稍近,能看到是一只羽毛鲜红的巨雕。

    赤猎雕是黑玉雕的克星,能猎杀黑玉雕,飞行速度也快过黑玉雕。

    不但是前面,左右也各冲来一只赤猎雕,三只赤猎雕从三个方向冲来,速度又快过这边,令这边避无可避。

    几乎能看清前面那只坐骑上的三名黑衣蒙面人时,三名黑衣蒙面人几乎同时挥臂,各抄了一张弓在手,各三支箭矢一起上弦。

    嗖嗖嗖九支箭矢迎面而来。

    牛有道等人正要防御之际,九支箭矢突然化作烟雾般散开。

    “天机破罡箭!”

    管芳仪惊叫,甩手就是一道流光向前射出。

    咣!一道开山符当空爆开,强大罡气喷爆。

    待到三人坐骑冲进狂乱罡风中,能见许多比头发丝还细的针丝飘荡乱飞,天机破罡箭爆发出的攻势硬生生被开山符炸乱了阵型,变成了乱舞的飘丝,已无攻击威力。

    迎面冲来的赤猎雕惊的猛然上蹿,与下方的三只黑玉雕错过。

    然前方六名黑衣蒙面人乘坐的两只黑玉雕也已冲来,其中五人张弓,同时拉开了弓弦。

    嗖嗖嗖十五支箭矢再次射来。

    “王八蛋!”

    管芳仪怒骂一声,如同发出了号令,不但是她,与袁罡同骑的许老六,与圆方、银儿同骑的陈伯,皆挥手射出一道流光。

    咣咣咣!三道开山符同时出手,陆续在前方爆开。

    三骑又从飘洒的针丝中冲了过去。

    杵剑在鹰背的牛有道面无表情,只是突然一伸手,夹了支细针在手,发现针上蓝汪汪,喂有毒!

    管芳仪变戏法似的,双袖连甩,连续六道流光射出,狂轰向对面冲来的两只黑玉雕。

    知道是晓月阁派来的杀手,她哪还能矜持,只要能突围,可以不惜血本。

    对方又何尝不是不惜血本,天机破罡箭,每一支打造都不易,每一支都很昂贵。

    迎面而来的六名黑衣蒙面人一惊,拿符篆狂轰,这手上得有多少符篆,若不是知道目标是什么人物,非得以为是对上了天行宗的人不可。

    那名没有弓箭,身上也未携带武器的蒙面人,陡然从一只黑玉雕的背后射出,瞬间泼洒出一片青光掌影。

    见这青光掌影,牛有道瞬间联想到了段虎提及的黑牡丹被人打伤时的情形。

    咣咣咣……

    六道开山符同时被打爆,那黑衣人蒙面从强劲罡风中钻出,轮臂一挥,一道弥漫着青气的虚幻胳膊从下往上兜了上来,一只犹如龙爪的巨大爪影,从下冲天而起。

    三只飞禽的下方虚不设防,无人防守,被冲天而起的爪影打个正着。

    “呱……”

    牛有道等人乘坐的三只黑玉雕发出悲鸣,被打的羽毛纷飞,当空挥洒出鲜血,遭受巨大冲击的人影亦纷飞。

    许老六拖了袁罡向下飞去,陈伯携了圆方和银儿,出手又是两道符篆拦截那两只黑玉雕上杀手的管芳仪拖了牛有道逃逸。

    “你快出手啊!”圆方害怕急了,对银儿大喊。

    下遁的银儿抬头看着空中纷洒的羽毛,还有那三只翻飞坠落的黑玉雕,眉头渐渐皱起。

    “道爷!”管芳仪忽然一声惊叫。

    她一时没注意,被牛有道挣脱了胳膊,回头一看,发现牛有道居然朝另一个方向飞去了,居然追着那个刚才出手的高手飞去了。

    四周空中载着杀手的飞禽已向他们纷纷追来。

    未携带武器的黑衣蒙面人看到了朝自己滑行飞来的牛有道,眼神明显愣了一下,有点意外,自己还怕他跑了,没想到居然追来了,遂饶有兴趣地增加了滑行阻力,减速了。

    凌空而来的牛有道追到,几乎与其并飞,两人皆扭头对视着。

    牛有道盯着他问道:“上次追杀我的时候,在九道川打伤黑牡丹的人是不是你?”

    对方眨了眨眼,发出略显苍老的声音,“九道川?你是说那个打落山崖逃掉了的女人?若是她,那就没错,是我打伤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