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五五章 出头撑腰

道君 第五五五章 出头撑腰

    牛有道抬手摸了摸额头,还是头回见商朝宗这边有人敢对他这般的。

    一个下人而已,王爷的宠妾又发话了,几名守卫立刻如狼似虎般而来。

    不过其中领头的那名守卫发现有点不对劲,觉得牛有道有点面熟,再看牛有道淡定的样子,心弦猛然一颤,紧急出声制止道:“住手!”

    守卫中已经有人伸手摁在了牛有道的身上,那领头守卫连连挥手,“不得无礼!”

    两名美姬皱眉看向那领头。

    远处有大禅山的修士现身,被两位美姬那声“来人”给惊动的,不过见到是牛有道后,并未过来,只是远远看着,也有点好奇牛有道穿成小厮下人模样是什么意思。

    领头守卫上前,试着对牛有道问了声,“您是道爷?”

    牛有道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反问:“穿成这样还能认出来?”

    他还想事情再大一点,没想到被认出来了。

    领头守卫当即小汗一把,赶紧拱手赔罪,“道爷,是我们有眼无珠。”

    道爷,这王府还能有几个道爷,许多人久仰,却不曾见过,只听说昨天来了。

    实在是牛有道和商朝宗住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大多时候都与商朝宗分隔居住,牛有道在商朝宗这边也不太抛头露面。

    若是商朝宗身边的那些老人,当年从京城跟来的那些亲卫见到牛有道肯定是认识的。

    这些年过去了,那些亲卫也不可能一直跟在商朝宗身边当亲卫直到老。

    那批亲卫,有些遇难了,而正值商朝宗用人的时候,大部分已经高升,下放到南州各地当官去了,为商朝宗掌控下面人马,都是商朝宗下面的心腹军官。

    仅有少部分还在王府这边负责王府护卫事物,这些人如今也都是王府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走出王府的话,整个南州地面上谁都得给几分面子,也不太可能守在花园这边。

    总之当年那些追随商朝宗的老人总算没跟错人,付出的代价都值了,都跟着商朝宗水涨船高了。

    商朝宗走的越远、爬的越高,他们的前途也就越好,商朝宗若倒,他们也是首要被清洗的,利益绑在了一起,所以都是商朝宗的死忠。

    两位美姬惊愕,道爷?难道这位就是牛有道?

    两人没见过,平常也没机会见到,譬如昨天的宴席,两人还没有出席的资格。

    虽然都是商朝宗的女人,但正室就是正室,妾室就是妾室,名分这东西注定了许多的东西。

    什么叫名分?简而言之就是名正言顺!

    正式的场合,不管长的好看不好看,与尊贵客人平起平坐的一定正室,一定是女主人。有身份的人一定会注意这个,妾室只能在非正式场合做陪衬。

    更何况两人其实还算不上商朝宗的妾室,虽然已经和商朝宗的妾室差不多,可商朝宗毕竟没有正式迎娶。

    对商朝宗来说,他的目光没有局限在南州,他现在还不到贪图享乐纳妾的时候,影响不好。

    但这是两个女人奋斗的目标。

    获悉这位可能就是传说中王爷背后的那个人,两人有些慌乱地走了过来,玉娘忐忑不安地试着问了句,“您是牛有道、道爷?”

    牛有道:“道爷不敢当,在下牛有道。以前在王府没见过二位,敢问二位是?”

    二女有欲哭无泪的感觉,您这么大一个人物,穿上下人小厮的衣服作甚?赶紧见礼,“玉娘、婉娘,拜见道爷。”

    “玉娘,婉娘?”牛有道嘀咕狐疑,似乎有些不解,回头问那领头护卫,“没听说过,谁呀?”

    领头护卫也尴尬,有点不好解释,说是王爷的妾室又算不上,犹豫着提醒了一下,“王爷的人,两位小夫人。”

    “哦!”牛有道恍然大悟,“那倒是冒犯了。”

    “没有,没有,是贱妾有眼无珠冒犯了道爷。”二女慌忙赔罪。

    牛有道不理了,对那位领头护卫道:“劳烦请王妃过来一趟。”

    “是!”领头守卫赶紧跑了,迅速通知凤若男去了。

    不一会儿,凤若男来到,见牛有道和那两个惶恐不安的女人在一起,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上前见礼。

    牛有道也就把刚才的事讲了下,向凤若男这个女主人赔罪。

    凤若男不好说那两个女人的事,没怎么吭声表态,反倒是两位美姬再三连连赔罪。

    见这情形,凤若男的态度让牛有道无处发力,牛有道也就没多说什么,更没了在花园继续游逛下去的兴趣,走了。

    ……

    小院里,蒙山鸣在轮椅上撑臂,锻炼着臂力。

    罗大安从外面提了桶热水,快步来到轮椅边,禀报道:“师傅,出事了,听说刚才在花园里,道爷和王爷的两位妾室发生了冲突,王爷和蓝先生已经闻讯赶去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蒙山鸣胳膊慢慢卸力,坐回了轮椅上,略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你去打听一下怎么回事。”

    “好!”罗大安点了点头跑了,年轻人都喜欢热闹,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

    牛有道慢慢晃回到客院时,管芳仪正与商淑清叙旧。

    见牛有道穿成这样回来,商淑清惊讶,管芳仪更是乐不可支,“我说道爷,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别提了。”牛有道摆了摆手。

    三人走到亭子里刚坐下,商朝宗和蓝若亭已经步履匆匆疾步而来。

    见到亭子里的人,两人快步过来,商朝宗惊讶道:“道爷,何故穿成这样?”

    牛有道苦笑:“头回来这边,发现这刺史府挺大的,遂走走逛逛,不耐烦一路上客气个没完的礼数,遂找府中下人要了身衣裳换上,结果不小心在花园冲撞了王爷的女人,实在是尴尬呀!”

    商淑清满脸讶异,什么情况?

    管芳仪则似笑非笑地瞥了牛有道两眼。

    事情这边已经听说了,否则不会赶来,商朝宗忙道:“道爷言重了,道爷并无任何冒犯,是她们两个不认识道爷,出言不逊,冒犯了道爷,道爷不要往心里去,我这就让她们两个来赔礼道歉。”

    这边一直盼着牛有道来,好不容易来了,结果被这边两个不靠谱的女人给教训一顿,这叫什么事。

    “可不敢!”牛有道摆手阻止,“我算是看出来了,刚才连王妃在她们两个面前都不敢吭声,我还能有什么脾气。我就奇怪了,王妃的性子我是了解的,想当年连王爷也敢揍,那两位能把王妃那脾气的人给震慑住,想必不好惹,也没什么事,还是算了吧。”

    听到嫂子在那两个女人面前不敢吭声,商淑清嘴角抿了抿,斜眼看向了哥哥。

    管芳仪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本是来帮着缓和的蓝若亭也沉默了,这种家事外人不好插手。

    商朝宗一脸尴尬,“道爷,没那么严重,我这就让她们过来。”

    牛有道再次摆手,“王爷,别没事找事了,女人心眼小,你那两位看我的眼神已经是不对劲了,暗藏杀机!你再把她们整过来闹丢了面子,这仇可就结下了,一旦她们将来得势,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我可惹不起,能消停就消停,还是算了吧!”

    连“暗藏杀机”这字眼都出来了,令商朝宗等人皆是一惊。

    “皇烈应该快到了,我去换身衣服见人。”牛有道转身出了亭子,朝屋里去了。

    管芳仪略欠身,对几位抱歉一笑,跟着走了。

    商朝宗和蓝若亭是沉默着离开的。

    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商淑清也没有继续逗留,要去搞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

    庭院里,蒙山鸣倒了热水洗脸,打探消息的罗大安没回来,与商朝宗分开后的蓝若亭倒是来了,唉声叹气的。

    “怎么了,要断气似的。”热毛巾扑面的蒙山鸣问了声。

    “出了点事……”蓝若亭把情况讲了一下。

    手中毛巾揉成一团,蒙山鸣问:“王爷什么意思?”

    蓝若亭苦笑:“还能有什么意思,道爷昨天当黄通的面提自己与王妃的交情,今早就出这档子事。道爷说是不耐烦府中人的礼数换了身下人的衣服,不小心在花园撞上了王爷的女人,蒙帅,你信么?王爷又不傻,道爷这分明是给王妃出头撑腰来了!只因是王爷家事,他不愿把话挑明罢了。”

    “这种事,我们不好说什么,让王爷自己看着办吧。”蒙山鸣叹了声。

    ……

    走入厅内的商朝宗坐下。

    两位美人,玉娘奉茶,婉娘在旁小心问着:“王爷,那个道爷没说什么吧?”

    商朝宗面无表情,不吭声。

    玉娘委屈道:“王爷,我们其实也没说什么,一开始真的是不认识,我们姐妹又没见过他,他穿着个下人的衣裳,想不误会都难,我们都赔礼道歉了,他还想怎样不成?”

    婉娘也在旁帮腔道:“我们好歹是王爷的女人,又没什么事,他若是没完没了,未免也太不把王爷放在眼里了。”

    商朝宗回头,冷冷看着她,之后起身走了。

    ……

    凤若男其实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商淑清找来过问,她方明白牛有道是在故意找事,是来为她出头撑腰的,她真没想到如今的牛有道还能特意为她花费这心思,默默泪流,真的是感动了。

    商淑清与她抱头哭在一块,“嫂子,你怎么那么傻,有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她也是今朝听牛有道说了才知道,凤若男身为正室王妃,居然在那两个女人面前连话都不敢说。

    连牛有道那个外人都知道了跑来出头了,她这个长期在嫂子身边的人反而跟傻子一样。

    以前也只以为嫂子是因为这边和凤家的恩怨想不开,如今才知道嫂子默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把她给懊悔的难受坏了,哭的一塌糊涂。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