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六八章 鬼医的人

道君 第五六八章 鬼医的人

    翼展宽阔的飞禽慢悠悠打转,向花园慢慢降落,不少万洞天府弟子也开始向花园这边集中戒备。

    来者从容,没有展现出任何敌意,这边也没有冒然乱来。

    能驾驭飞禽坐骑的岂是一般人?也不敢妄动。

    飞禽落地收翅,男子跳落在地,落地的动静令万洞天府弟子面面相觑,看情形来者似乎没什么修为。

    “什么人?”有几名弟子迅速上前,齐刷刷横剑在对方的身前。

    男子看了看身前的宝剑锋芒,平静温和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如果想让我走,我现在就走。”

    “你是…”一名弟子似乎认出了来人,忽大惊挥手道:“放下,快放下剑!”

    飞禽不是一般人使用的起的东西,来到的动静也惊动了在此的万洞天府的一群高层,司徒耀等人已经在朝这边赶来。

    还没到花园,花园中掠来的弟子便拦了他们,带着惊喜和急急忙忙神色道:“掌门,鬼医的人来了!”

    司徒耀等人全部愣住,有点不敢相信。

    一脸憔悴的黎无花激动道:“胡说八道,你怎知来者是鬼医的人?”他也不敢相信有这好事。

    弟子回:“师傅,见过的,我们见过的,在大门口,大公子被鬼医带走的时候,鬼医身边的那位,您也见过的,不会有错,真的是他。”

    黎无花浑身颤抖,人的名,树的影,号称治无不愈的鬼医,让他看到了希望。

    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了,也不管掌门在不在身边,黎无花一个闪身而去,掠向了花园方向。

    司徒耀等人面面相觑,也顾不上黎无花的失态,因为可以理解,亦纷纷闪身而去。

    刚到花园门口,便见几名弟子小心陪着一个白衣男子走来,形容举止飘逸脱俗,有着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淡雅气质。

    黎无花见之大喜,是他,没错,果然是在鬼医身边的那个人。

    忍不住的狂喜,大步奔跑而去,上前弯腰行大礼,“不知先生驾临,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随后而到的司徒耀等人打量着这位。

    男子道:“大家都不认识,谈不上什么冒犯。”

    司徒耀上前,拱手道:“在下万洞天府掌门司徒耀,敢问尊驾尊姓大名,是鬼医的什么人?”

    “去看病人吧!”

    男子似乎不愿多啰嗦,扔下话,风轻云淡地走了过去,就这样从司徒耀面前走了过去。

    堂堂万洞天府的掌门居然被无视了,司徒耀被闹了个一脸尴尬,奈何有脾气却发不出来。

    “是是是!”黎无花已经连连应下,不在意之下居然没意识到掌门师兄出糗了,点头哈腰地在前面领路。

    一旁几位倒是悄悄打量着司徒耀的反应。

    司徒耀淡定道:“倒是一副高人风范,就是看着年轻了点,也不知是不是真有妙手回春的本事。”挥了下手,一群人又跟着去了……

    敲门声随便响了两下,门便被仓促推开了。

    榻上盘膝打坐修炼的牛有道被惊的猛然睁眼,见到是快步而入的管芳仪,缓缓压掌收功,道:“天塌不了,急什么?”

    管芳仪噼里啪啦道:“快走,快去看看,鬼医真的被你给惊动了,听说鬼医的人来了。”

    “鬼医的人?”牛有道一愣,旋即捞了一旁的剑在手,人已下榻快步而去。

    二人来到内宅庭院,正好见到一脸卑躬的黎无花领了个颇有风度的白衣男子来,后面跟着司徒耀等人。

    牛有道闪身拦在了前面,杵剑在地,挡了一行的路,令一群人不得不暂停。

    “牛兄弟,你干什么?”黎无花诧异。

    牛有道盯着那陌生男子,淡淡问道:“听说鬼医的人来了?”

    “是!”黎无花伸手介绍,“这位就是。”

    牛有道:“黎长老何以确认?”

    倒不是他要跟对方过不去,万一是什么心怀不轨之人,那海如月可就连剩下的机会都没了。

    “先生和鬼医来过,我见过。”黎无花说着赶紧将他拉开,似乎还怪牛有道多事。

    见过?牛有道无语,也没想到鬼医那边不是鬼医本人的人居然是第二次在这里露面,如此说来,自己倒是好心办了坏事。

    他当即抱剑拱手道:“得罪了。在下牛有道,敢问尊驾尊姓大名…”

    话说一半噎住,人家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将他给无视了,直接从跟前走了过去。

    司徒耀嘴角莞尔,倒是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然而事情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下一瞬,白衣男子突然停步,似乎略低头嘀咕了一声,都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众人只见他慢慢转身,面向了牛有道,上下打量着,目光最终静静凝视在牛有道的脸上,似乎要把牛有道的容貌给记下来一般。他问了声:“牛有道?你就是燕国南州的牛有道?”

    司徒耀嘴角又动了一下,这一幕出乎他的意料,人家知道他是万洞天府掌门是真无视了,听说了这位是牛有道后则不一样了,这滋味酸爽。

    牛有道笑道:“正是在下。”

    “逼得北州邵氏落荒而逃,我听说过你。”白衣男子目光平静地道了一声。

    牛有道嘴角露出一丝自嘲意味,这些年下来的折腾,除了避世的,估计整个修行界没有人没听说过自己,听说过自己很奇怪吗?

    他正欲搭话,谁知对方微微点头致意了一下,便转身而去。

    牛有道有扑空的感觉,又是一顿无语,目送,鼻翼前还有对方身上飘来的淡淡的好闻的药香味,越发为对方那超凡脱俗的淡雅气质添了一份别样气息。

    对方那从容安宁的步伐,竟给人步步生莲的飘逸感。

    对方整个人宛若一座波澜不惊的湖,蔚蓝的令人赏心悦目,却又死寂死寂。

    牛有道观察着。

    司徒耀从旁经过略停,“老弟不必介怀,我刚才比你更不堪,自报家门,人家连搭理都没搭理,也许这就是高人子弟的风范。”暗指目中无人,心中有点不舒服是肯定的。

    牛有道哦了声,又略微一笑,看向白衣男子进屋背影的目光中透着意味深长,“年纪轻轻,就能达到这般不露任何喜怒哀乐的地步,这沉稳劲倒是罕见,没点经历的人怕是做不到。”说罢抬手示意了一下,示意司徒耀一起进去看看。

    一行入内,只见男子已经除下了背后的竹篓,放在了脚下,坐在了榻旁,翻看着海如月的眼睑,捏开了海如月嘴巴,又为海如月把脉。

    榻上的海如月已经处在了昏迷中,若非这边有修士不断施法补气催动逐渐枯竭的血脉运转,怕是早已一命呜呼。

    男子放手后,回头道:“准备两杯清水来。”

    “快!”黎无花立刻让人去准备。

    男子也俯身打开了竹篓,取了两只布网包裹的小瓷瓶出来,一黑一白,另有一枚银针到手。

    两杯清水到来,男子让人端了一杯放于榻沿,抓了海如月的手,捏了她食指,直接上银针一扎。

    食指上见了血色,却不见血流出,可见海如月的血气耗损的有多厉害。

    最终是硬催逼了一滴血落入杯中晕染开,又让另一杯清水过来,再次逼入一滴血落入杯中散淡开。

    放开了海如月的手,男子打开了白瓶,拉出瓶中本就有的小木勺,剜了些许白色粉末倒入一杯水中。

    盯着水杯里的水看了阵,不见有什么异常,男子挥了挥手示意拿开,要了另一杯水过来,又打开黑瓶剜了些绿色粉末倒入水杯中。

    看得出,他做这些事时很专注,似乎不受外界任何影响。

    而亲自双手捧杯的黎无花弯着个腰也很虔诚,小心配合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如同伺候祖宗一般。

    站的近的人脸色忽都变了变,只见那绿色粉末入水后,杯中水的颜色渐变,渐渐有赤红色在水中缭绕。

    众人都陆续盯向了男子,看他的反应。

    男子微微颔首,“是中了红孩儿的毒。”挥手示意水杯可以拿开不用了。

    此话一出,不少人讶异,司徒耀和牛有道更是面面相觑。

    这边之前大概知道是中了红孩儿的毒,知道也是牛有道打听来的,开始谁都没检查出来,也从未听说过‘红孩儿’这奇毒,可这位一上手检查,片刻的工夫便拿出了结论,简直甩了万洞天府这群人十万八千里。

    众人心中皆在感慨,鬼医果然是名不虚传,连身边的人派出一个都有这本事。

    黎无花既激动又期待,小心着问道:“先生能解此毒否?”

    男子边将拿出的东西放进竹篓收拾好,边回道:“没什么大问题。”

    众人更加无语,这么大的问题居然没什么大问题?

    黎无花欣喜若狂,作揖道:“还请先生施以妙手救治,只要先生…”

    男子站了起来,“不用说这些,我来了就是要医治的,不医治也不会来。都围在这里作甚,影响我,都散了吧。”回头又指了指榻上的海如月,“把人抬到厨房去。”

    正挪步散开的众人,闻言皆回头看来,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厨房?”黎无花愣住,“先生是说把人抬去厨房。”

    男子嗯了声,弯腰提了竹篓在手,“再准备一副稍微薄一点的床板,还有一床被子,一起带到厨房,闲杂人等就不要再聚集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