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七一章 箭在弦上

道君 第五七一章 箭在弦上

    干嘛画那个无心?

    牛有道自己也陷入了沉默思索中,想起的是无心停步与他交谈的那一幕,沉吟着,“他不是话多的人。”

    什么意思?管芳仪很不解,“话多不多和你画他的头像有什么关系?”

    牛有道:“他连司徒耀都不屑搭理,听到我名号却主动停步转身,你不觉得奇怪吗?”

    管芳仪乐了,画纸放回了案上,转身,屁股也坐在了案上,弯腰凑到他面前,笑道:“还真别说,司徒耀的名声还真未必有你引人注目,自己感觉不到还是在谦虚来着?”语气里有那么一丝调侃的意味。

    牛有道抬手,一根手指摁在了她的嘴唇下,将她快凑到自己脸上的脸给抵了回去,“可他不是话多之人。”

    管芳仪奇怪,“你什么时候变得一根筋了?”

    牛有道却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思索:“一个话不多的人,甚至是不愿与人过多交流的人,要说听说过我不奇怪,为我停留转身就已经很让我意外了,偏偏这个不愿多话的人还对我说了句闲话,提到了北州邵氏,你还记得吗?”

    管芳仪点头,“记得,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当时是这样说的:逼得北州邵氏落荒而逃,我听说过你!”

    牛有道反问:“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经由这件事听说过你怎么了?”

    “他不是多话的人。”

    “也没多话啊,就随口提了一句。”

    “问题就出在这里。”

    “什么意思啊?”管芳仪的思路实在是跟不上这位的思维逻辑,问:“你不会怀疑这位是邵平波派来的人吧?这不太可能,黎无花他们都能证明他是鬼医的人,邵平波若有那左右鬼医的能耐,你早就麻烦大了。”

    跟她说不清楚,牛有道伸手拍了拍她大腿侧面,示意她挪挪屁股,又拿了那张画纸在手,盯着画像上的人审视着。

    有一点管芳仪还真没说错,任何和邵平波有牵涉的事情,都会引起他的警觉。

    什么叫对头?就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是不是对方做的,下意识都会先往对方头上联想一下。

    管芳仪起身转了圈,笑嘻嘻道:“道爷,给我画一张吧,画好了重赏。”

    牛有道抬头看了她一眼,忽一愣,发现管芳仪唇下有一抹黑,意识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略翻手掌,看了看自己刚拿过炭笔的手,手指的确是乌黑的……

    次日清晨,榻上昏睡中的海如月猛然惊醒,额头上甚至惊出了冷汗,惊的猛然坐起,身子骨太虚,人还没坐起来又倒下了。

    屋内的丫鬟吓得惊叫。

    很快惊动了黎无花跑入,坐在了榻旁安抚,“如月,你怎么了?”手指已摸上了她的脉搏检查。

    “是他,鬼医身边的人。”海如月喘着气,想起来了,厨房内的那张脸犹如梦魇般在她脑海中时隐时现,身体缓来,稍有了精力,她终于在梦中想了那张脸在什么地方见过。

    确认她身体恢复的不错,黎无花放心了不少,叹道:“没错,那是鬼医的弟子,是为解你毒而来,你身上的毒他已经为你解除了,孩子也没事了。”

    听到孩子没事了,海如月也松了口气,可她想起的不是这个,想起的是自己的大儿子,“天振,天振在鬼医那边怎么样了?”

    说到长子,不禁泪流,她心里知道,其实挺对不住那个儿子的,被那个行为一向古怪的鬼医带走了,也不知如今是个什么下场。

    提到萧天振,黎无花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也想借口问问,可无心那个人,有关鬼医那边的事问什么都不会搭理,问也是白问。叹道:“那个鬼医弟子性格古怪,问什么也不说,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治好了你们就走了。”

    走虽走了,却没走远,只是离开了刺史府,一大早去了留芳馆那边落脚。

    不说真相也是怕这女人身体受刺激……

    留芳馆,鬼医弟子治好了海如月并入驻留芳馆的消息不胫而走。

    诸国来客讶异,纷纷前来拜访,一探虚实。

    不见还好,一见纷纷自讨没趣,那位鬼医弟子的性格算是领教了。

    赵森和高少明前后脚从无心那边告辞而出,后出的高少明喊了声,“赵府令慢走。”

    喊住后,快步追上,与之并肩而行,双双示意之下,身后随从慢下步伐与二人拉开了些距离。

    “赵府令,你觉得这个鬼医弟子是真是假?”高少明问了声。

    赵森脸色不太好看,“冒充鬼医弟子的先例不是没有,但最后的结果都很惨,像这般公然冒充的可能性不大。”

    他这说法也没错,当初的萧天振被鬼医带走,就是扬言鬼医弟子治好了的后果,否则不可能把鬼医惹的登门。

    而鬼医弟子的到来,他也怀疑是不是和海如月那个被带走的儿子有关,鬼医甚少掺和这种事情,鬼医弟子的出面介入,令他很意外,他相信朝廷也会意外。

    高少明略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是鬼医的弟子。只是海如月的毒,有那么容易解治吗?会不会是故弄玄虚想稳住北州的形势。”

    他觉得赵国这边下毒应该不会下容易被化解的毒才对,这边应该心中有数才对。

    赵森:“治好或治不好有什么区别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想想也是,高少明没异议,燕、赵两国已经在调集进攻的人马和物资,海如月死不死都不会令赵国放弃进攻的良机,海如月不死最多是稳定金州人心,令赵国的进攻付出更大的代价没那么顺利而已,难以更改赵国的决心。

    高少明换了话题,“那个牛有道什么情况?”

    赵森:“他躲在刺史府做缩头乌龟,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

    ……

    牛有道还是亲自去看望了海如月母子,亲自为母子两个检查,确认情况也好心中有数。

    看过小的,再去看大的时,海如月对他的态度依然不客气,躺在榻上很不客气地喝斥下人,“本宫的寝居之地什么时候变成了什么人都可以擅闯?”

    牛有道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当初把这边折腾惨了,还不许人家有点意见?他没这么小气。

    倒是黎无花赶紧训斥了海如月一句,“如月,不得无礼,这次要不是牛老弟想出办法请来了鬼医弟子,你和孩子可就没救了,于情于理他对你和孩子都有恩。”

    对他来说,萧天振什么下场不重要,又不是他的儿子,牛有道救了他儿子却是实实在在的人情。

    海如月绷着嘴唇,害了她长子,又救了她和幼子,这糊涂账她也算不清了,可她实在是难以对牛有道表达出什么感激之情,扭头看向了里面。

    “呵呵,无妨,长公主好好休息。”牛有道笑着客气了一声,转身杵剑而去。

    黎无花陪着出去了,到了外面,再次表示抱歉,“老弟不要跟女人一般计较,这次的事情幸亏你,不然后果无法想象。”

    牛有道:“黎长老客气了,我其实并未做什么,就随便说了两句话而已,真正救人的是那个无心。”

    他也庆幸,若不是自己未雨绸缪先到了这边做准备,怕是不会知道母子两个中毒的事,万洞天府铁定要对外隐瞒消息,到时还真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黎无花摆手,“可不能这样说,别说我们当时想都没想到你那个办法,就算想到了也不做出主动放出消息的决定,重要的是你说服了掌门,才救了他们母子一命。”

    “南州和金州乃盟友,我只希望黎长老明白,南州是绝不希望看到金州出事的,我的诚意黎长老应该看到了。最最重要的是,我们王爷只希望掌控金州的人依然是长公主,不想换人另生波折。也希望长公主将来能抱此同理心继续支持王爷,将来金州这边,王爷继续支持的也是长公主的儿子,这对大家都有好处。”牛有道的话意味深长。

    黎无花若有所思,对方的意思他懂,无非是指希望商朝宗和海如月互相支持,把持住金州和南州的俗世大权,不给万洞天府和大禅山轻易改头换面的机会。

    他身为万洞天府弟子,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明。

    双方随便聊了几句便分开了,黎无花站在庭院中仰天长呼出一口气来。

    母子两个的身体恢复正常,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可谓松了口气。

    但心中隐忧又起,当时为了求鬼医弟子救人,可是什么话都说出来了,事后多少又有些后悔了。

    然而有些话说出了收不回,若是针对一般人,毁诺也许没什么,可鬼医弟子的警告却是有份量的。

    他真不知道那位将来会让自己干些什么……

    牛有道与这边分开后,直接找到了司徒耀。

    两人在亭子里坐下,牛有道问了声,“听说留芳馆那边,那个无心的门槛都快被贵客给踏破了。”

    司徒耀:“老弟来找我,让我屏退身边人,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吧?”

    牛有道:“燕国和赵国的人马都在调动,不能再拖了,留芳馆的那些贵客该赶出去了,他们不离开这里,我不好下手。”

    “赶?他们要喝小孩满月酒,你也知道都是贵客,我怎么赶?”

    “这个简单,走漏点风声,就说战事若起,这边准备把他们扣下来当人质,还怕吓不跑他们?”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