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七四章 刺杀

道君 第五七四章 刺杀

    这边一行人员不少,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多,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涂怀玉带着人先出了城。

    到了城外宽敞地方,涂怀玉方勒马等了晁胜怀近前。

    “万兽门弟子晁胜怀,谢徐大人解围。”驱马上前的晁胜怀拱手谢过。

    涂怀玉摆手笑道:“既是宋国人,我这宋使出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用客气。尊驾姓晁,不知认不认识万兽门的晁长老晁敬?”

    晁胜怀:“晁长老正是在下祖父。”

    “哦!”涂怀玉恍然大悟的样子,捋须颔首道:“想当年我在宋京与令祖父也是见过几面的,令祖父的风采,老夫记忆犹新呐,没想到在此偶遇了晁兄的孙子。”

    先说了番交情,复又问:“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晁胜怀:“不久前得了师门允许,外出游历,今番游历至此,谁想碰到个恶奴故意冲撞,反倒诬陷我撞人,分明是与这城门守军狼狈为奸、蛇鼠一窝故意讹诈钱财,实在是气人!暂且让他们先高兴一下,回头再找他们算账,定让他们连本带利吐出来,一群有眼无珠的狗东西,竟敢欺到我头上!徐大人就不该给他们钱,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把我怎样!”

    涂怀玉呵呵一笑,摆手道:“心情我能理解,一点小事,犯不着生气,过去了就过去了,和这种小人物计较有失身份。大变在即,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些人哭在眼前,自会有人收拾,不用你出手。”

    晁胜怀目光闪了闪,“我途中听闻赵国要攻打金州,听徐大人话里的意思,莫非是真的?”

    “有可能吧。”涂怀玉话没说死,身为宋国使臣不想与外人随便谈论国事,转移了话题道:“今欲何往?”

    晁胜怀:“四处游历,来了赵国,免不了要去赵国京城逛逛,正要去赵京,不知徐大人欲去何地?”

    涂怀玉哈哈笑道:“正要回赵国使馆,不嫌弃的话,不妨同行,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若是一般的万兽门弟子不会这般邀请,晁敬的孙子自然不一样,能借机拉近和晁敬的关系。

    既然已经确定了晁胜怀的身份背景,也不用担心什么。

    殊不知正中晁胜怀下怀,免了他自己开口。“恭敬不如从命,听徐大人安排。”

    “好!”涂怀玉笑着挥了挥手,人马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宾主相谈甚欢。

    正午时分,一行途径一山林地带时,异变突生。

    “什么人?”还是涂怀玉身边的护卫率先发现了异常。

    发现也没用,掀起异常的人压根没打算回避,而是蜂拥而出。

    刹那,十余名蒙面黑衣人杀出,攻势之猛烈,实力之强悍,令这边大乱,轰隆隆声不断。

    刺客不管其他人,直扑众人保护的涂怀玉。

    这边拼死阻拦,一部人拦截,一部人护了涂怀玉迅速飞掠后撤。

    涂怀玉一张老脸都吓变了色。

    然就在这时,后撤之地突然又杀出数十名蒙面人,直取涂怀玉,实力之强悍令这边难挡。

    加之前面被吸引了一部人拦截,这边又遭更强势的突袭,顿时难支。

    混在激战人群中的晁胜怀心惊肉跳,吃惊于牛有道的实力,没想到牛有道手上竟然有这么多的高手。

    “啊!”仓促激战中,涂怀玉一声惨叫,被一道剑气给斜劈成了两截。

    他瞪大着眼睛,断气前后悔没有召飞禽坐骑来往赵京。

    殊不知召了飞禽坐骑来也没用,他能召集的数量有限,护卫人手跟不了多少,刺客那边则不然,只会遇险更快。

    需知,有人动用的可不是一般的刺杀力量,是针对一行实力布置的人手。

    “走!”刺客一得手,顿时有人喝了声,一群刺客迅速聚集而退,掩护下顺便带走了自己这边的尸体。

    “追!”这边护卫怒吼。

    一群人立刻追杀,刚追入山林,前面逃逸的刺客挥手扔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影,当空砰砰爆开。

    一阵烟雾弥漫于林中和空中,不知有没有毒,惊的这边迅速止步或后撤,不敢靠近。

    那群刺客显然极具刺杀经验,经此一手,等到这边绕开烟雾,哪还能看到刺客的人影,早就不知藏到深山中何地去了。

    追不到了,只能回来。

    卢成海,随扈法师中的头领,慢慢蹲在了涂怀玉死不瞑目的尸体前,忍不住呲牙咧嘴,甚至是头皮发麻,这让他如何向宋国朝廷那边交差?

    一群护卫及使团成员都有些懵了,有点不明白,怎会遭遇这般强悍力度的袭杀?凭他们的护卫力量居然被打的没有招架之力!

    挤入人群的晁胜怀扬出一道蒙面巾在蹲着的卢成海面前,“这是我刚从刺客脸上打落的,那个露了脸的刺客我以前见过。”

    他刚才也可谓是拼命,这辈子也没有这般悍不畏死地拼杀过。

    当然,他也有这个底气,他知道刺客不会对他下杀手。

    众人迅速看向他,卢成海也猛然站起,面露狰狞道:“是谁?”

    晁胜怀道:“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名叫徐告。”

    “徐告?”卢成海瞪大了眼睛,沉声道:“晁兄确认是徐告?”

    众人面面相觑,徐告?燕国使团中的随扈修士中有一个叫徐告的。

    诸国使臣长期互相较劲,岂能不清楚对方使团中的每个成员。

    晁胜怀道:“此人我以前在万象城见过,途中见他调戏一女子,我出面阻止过,所以有印象。”

    纯粹是胡说八道,可他真见过徐告,只不过是昨天晚上见的,人在牛有道的手中,牛有道那边也没怎么撬开徐告的嘴,只是随便套了点话,能给他晁胜怀发挥作用就行。

    “高少明,王八蛋!”有人当场骂出了声来。

    一伙人都想起了一件事来,留芳馆夜宴时,徐大人和高少明发生了冲突,当时徐大人拿上任燕使宋隆之死嘲讽过对方,示意对方小心步了宋隆的后尘,没想到高少明居然如此记仇。

    想想也是,如此强大的刺杀力量,岂是一般人能动用的,若有一国之力在背后撑腰,那又另当别论了。

    卢成海盯着晁胜怀,一字一句道:“晁兄弟,你要知道,被刺杀的是咱们宋国的使臣,事情非同小可,话不能含糊,你确认是徐告吗?”

    晁胜怀扬了扬手中剑,剑锋上有血迹,“他胳膊上被我砍了一剑,只要找到他,胳膊上的剑伤就是证据。”

    卢成海又道:“晁兄弟,你知不知道徐告是什么人?你可愿出面作证?”

    晁胜怀看了眼地上涂怀玉的尸体,“徐大人之前帮我解围,我难道连作个证也不敢吗?再说了,难不成那个徐告还是什么大人物不成,我万兽门怕他不成?”

    “好!有晁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卢成海点了点头,咬牙道:“燕国使团中就有一个叫徐告的人,还需晁兄当面指证!”

    “燕国使团的人?”晁胜怀愣了一下,之后似乎反应了过来,似乎感觉到这事问题大了去,当即含糊其辞地改口道:“卢兄,我可能记错了人。”

    此话顿时惹来众人鄙视。

    卢成海怒了,“晁兄何故出尔反尔?”

    “……”晁胜怀哑了哑,叹道:“不是我个人怕事,而是此事牵涉到国事,我万兽门不宜介入,事情闹大了,我担不起责任,诸位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

    卢成海:“你当我等是聋子吗?晁兄话已然说出了口,就必然要上报,这事不可能含糊。晁兄若出面指证了还罢,若不出面指证,现在想退怕是也晚了,我们也不容许晁兄退,否则我们担不起责任,我等也只好把晁兄交给朝廷去严审,让万兽门找朝廷要人去。怎么选择,晁兄自己决定!”

    晁胜怀欲转身,四周人动,皆虎视眈眈,已将他给围了。

    “立刻传讯朝廷!”卢成海喝了声。

    就在一只金翅放飞的当口,来路又有隆隆马蹄声到,众人放眼看去,只见赵国朝廷人马疾驰而来,不少人身着宦官衣裳,居中者正是一袭披风的赵森。

    双方自然碰面在了一起,获悉涂怀玉遇刺,赵森纵是个向来面容冷漠之人,亦大惊失色,跳下马快步而来。

    “凭你们的护卫力量,谁能轻易刺杀徐大人,谁干的?”顿在尸体前看了看,赵森站起问道。

    他想不通,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冒然杀一国使臣,因为作用不大,杀了还可以另派,惹的麻烦又大,一旦暴露容易惹来一国之力的报复。

    卢成海咬牙切齿道:“燕国使团干的!”

    赵森脸色一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

    卢成海冷笑,“双方交手,我这里亲眼看到了燕国使团的人,还能有错吗?”

    “……”赵森哑口无言,猛然回头看向金州方向。

    他肚子里憋了一肚子的怒火,暗骂高少明是不是疯了,这都什么节骨眼上,居然还敢去招惹宋国,想雪恨也不知挑挑时候,难怪燕国国力逐渐不济,老子身居高位为了拉扯儿子一把,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派来出使!

    他也当成了高少明是想报夜宴之辱。

    “走!”卢成海挥手一喝。

    一行带上了涂怀玉及其他人的尸体,调转方向,就要奔金州而返。

    赵森脑海中有东西电光般闪过,当即挥手阻拦,高喝道:“不要乱来,此事有蹊跷,不要中了他人奸计!”

    “赵府令,我也觉得蹊跷,可我能坐视吗?是不是奸谋自有人去查,而眼前的事我若不作为无法向朝廷交代!走!”卢成海振臂一呼,一群人又原路隆隆疾驰而回。

    PS:刚发现,沧水成了首盟,还多了为盟主,英文字母念不来,谢谢支持!小二,给他们上榴莲。

    。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