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七六章 又做掉一个啊!

道君 第五七六章 又做掉一个啊!

    “不来也罢,每次来也是心怀鬼胎。今天这事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真是牛有道干的,他显然是想利用宋国施压燕国。”长老摸着胡须侃侃而谈,随后琢磨着啧啧道:“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上次杀燕使的原因,那次事后他和商朝宗对外的展示好像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谁都知道他和商朝宗是一伙的,可双方保持的距离让燕庭有话也无法咬死了说,难以将燕使死的责任扣到商朝宗头上去。”

    司徒耀默默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通知留芳馆那边,别拦了,他们愿意打个你死我活就让他们打去。”

    “好!”长老点头应下,快步离去通知。

    然而宋国使团和燕国使团那边只是吵的凶,真给了他们机会,却都克制的很。

    加上中途折返回来的赵森阻拦,打不起来。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身为当事人的两国使团都没有急着离去,都传了消息回去,等候各自朝廷的明示。

    ……

    南州刺史府,军机重地英武堂内,不时有武将进进出出,风雨欲来,南州兵马调动频繁,正在做各项部署。

    “王爷,金州消息。”进入英武堂内的蓝若亭欣喜着喊了声。

    地图前的蒙山鸣和商朝宗一起回头,并未迎接蓝若亭的欣喜,而是都看向了蓝若亭的身后。

    手里扬着密信的蓝若亭僵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缓缓回头,只见大禅山掌门皇烈正负手站在另一面墙前,看着墙上的另一幅地图。

    风雨欲来,燕国朝廷针对南州的大战一触即发,大禅山高层哪还能在宗门呆的住,集体迁来了府城这里。

    这点蓝若亭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皇烈居然也在英武堂,且缩在一边不吭声,令他一时没看到说漏了嘴。

    屋内暂时的安静令皇烈缓缓回头看来,慢慢转身,微笑道:“是不是有什么机密是我不宜旁听的,是不是要我出去?”

    轮椅转过来,蒙山鸣笑道:“皇掌门多心了,没有的事。”

    蓝若亭立马跟着反应,松了口气道:“吓我一跳,我当我身后藏了什么,原来是皇掌门。”

    蒙山鸣微笑:“南州没什么机密是皇掌门不能知道的,小蓝,先给皇掌门看。”抬了抬下巴示意蓝若亭把密信给人家。

    他看蓝若亭的样子,估摸着应该是什么好消息,这种时候对南州来说,能蓝若亭如此高兴的好消息,想必对大禅山来说也是好消息。

    他反应也快,迅速做出了应对。

    见蒙山鸣都这样说了,商朝宗亦微微点头。

    蓝若亭正欲上前递上密信,皇烈哈哈一笑,摆手道:“我就随口说说,没别的意思,先看后看都无所谓。说不定是军情紧急,蓝先生还是先给王爷和蒙帅看吧,不要耽误了正事,我对战事不懂,旁观便可。”

    他也表现出了大方,免得说他大禅山刚来就盛气凌人,这边毕竟不是大禅山一手扶持起来的,彼此间多少还有点生分,加上牛有道那个刺头夹在中间,还是保持点尊重的好,免得大家脸上难看。

    蓝若亭左右为难。

    蒙山鸣也没矫情,自己双手拨动轮子过来了,商朝宗也跟了过来,蓝若亭先把信交给了商朝宗。

    皇烈其实很关心密信上的内容,能让蓝若亭失态的内容是什么呢?

    心里嘀咕着,表面却故作轻松淡定,又转身看向了墙上的地图。

    看过信后的商朝宗忽讶异一声,“宋国使臣涂怀玉在金州遇刺身亡,凶手是燕国使团!”

    “……”皇烈眼皮子一跳,难以再淡定下来,猛然转身,快步走到了几人身边。

    这个消息也让蒙山鸣急切了,赶紧接了信到手,看后捋须沉吟。

    “蒙帅!”皇烈试着伸了下手。

    “哦,皇掌门请看。”反应过来的蒙山鸣立刻双手将密信奉上。

    皇烈煞有其事地抖了抖双袖,也伸出了双手接信,以示对蒙山鸣的尊重。

    看过信后,他有两重惊讶,一重是刺杀的事,另一重则是这信是牛有道发来的消息。

    他当即问道:“牛有道在金州?”

    他这里连连向牛有道传讯,牛有道都没理会他,加之大禅山刚迁来南州,南州内部的布局都还没有落实完全,哪有精力顾到外面,暂时在金州那边还没什么耳目,所以完全不知牛有道在金州的事。

    蓝若亭道:“看信上日期和事发时间,道爷本人很有可能是在金州。”

    见到了信上内容,知道瞒不下去了,只能顺势而为。

    他挺后悔的,后悔高兴过头了,进来居然没留心到边上有个大活人,也不知自己的疏忽会不会误了牛有道的事。

    这边其实早就知道牛有道在金州,然大禅山的人一直在追问牛有道的下落,这边见牛有道没告诉大禅山,觉得可能有什么原因,自然也在那装糊涂,推说不知道。

    说什么牛有道那人行踪向来不轻易对外泄露,神龙见首不见尾,上次离开府城后并未回青山郡,也不知道人去了哪。

    皇烈现在在乎的不是这个,这帮子人是牛有道的人他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不说,捅破了也没意义,南州的格局就是这个样子,有些事情还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糊涂。

    他扫了三人一眼,问:“燕使杀了宋使,是不是有可能挑起宋国和燕国的争端,朝廷面临压力是不是就有可能放弃攻打南州?”

    商朝宗:“理论上的确是如此,但前提是宋国的态度。”

    皇烈瞅瞅信上内容,“燕使在这个时候杀宋使,我怎么觉得不对。”抬眼又看了看几人,问:“牛有道上次好像就杀了燕使吧?他人在金州,这宋使不会是他杀的吧?”

    蒙山鸣摆了摆手,呵呵道:“信上说明了是燕使杀了宋使,道爷能耐再大,燕使还不至于听他的去杀宋使。皇掌门,有些话咱们自己人私下说说就行,可不好在外面乱说。”

    皇烈颔首,“这是自然。”

    双方一番讨论后,皇烈也没了心情再继续留在这,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首先要与门内高层会商,其次还要派人核实一下情况。

    出了英武堂,他心中对牛有道的怀疑仍未消除,脸上明显流露有狐疑之色,还有担忧。

    怀疑的理由不仅仅是他嘴上刚刚说的这些,重点是牛有道的态度,牛有道之前太淡定了,似乎早知道有变故似的。

    幕后黑手若真是那家伙的话,怎么做到的先不说,仅凭这胆子,先前干掉一个燕使,如今又做掉一个宋使,他想想都牙疼,换了是他大禅山就算有那能力也不敢轻易干出这种事来。

    他现在担心的是,一国使臣哪是那么容易被刺杀的,这可不是牛有道上回杀燕使的情形,这可是在半路上直接截杀啊!宋国会不会怀疑是他大禅山调集了人手干的,大禅山入主南州,燕庭威胁到了南州,大禅山完全有理由这样干呐,怕是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可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一点都不清楚,不清楚过程就没有证据撇清自己。

    他隐隐感觉大禅山似乎被牛有道给拖下了水,又撇不清,今后还不知道宋国会怎么收拾大禅山!

    他跟牛有道打交道的时间还不长,牛有道云里雾里不轻易对外露出底牌的办事风格他还没习惯,习惯了也许会好点。

    英武堂内,商、蒙、蓝三人也在面面相觑。

    商朝宗低低问了声,“宋使会不会是道爷下的杀手?”

    蓝若亭:“高少明还是有点能力的,这个时候什么屈辱应该都能扔下,不至于这般糊涂,意气用事之下杀宋使似乎有点说不过去,这背后多少怕是和道爷有些牵连。”

    蒙山鸣提醒了一句,“他跑到金州去坐镇,就是为解决这次的危机去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商朝宗回头看向墙壁上的七国地图,嘀咕自语道:“又做掉一个啊!”

    ……

    青山郡,夏花和郑九霄在山间漫步,一条人影掠来加入,正是费长流。

    “什么事?”费长流落下便问了声。

    “你自己看看吧。”郑九霄将手中信给了费长流看,他也是刚从夏花手上看到的。

    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三派不会对自己安身的周边环境全然不顾,金州那边存在有个别耳目是免不了的,夏花这边已经先一步接收到了宋使遇刺的消息。

    费长流看后无语,看向了二人,试着问道:“金州又死一个使臣,燕国这个时候能干出这种事来?这事不会是山庄里的那位做的吧?”

    另两位一起扭头看向茅庐山庄,几乎是异口同声道:“难说。”

    ……

    “银儿,你肚子不撑吗?”

    水榭旁,见到银儿抱了个食盒坐在扶栏上吃着,走近的商淑清不禁问了声,一脸担忧,替银儿的肚子担心。

    什么时候看到这位都在吃,一天吃到晚,除了吃就是睡,南山寺僧众甚至安排了人轮流不断为这位准备吃的。

    银儿看向她,嘿嘿一笑,摇头,还将自己啃过的大饼递给商淑清,“给你吃!”

    商淑清尴尬了,摆手,“我不饿。”

    于是银儿又继续啃上了,边吃边看着商淑清,不时还报以嘿嘿一笑。

    很奇怪的现象,袁罡等人都注意到了,银儿从第一次见到商淑清开始,就对商淑清有异于常人的好感,盯着商淑清那张丑脸看了好久,突然就笑了,以后看到商淑清就笑,甚至还会主动跑到商淑清身边去跟商淑清说话。

    就算是袁罡,要招呼这位妖王,都要拿牛有道出来说事,才能勉强让这位听招呼。

    可奇怪的是,和商淑清认识后,商淑清说什么银儿居然会听。

    袁罡观察后,隐隐琢磨出了点什么,怀疑是不是因为商淑清那张鬼脸有点像蝶罗刹,才博得了这位妖王的好感。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