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八零章 有眼不识真豪杰

道君 第五八零章 有眼不识真豪杰

    若晁胜怀仅仅是他孙子也倒罢了,偏偏还是万兽门的弟子,万兽门从不涉及诸国之间的争斗,说到底就一条,做的是天下修士的买卖。

    犯了这禁忌的是他孙子,让他这万兽门长老如何对上上下下的人交代?

    仇山安抚道:“晁师兄,现在生气也没用,我问过晁胜怀,他经过金州时无意中遇见了涂怀玉一行,涂怀玉主动邀他同行。涂怀玉说认识你,把你搬了出来,他也不便拒绝。袭杀突至时,他当时的情况也很危险,拼命搏杀,恰好其中的一名刺客他以前见过。”

    “试问差点丢了性命,任谁都会愤怒,当场哪能忍住不说出那刺客是谁。他的眼界也不知会惹出那么大的事来,待发现不对时,他立马改口说自己记错了,可宋国使团那些人却不容他改口,当场就把他给扣了下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么回事,他的确不知会惹出那么大的麻烦。”

    西海堂沉声道:“我们知道他是无辜的没用,宋使在这个当口遇刺身亡,明显是想挑动宋国介入燕国之事,晁胜怀这个时候跳出来作证,人家想不怀疑我万兽门参与了都难。”

    晁敬沉吟道:“如果胜怀没说谎,也就是说,涂怀玉的死的确有可能是燕使高少明在泄私愤。”

    西海堂:“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朝廷、凌霄阁、血神殿、裂天宫都对燕国动了贪念,他们不会容许晁胜怀改口,这个口子上我们能和他们对着来吗?万兽门毕竟在宋国境内!”

    晁敬冷笑连连,“呵呵,明明是那高少明暗底下泄私愤,坏了燕国大事,现在反倒跳出来说胜怀栽赃,借势把自己给摘的一干二净,往我万兽门头上泼脏水,我看这狗东西是活得不耐烦了,真当我万兽门是泥捏的不成?”

    西海堂立马警告:“你别乱来,晁胜怀的冒出已经让逍遥宫他们盯上了我们,这个风口上,我们这个层次的一旦冒然卷入,逍遥宫、紫金洞、灵剑山不会坐视,这边的凌霄阁、血神殿、裂天宫怕是巴不得将我们从宋国地面上清出去,先看看情况再说。”

    仇山:“同样的道理,现在就算燕国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容许高少明说真话,也一定会咬死了胜怀在栽赃。掌门说的没错,胜怀目前怕是回不来了,不过晁师兄也不要太担心,他们不至于对胜怀乱来,只是暂时扣着不希望他改口而已。”

    晁敬恨恨道:“回来什么?我巴不得那孽畜死了才好!”

    ……

    晋国皇宫,御园高阁之上,太叔雄凭栏极目远眺。

    邵平波登上楼阁,来到其身后见礼,“陛下。”

    “这里观景如何?”太叔雄挥袖一扫。

    邵平波:“如观天下!”

    “哈哈!”太叔雄仰天大笑,十分豪爽模样,笑毕,双手拍在了扶栏上,“你从北州带来的那些人,孤王留心过了,个个都是能吏,上手一试便知,都是俊才,假以时日可堪大用!”

    “陛下谬赞。”邵平波谦虚一声,不过心中却是有数的。

    那些人,都是他亲自选拔出来的,学成放到地方上磨砺时,又淘汰了一批又一批。逃离北州时,安排撤退的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他哪怕逃命都舍不得扔下那些人,试问又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辈。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北州他说的算的时候,这些人安插各地后,都受到了种种掣肘,无法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太叔雄叹道:“这乱世之中,平民百姓连识字的都不多,富贵人家子弟又…能淘出这么多人才,实在是不易,对了,孤王听说这些人都是你一手调教的学生?”

    仅这一句话,邵平波便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回道:“当年北州初立,百废待兴,微臣苦于手上没有人才,不得已才耗时耗力开了学府亲自培养。”

    “这个办法不错,孤王打算在晋国效仿,你有经验,由你来主持如何?”太叔雄问了声。

    邵平波略默,徐徐道:“陛下,北州当初是破而后立,没有什么阻力。晋国这边开设学府的话,想做到不拘一格选拔入学怕是很困难。微臣觉得,还是暂缓上一缓,等有了合适的机会再考虑这事也不迟。”

    太叔雄沉默了,知道他话中的深意,这个时候弄什么学府,稍那个一点的都知道他是在选才,只怕都挤着往里塞人,别说选才,只怕名额还不够那些王公大臣往里塞自家子弟的。是他出面和所有王公大臣作对,还是眼前这个无权无势的邵平波站出来作对?若挡不住往里塞人的话,招收那些沾花惹草的酒囊饭袋还有必要设什么学府吗?

    他点了点头,“是啊,时机还不成熟,得有个合适的由头,制定出个让人无法反对的规矩来,是孤王心急了。再说吧!”摆了摆手,暂时不得不放弃了。“对了,东四国那边的消息你看到了吗?”

    邵平波:“看过了,此事一出,都有顾虑,怕是打不起来了。”

    太叔雄:“孤王实在是想看他们狗咬狗,奈何现在打起来不符合孤王的利益,便宜他们了。”

    邵平波笑道:“至少让陛下看明白了,东四国就是泼上了油的干柴,一点火星就能让他们燃起来,只待陛下将来点火。”

    太叔雄哈哈大笑,“说的不错。只是孤王有点不明白,万兽门怎么会卷入这种事?”

    邵平波淡然道:“不是万兽门要卷入,而是背后有人在使坏,那个晁胜怀是牛有道的人,经由此事后,微臣已经确信那个晁胜怀被牛有道给控制了,一切皆是牛有道在背后操控!”

    “牛有道的人?”太叔雄惊讶转身,目中略有审视意味,心中闪过一丝怀疑,怀疑对方是不是什么屎盆子都想往牛有道头上扣。

    “灵兽大会前,微臣就安排了人刺杀牛有道,策动的第一个对牛有道下手的对象就是晁胜怀……”邵平波知他心中怀疑,遂将前因后果讲明,“从事后来看,不但是晁胜怀被牛有道给控制了,微臣身边的两个修士也出了问题,宋舒被杀,剩下的也只有那个陈归硕。”

    “微臣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在牛有道认识我之前就与牛有道有仇的人居然是牛有道埋伏在我身边的探子,方招来微臣在北州的惨败。若非牛有道以为这次必能将微臣置于死地,只怕微臣到现在都不知道身边人居然是牛有道的眼线。经此,微臣也明白了当年那三万匹战马为何会被牛有道给劫走。”

    说到这事,他依然恨得牙痒痒,那两次惨败,实在是输的太冤了。

    “三万匹战马?怎么回事?”太叔雄不知此事,好奇而问。

    “当初北州急需战马,微臣早就在齐国那边酝酿准备……”邵平波把事情经过有省有略地讲了下,涉及晓月阁的事没有泄露。

    “原来如此!”太叔雄微微颔首,当初商朝宗突然弄到一大批战马的事他也听说了,没想到居然是从邵平波手上劫走的,这便宜买卖做的,连本钱都给省了。

    邵平波言归正传,“之所以让晁胜怀卷入此事,是因为晁胜怀的身份背景,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涂怀玉,不能参与进去就没办法做伪证,这是处心积虑的阴谋。晁胜怀突然跳出来,不是牛有道在搞鬼,还能有谁?”

    一件件事情听下来,太叔雄听的心惊肉跳,劫战马、在万兽门翻云覆雨摆平危机反逼邵平波逃窜、挑起宋燕纷争,没有一件是简单的,其他的什么将天玉门踢出南州、收玉苍侄子为学生之类的事就不提了。

    若换了是他的手下,随便做成了哪件都是大功,他绝对都要重赏,偏偏这些事情都是一人所为。

    他略眯了双眼,“商朝宗得此人相助,如虎添翼,难怪短短几年内能如此快速崛起。这个牛有道太危险了,若能为孤王所用倒还罢了,否则必成孤王挥兵东进之后患,决不可留!”

    邵平波一脸平静,刻意把战马失手的事也挑出来,借机把事情桩桩件件摆出来,就是要让太叔雄明白牛有道的危险性。

    他还没站稳脚跟,没办法动用晋国的力量对付牛有道,但有人能动用晋国的力量对付,就是眼前这位。

    为绝嫌疑,他反而劝道:“用不着陛下动手,目前来看,商建雄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太叔雄摇头摆手,表示不是这个意思,目眺远方,一脸惆怅惋惜道:“真乃口衔日月、手握乾坤之盖世奇才!得此人何愁天下不平?孤王知道的晚了,有眼不识真豪杰,甚是痛心!商朝宗一黄口小儿,何德何能令其报效?好马配好鞍,良禽择木而栖,莫非孤王还不如那黄口小儿?”

    猛然回头转身,“孤王欲招揽,不知平波可容的下他,可愿与他尽弃前嫌?若不愿,孤王也就不动那心思了。”

    邵平波神情一肃,义正言辞道:“敢问陛下,是得天下之利大,还是报私怨之利大?与天下相比,区区一北州之失又算得了什么,难道微臣在陛下眼中是不知取舍之小人乎?只要牛有道愿从陛下,微臣愿与他尽弃前嫌,心甘情愿与他一同辅佐陛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