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九零章 兴师动众

道君 第五九零章 兴师动众

    牛有道哦了声,有些奇怪道:“求我?堂堂飞花阁,我能给你们什么?”

    曹玉儿叹气道:“道爷何必明知故问,自周守贤战败,我飞花阁与真灵院被赶出了南州后,如丧家之犬般,无处可栖,惶惶不可终日。更要命的是,两派这么多弟子,基本的修炼资源和每日的用度也不是个小数目,没有进项只有消耗,我们耗不起了,再耗下去,飞花阁和真灵院人心四散,怕是就要毁在我们这一辈的手上,愧对历代先师!”

    牛有道微微颔首,“倒是难为你们了,可以理解,但你也要理解我们当时攻打南州时的情非得已。”

    曹玉儿颔首:“懂的,都有难处,我们又岂会不知燕皇对庸平郡王的心思。相争之下必有输赢,我们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埋怨的,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跌倒了再爬起来,希望道爷能给我们飞花阁与真灵院一个机会。”

    牛有道:“什么机会?总不至于让我们把南州让出来吧?”

    曹玉儿:“道爷言重了,道爷在南州的地位我们不敢挑衅,可大禅山在南州过于一家独大,对道爷未必是好事。大禅山无非是在等,等上个十年,等到大禅山的整体实力再上一个台阶,有了彻底全面掌控南州的实力后,他们还能容得下道爷在南州的影响力吗?兴许他们还摁奈不到十年后再发难,随时可能会干出不利于道爷的事,道爷难道就不担心吗?”

    牛有道手放在了茶盏上,“你的意思是把大禅山给踢出南州?”

    曹玉儿:“道爷想想看,一家独大真的不好,倘若我飞花阁和真灵院将大禅山给取而代之则不一样,飞花阁、真灵院,还有道爷手下的三派,可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可互相制衡,这对道爷来说,难道不是最好的局面吗?”

    牛有道若有所思,沉默了好一阵方徐徐道:“我又何尝不知一家独大不好,可请神容易送神难,想把大禅山给踢出局,怕是没那么容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他似乎心动了。

    曹玉儿身子略前倾道:“只要道爷有心,我们自然可以一起好好想想办法,只要你我里应外合,不愁没有好办法。”

    牛有道迟疑道:“此事容我再想想。”

    “好!道爷再考虑考虑,三天后我再来拜访如何?”曹玉儿站了起来告辞,意思是三天后再来要答案。

    牛有道也陪着站起,客气道:“何须来回跑那么麻烦,不妨在客院住下。”

    曹玉儿摆手,“人多眼杂,我久居此地让大禅山知道了不妥。”

    牛有道:“既如此,那我就不挽留了,三天后见!”

    “留步!”曹玉儿推手,示意牛有道不要送,免得太惹眼。

    牛有道也不客气,挥手示意了段虎去送。

    目送客人离去后,花衣男子出声了,“前脚踢走了天玉门,你后脚又准备把大禅山踢走?”

    牛有道双手杵剑,“我昨天前脚刚回来,她今天后脚就到了,早不来找我,晚不来找我,你以为是巧合?”

    花衣男子:“你的意思是,她别有所图?”

    牛有道呵呵道:“我本以为还要等上些时日,这个时候见到了这位曹掌门,若我没猜错的话,朝廷之前准备攻打南州,飞花阁也是参与的对象之一。”

    花衣男子:“朝廷如此迫不及待,紧接着又要对你动手了?”

    “只怕就在眼前。”牛有道徐徐一声,目光深沉,缓缓回头看向袁罡,道:“应该是探路的来了。”

    袁罡:“都准备好了,参与的相关人员不知道要干什么,不会有人走漏消息。”之前牛有道在途中拖着,吸引相关人员的注意力,已经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交代给袁罡的事,牛有道是放心的,既然袁罡说准备好了,牛有道也没多话,略偏头示意道:“去吧,顺便通知皇烈一声,重礼来了!”

    袁罡略点头,转身大步而去。

    花衣男子听的似懂非懂,但也没有多问什么,这次,也是他头次来亲眼领教这位的手段,他倒要拭目以待,看看这位究竟要干什么!

    离开了茅庐山庄一带的防御重地,上了官道的曹玉儿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眼莽莽青山,又问弟子,“看清楚了没有,确认了没有?”

    其弟子道:“师傅放心,不会有错,弟子看的真真切切,绝对是牛有道本人,若有丝毫差错,弟子愿以性命担保!”

    “走!”曹玉儿立刻招呼一声,领着弟子迅速飞掠而去,遁往了前方的山林中。

    师徒二人一路在山林深处疾驰飞掠,途中有飞花阁弟子若隐若现断后,为其观察后方是否有跟踪的人。

    来到深山中的一处峡谷中,只见一身便装的尕淼水负手站立在一条溪流旁,面色沉冷。

    身后还有数人陪着,真灵院掌门金无光也在,便装的高少明亦在场。

    “回来了。”金无光忽出声提醒。

    包括尕淼水在内的众人一起回头看去,曹玉儿师徒已闪身落在诸人面前。

    “尕公公。”曹玉儿拱了拱手,“幸不辱命!”

    尕淼水:“可确认牛有道在山庄内?”

    曹玉儿:“此时的的确确就在山庄之内,我已按照预设好的与他面谈过,不会有错。”

    “好!有消息说他要迁往南州府城,一旦让他去了南州刺史府,想再下手就麻烦了,这次不动手则以,一动手绝不能让他跑了,务必一击必中,毙绝此獠性命!”尕淼水抑扬顿挫地提醒诸人,尤其指点曹玉儿和金无光,“真灵院和飞花阁的人手都布置到位了吗?”

    “到位了。”

    “潜藏候命中,随时可以合围攻打!”

    两位掌门点头确认,心中却有几分悲凉。

    这次为了铲除一个牛有道,两派除了炼气期的弟子,其他弟子几乎是倾巢而出,聚集了上万名修士,阵容不可谓不庞大。两人都知道他们的作用,无非是用来对付护卫茅庐山庄的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的三派大量修士。

    虽然三派的实力不如他们两家,可一旦打起来,人家不可能不还手,鱼死网破也能让他们付出代价!

    可是没办法,如同曹玉儿对牛有道所言,真灵院和飞花阁在燕国已经成了丧家之犬,没有进项还要养这么多人不说,数量如此大的一群修士,有哪块地盘的势力能不担心、能容他们立足?

    燕国各地盘上的势力不会收留他们,其他国家地盘上的势力就更容不下他们。

    若非朝廷宽容,这么多修士只怕连立足的地方都难找,真要是连朝廷都不相容,各地的势力就更不会对他们客气,只怕要被赶的到处东奔西跑,长此以往,后果不难想象。

    问题是,动用这么大的力量付出巨大代价只为铲除一个牛有道,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只有朝廷施舍的一点钱财,另就是给予的空头许诺,鬼知道什么时候能拿下南州兑现承诺?

    可是没办法,胳膊拗不过大腿,若敢不从,多大的好处也许给不了你,却能把你给逼上绝路!

    刚好,之前准备攻打南州时,燕国大司空童陌就找过他们,两派的人手刚好就布置在了南州附近,这回顺手就把两派给用上了,两派连点路途遥远大量人手集结不便的推辞理由都不好找。

    自从失去了南州的地盘后,真灵院和飞花阁已经彻底失去了在燕国的话语权!

    “好!”尕淼水点头,转身面对眼前的另一群修士,拱手抱拳道:“此番集结三百名高手,空投袭杀茅庐山庄,就以诸位为首了。外部有真灵院和飞花阁强攻吸引对方大批人手,内部就仰赖诸位了,望诸位勠力同心!”

    众人皆拱了拱手,有人道:“尕公公,我承认牛有道是有些薄名,但为了对付一个牛有道竟如此兴师动众,是不是有点过了?就算取了他首级也让人笑话!”

    “此贼不一般,手腕非同小可,绝非寻常修士可比,只可海量,不可小觑,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尕淼水摆了摆手,未再多言,又闪身落在了小溪的对面。

    对面山壁下的石头上盘膝坐着一名黄衫老者,有点不合群。

    此老不是别人,正是丹榜排名第七的高手,算是在散修中做到了极致的人之一,名为宗元!

    小溪对面修士的目光触及此人,亦是肃然起敬,没想到朝廷为了对付一个牛有道,竟把这位也给请出了山!

    尕淼水拱手道:“宗先生,画像上的人可记下了?”

    宗元缓缓睁眼,“我不是三岁小儿,用不着你多交代,你只需提醒商建雄事后信守承诺,否则我倒要看看三大派的高手能不能寸步不离跟他一辈子!”

    尕淼水神色平静,这种威胁对他来说没任何意义,也不看看执行天下法则的是哪些人,把柄捏在了这边的手上,事情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他们能抹平,往大了说他们执行不了可以往缥缈阁捅,说这些没用的话之前还是想想自己一旦惹怒了这边能不能逃过缥缈阁的追杀吧!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