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五九九章 障眼法罢了

道君 第五九九章 障眼法罢了

    听得此言,商淑清明眸闪烁不已,她对修行界的事情虽不懂,可对燕国的局势还是略通的,此的确是吞并地盘的大好良机。

    在场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禅山等人也在琢磨,牛有道说的似乎有点道理。

    皇烈心中也动了动,迟疑道:“你想趁机吞并定州?”

    对方的意图不得不让他考虑一个问题,肥肉是摆在嘴边,可自己未必有那个肚量,凭他大禅山的实力根本守不住两州的地盘。

    牛有道:“我们还没那么好的胃口,只是趁机咬他几口罢了,至于能咬多少,在三大派干预之前,就看王爷攻占的速度了。”

    皇烈皱眉:“诚如老弟所言,三大派不会坐视,就怕三大派会逼我们吐出来!”

    牛有道:“我不会吃饱了撑的自找麻烦,三大派那边我自会去应对,大禅山只需配合大军进攻,其他的我来打理!打下的地盘,便是此番请皇掌门亲临的重礼,不知大禅山可愿与我一心?”话中带有一丝森冷审视意味。

    明明是好话,可给大禅山诸人的感觉却是,这样的好事摆在你们面前,你们都不答应?

    对方话里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怀疑感,似乎怀疑茅庐山庄这次遇袭是他们在和朝廷里应外合勾结,怀疑朝廷手上是不是有他们与之合谋的把柄,因此不敢动朝廷。

    说白了就是,你们不敢动朝廷就说明你们心里有鬼。

    对方也没明说,之前也说了相信大禅山不会那样做,现在也说是为大禅山谋好处,可话里话外总感觉在拿这事试探大禅山,明显有一个不对就要当场翻脸的味道!

    皇烈瞥了眼花衣男子和那群黑衣蒙面人,暂未应答,而是看向几位随行的大禅山高层,问:“这事你们怎么看?”

    大禅山诸人有点拿捏不定,也都暗中悄悄观察了一下花衣男子和那群黑衣蒙面人。

    说实话他们心里都清楚,大禅山此时的实力绝没有到扩张的地步,可眼前的气氛相当不对,牛有道摆明了在背地里磨刀,一个不对就要往他们脖子上架刀。

    可牛有道没有捅破,他们也不好捅破,一旦捅破了,双方的话就没那么好听了。

    真要逼牛有道说出了你们到底干不干之类的话,大禅山脸上就难看了,会闹得自己难以下台,届时答应是屈服,不答应就是翻脸!

    “何故不答?莫非大禅山有二心?”牛有道又逼了一句。

    一名长老出声了,“此事非同小可,我们不得不慎重考虑,你真能保证三大派不会让我们把吃进去的又吐出来?”

    牛有道才不跟他们谈什么绝对的保证,“这个没什么保证不保证,我尽力而为,总之三大派那边你们不用担心,出了事你们大可以往我身上推责任。”

    那长老旋即又对同门道:“朝廷目前的情况的确不敢大动干戈,咱们似乎也没什么损失,不妨试试看。”

    他给大家找了个台阶下,立刻有其他长老跟着附和。

    最终,皇烈点头拍板了,“也罢,那就试试看,看咱们能不能咬上几口肥肉。老弟,若是没其他事,我们就先回去布置此事了。”留下来闹心,不想继续呆了。

    牛有道:“如此说来,大禅山是答应了攻打定州,我这边也要着手布置,可不能是耍牛某的戏言呐?”

    皇烈:“老弟多虑了,大禅山非言而无信之人。”

    “好!”牛有道拱手相送,满面笑容。

    他要的就是对方亲口答应下来,答应了就行,如今的南州可由不得谁轻易出尔反尔。

    目送众人离去之际,管芳仪凑近了牛有道的身边,嘀咕道:“你这是摁着人家的脑袋点头答应啊!”

    牛有道瞥她一眼,也嘀咕道:“胡说什么,注意影响,我可没勉强人家。”

    管芳仪顿时一脸鄙夷,讨厌这种做了婊?子还立牌坊的,有本事在没亮出这边实力之前先告诉大禅山,看人家大禅山会不会答应,摆明了是用软刀子顶人家腰上逼迫。

    牛有道不跟她扯这个,转身走到了费、夏、郑身边,“三位掌门辛苦了,此战我不会让三派白白付出代价,先去洗洗休息,回头再来找我。”

    三人相视一眼,这是要给他们好处了,他们倒想看看是什么好处。

    一身血污,也的确不是久谈的样子,遂一起告辞离去……

    一只飞禽载了皇烈等人腾空而去,俯视下方山山水水间的茅庐山庄,皇烈语带惆怅道:“没想到这厮背后隐藏了这么强大的实力,他这回对朝廷的态度很强势!”说罢略摇头。

    其他人知道他感慨的不是这个,而是牛有道以势压人逼他们答应的事。

    只是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便可,在没有决定反悔毁诺之前,谁都不会捅破,回去了也不会说穿,否则是自己丢脸。

    有些时候,实力这东西往往就代表着道理,牛有道这次就是把他们叫来彰显实力的,什么狗屁重礼,分明就是提醒他们老实一点。

    “那个花衣男子到底是谁?”一名长老转移了话题。

    “传闻上清宗有一绝学,名为‘青云剑诀’,上清宗以此名震天下,可惜三代以后便无人再练成,也导致了上清宗的没落,你们不觉得有点像吗?上清宗这么多代都无人练成,如今与上清宗相关的人当中,还能有谁有此天赋练成?又有谁有如此高的修为?”

    “你怀疑是妖魔岭的赵雄歌?”

    “我也怀疑,可传闻记载的青云剑诀是青色的,这位却是血色的,又有点不像。”

    “牛有道上清宗的出身摆在那,我看很有可能就是赵雄歌,不然他到哪找这样的高手?”

    “不用瞎猜了,宗元被杀,丹榜必有变化,到时候看排名变化便知。”

    ……

    轰!山林中一声炸响,五名联手攻击的黑衣蒙面人中,一人被打飞,尕淼水从合围中冲天而起。

    两只赤猎雕快速从低空掠过,驾驭飞禽的一名黑衣蒙面人顺手接了被打飞的蒙面人,另一胳膊夹着昏迷中的高少明。

    四名联手的黑衣蒙面人迅速跳上飞禽而去。

    尕淼水身形凌空翻转,朝两只低空飞起的赤猎雕滑翔冲去。

    四名黑衣蒙面人一起挥手洒出一片黑球,当空砰砰爆开出大片烟雾。

    尕淼水紧急转身避开那些烟雾,待他再抬头看向空中,两只赤猎雕已经飞往了高空,他已没办法再追上。

    飘然落地后,尕淼水目送远去的黑点,一脸肃杀,手中明晃晃的软剑一抖,犹如灵蛇般卷入束腰的腰带中。

    转身几个飞掠,找到了惨死的那只黑玉雕,凝视了一阵。

    之前没想到茅庐山庄那边还有赤猎雕,否则事后不会轻易去交战之地观战,结果被飞行速度不如人家,被追上了。

    没有久留,一个闪身远去。

    空中的飞禽上,一名蒙面人呕血咳了几声。

    同伴扶了他问道:“怎么样?”

    呕血蒙面人摇头,“怕是要歇上一阵。妈的,一个宫里的死太监,也没听说他在修行界出手过,没想到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咱们联手也奈何不了他。”

    几人彼此看看,除了抓住高少明的那一位,其他人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被划破的口子,都见了血。

    ……

    茅庐山庄外,大军还在搜索,要将这一带全部过筛子般全部搜查一遍,避免有刺客潜伏。

    水榭内,苏仁杰与牛有道面谈。

    “修炼用的丹药你们也没什么用,可以留下,其他搜出来的财物就不用上交了,交给王爷处置吧。”坐在桌旁的牛有道将递来的匣子推了回去,又对管芳仪示意了一下,后者拿出了一沓金票,“这里是一百万金票,代我犒劳众将士。”

    苏仁杰忙推辞道:“搜出的财物已经不少了,哪还能要道爷您的钱财,道爷为了南州…”

    袁罡出声了,“废什么话,让你拿着就拿着,战死将士的家眷都要抚恤,道爷的心意每家每户都要到位,明白吗?”

    苏仁杰又看了看商淑清,见商淑清微微颔首,他只好收下代弟兄们谢过。

    待其离去,商淑清试着问道:“道爷,哥哥已经来信了,说那边的宅院已经收拾好了,可听道爷对皇掌门说的,改主意了吗?”

    牛有道抬手拍了下额头:“劳烦郡主帮我回信解释一下,我从未想过要迁往府城,障眼法罢了,没告诉王爷真相是想让府城那边的动静以假乱真,帮我抱歉一声,麻烦他了。”

    商淑清疑惑,障眼法,什么障眼法?她有点想不通。

    别说她了,牛有道身边的许多人都迷糊,和这次的袭击有关系吗?

    没告诉她答案,牛有道起身走了,回了自己的院子。

    花衣男子跟着他,跟进了他房间,忍不住问了句,“刚说的障眼法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的情况实在是有限。

    牛有道默了一下,也没瞒他,“我料定朝廷在金州大意失手后,必不会善罢甘休,可我也不能按照朝廷的节奏来,得让朝廷按我的节奏来。我给了他们时间准备,但也不能让他们准备的太充分,怕自己吃不消。一旦我躲进了南州刺史府,他们再想动我就困难了!”

    花衣男子淡淡哦了声,明白了,这是要逼迫朝廷在他指定的时间内出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