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逐道三千界 > 第二十六章 三足金乌

逐道三千界 第二十六章 三足金乌

    太玄这才整理衣衫,搜罗了这地穴之中散落的“玄阴聚兽幡”,便遁身飞了出去,预备应对天劫。

    才一飞出这莽苍山,太玄便思忖道:“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这“冰蚕”也取走,反正贼不走空,来了这一趟,索性给峨眉来个断根!”

    “至于这“万年温玉”,还是吞入“先天太阳小世界”之中,借着那数万年纯阳灵气滋养那“先天太阳金乌”!也好早日使之出世!”

    想到这里,太玄放出自身“先天坤地之神”,应对天劫,自身却先将那“万年温玉”扔进左眼“先天太阳小世界”之中,滋养“先天太阳金乌”,这才一折身体,回身钻入这莽苍山之中,直往山阴而去。

    那莽苍山上云雾缠绕气象纷呈,一面冰封雪啸阴风刺骨,另一面绿草茵茵春意盎然,不过数里相隔,竟全然是冬夏之别,此种奇景让人叹为观止。

    只因那莽苍大山的山阳有一块万年温玉,才能驱走阴寒,使得四季如春,如今这“万年温玉”被太玄取走,日后当不复这般盛景了。

    山上所有阴寒之气全都被驱在山阴,寒上加寒,阴上加阴,集结万年玄阴之气才能形成一条冰晶雪魄,形似蚕蛹称作“冰蚕”。

    太玄才一来到山阴,便听下头乍起一阵尖利呼啸,放眼望去就见山阴一处隐秘的山坳下突兀立着一座悬崖,寸草不生黑如碳漆,外附一层的坚冰终年不见阳光。

    突然,猛地从那悬崖下头涌出巨量黑风汹涌如潮,声如嘶吼,看情形多半悬崖下面还有风口,值此寒煞涌出风大口小正成了一个天然的哨子,“呜呜”戾啸,就如鬼哭狼嚎让人听得一阵毛骨悚然。

    太玄凝神望去,只见一股黑风从那**中涌出沸腾喷潮,瞬间有化成千百道风柱分向四面八方刮去,落得漫天黑风无边玄阴寒煞,更有些许寒煞一遇空中水汽结成黑冰呼啸飞旋利如飞刀。

    太玄一纵身,飞到崖底,只见那崖根底下竟有一口百十丈方圆的深洞,幽黑通冥深不见底,从洞中直冒出无量黑气,仿佛一头巨兽的大嘴。

    太玄一摆身便飞了进去,却见这洞中漆黑幽幽,伸手不见五指,,隐约看见洞穴石壁上满是刀痕箭簇般的口子,全是地煞阴风利如刀削,被终年铲刮留下。再往下去就是个黑幽幽的无底洞,虽然地煞刚出也奇寒凛凛,阴风入体侵袭经脉。

    可是这对于其他修真而言如同砒霜一般的玄阴寒煞和地煞阴风,对太玄却如同补药一般,太玄右眼世界“先天太阴小世界”之中“先天太阴之神”和鼻腔世界“先天巽风小世界”之中的“先天巽风之神”不停颤动,吸收着这铺天盖地的玄阴寒煞和地煞阴风。

    太玄一路直往下走,只走了许久,来到一处玄阴寒煞凝结成黑色冰块的地穴,也不知这地穴一侧又通自何处,无数地煞阴风呼啸而来,而在这黑色冰块正中,卧着一个两尺长,银光闪闪的蚕型生物,正是那“冰蚕”。

    太玄一伸手,便将这“冰蚕”收了起来,有略一思索,将鼻腔世界“先天巽风小世界”之中的“先天巽风之神”的那只大卵扔入那地煞阴风来处的通道,便走了出来。

    太玄才一走出洞口,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个沧桑的男声:“这位道友,贫道公冶黄有礼了,在下现在身体不方便,动弹不得,需这“冰蚕”救治一二,不知道道友可否过来黑崖一叙?贫道愿意以所有珍藏和道书相换!”

    太玄顺着声音探查而去,公冶黄所居的黑崖,说是崖,实际上是一个山谷,只是因为公冶黄闭关走火的肉身是在山谷边的山崖半腰,上面的一个石窟里面。

    这黑崖四边断崖环立,四外也古木阴森,终年不见天日,而且所处的地势幽暗偏僻,荒山老林,可以说的亘古不见人踪。

    这里地势凹陷的地方因为千万年积累的鸟粪,受风吹日晒的侵蚀,逐渐变成了浮沙,深有十数米左右,甚是险恶。

    那浮沙上和普通的地面没有什么两样,可是任何的鸟兽踏上去,立刻就沉下去,万无幸理,在那一片浮沙之上的山崖腰石窟内就是公冶黄的小窝。

    太玄才一到那公冶黄附近,便发现这公冶黄徒留僵死石化的肉体,而不见他的元神,太玄正待搜索一二,不妨虚空之中破开,一只银色剑光直斩了过来。

    这剑光带着浩荡宏大之威呼啸着斩向太玄头颅。

    太玄冷哼道:“邪魔外道,果然不成气候!”

    太玄念头一起,身后所负纯阳炼魔飞剑沧浪出窍,双剑齐飞,如同一把剪刀,绞向身后这银色剑光,自身却是一挥袍袖,抖出一道五行神雷,直劈在这公冶黄僵死石化的肉体智商。

    “住手!你这贼子!”却听一声时候,这银色剑光猛地大放神光,一下逼开两把纯阳炼魔飞剑,化为一道银光,飞向这僵死的肉身。

    却是公冶黄见太玄取走“冰蚕”,心中一急,将元神出窍进入飞剑之中,本来想着偷袭太玄,夺走“冰蚕”,如今却是赶回肉体都来不及了。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太玄打出的“五行神雷”将公冶黄肉身打为齑粉,顿时,这道银光瞬时便黯淡无光,传来阵阵哀嚎:“混账,你竟然敢毁我肉身,我要以魔火炼你魂魄百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银光蓦地大涨,一团金赤却又夹杂着黑光的火焰升腾起来,在空中一转,化为一道人影。

    只见这人影浑身上下长着一根根金色羽毛,金光灿灿,腰下除两足之外,在臀后又多长出一条腿,变成三足怪人,而他的鼻梁隆起,如同鸟喙一般,眉毛脱落,眼睛之中生长出巩膜,与人类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突然哗啦一声响,这人影张开双翼,金光灿灿,翼展数十丈大小,悬浮于九天之上!

    太玄望着这道人影,微微皱眉,道:“大日之神,三足金乌?”

    公冶黄元神所化的三足鸟人悬浮于空中,目中火焰升腾,却是愤怒至极,可是却极其冷静的道:“小子倒是有些眼力,认出我修行的法门。当年我在落伽山游历的时候,偶然遇到一只仙禽,是一只千年的白鹦鹉。”

    “我因为曾经在少年的时候偶然学到过“鸟语术”,听那白鹦鹉向另一只鹦鹉求爱的鸣声,得知海底珊瑚礁玉匣之内藏有一部道书。”

    “我去到那里才知道,附近还有一条毒龙盘踞,我费了不少心力,才驱走毒龙,将道书盗至这黑谷中修炼,不想走火入魔,多年苦修,不曾出世。”

    说到这里,公冶黄恨恨道:“我当时看到这真经是一块玉板上记载的一反一正两部,正面一部是不知何人所创的“黄庭大道宝经”,却是上好的玄门正道法门,只是我出身西方魔教,修行魔功多年,却是不想废掉魔功转修,于是我便参悟那反面所记载的“太阳金乌牧日玄经”!”

    也不知是不是这公冶黄这些年一人困住在此,太久没和人交流,显得很是话多,他顿了一顿,又开口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我当时不知道,这法门乃是太古妖皇,大日之精三足金乌,东皇太一所遗下来的宝经,只看到能御使太阳真火,化身神兽三足金乌,便很是心动,修炼了起来!”

    “可是我却没想到,这乃是东皇太一为了延续金乌血脉,传给鸟类妖兽的修行法门,让鸟类妖兽逆反血脉,成就金乌之体,他创造出的法诀,自然非常很适合妖兽修炼,可我是人类,其中就些冲突。”

    “再加上我以前修炼的西方魔教法诀,同这妖门秘法有许多的冲突之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走火入魔,化身同石。”

    “好在这些年的苦修思考,我终于悟透了些东西,只要凭借万年玄阴寒煞之中生成的神兽“万年冰蚕”,阴阳调和,我就可以还原,更能凭借阴阳合一,成就大道,突破天仙境界,成为金仙中人!”

    “可是你这个该死的孽障,竟然敢毁掉我的肉身,坏我修行,让我失去渡世宝筏,你当真该死?”

    太玄哂笑道:“哼,说一千道一万,也是你先偷袭与我,不然我岂会出手毁你肉身?这还只是刚刚开始,我要让你形神俱丧!”

    太玄一摆手,两把纯阳炼魔飞剑归回鞘中,太玄左手指天,右手按地,左手之上白光闪烁,右手黑光浮动,引动阴阳二气,正是那“两仪大道拳”!

    太玄冷声道:“这数十年来,我隐忍不发,从未显露自身真正的本事,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一身护道之术!”

    公冶黄元神所化的三足鸟人见得太玄动作,反倒是笑不可遏额,道:“呵呵,这般的拳脚功夫也算得上是护道之术,你莫非是那凡俗中习武之人么?我辈修真练气,除了法宝飞剑,便是法术,你这般手段,算的什么?”

    “看我太阳真火!”公冶黄鸟嘴一张,一道金色杂黑的火焰喷向太玄。

    太玄冷声道:“多说无益,受死吧!”

    双手一挥,黑白两色阴阳二气结成太极图,更是引动附近阴阳二气,化为一阴一阳两条阴阳鱼,盘旋向四周蔓延而去,公冶黄喷出的火焰才一沾到,便被这两条阴阳鱼磨灭,吸收进去。

    太玄双手虚张,环抱太极,引动这附近所有的灵气,那莽苍山山阳之中蕴含着的阳气和山阴之中隐藏着的阴气,全都被带动,整个天空全都变成黑白二色。

    便是那公冶黄元神所化的太阳之神金乌法身都被这狂暴的吸力引动,直向着这阴阳双鱼中心挪移。

    这公冶黄元神怒喝一声:“小子,想杀我?没这么容易?”

    身子一转,化为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浑身散发着太阳真火,只是有些魔气黑光夹杂其中。

    这诸多太阳真火将这只三足金乌紧紧包围,如同一轮大日当空,只是这大日之上闪耀着道道黑纹,显得很是诡异。

    紧接着一只禽类的爪子从这大日之中探出,太阳真火升腾遍布,更有丝丝魔气黑光游走。

    这只金乌爪子一下长大开来,足有数十丈方圆,从上而下,抓向太玄。

    顿时,便有虚空震动,空间扭曲,仿佛这片天地都被这只巨大的爪子掌控。

    太玄甚至感觉到,自身仿佛被这只巨大的爪子所锁定,想要将自己从肉体带灵魂,全都捏爆开来。

    太玄轻声到:“阴阳轮转,太极大磨!”右足一顿,腾空而起,引动坤地玄阴之力,左手斜挥向天,引动乾天阳煞之力,结成一尊磨盘。

    这磨盘上片为阳,下片为阴,中间以太极之力凝为枢纽,以太玄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公冶黄所打出的这招“金乌探爪”,在这阴阳磨盘之下毫无还手之力,这只巨大的金乌巨爪,一下便被磨碎开来,无数太阳之力,更是被冲入这“阴阳磨盘”之中。

    这“阴阳磨盘”得了这许多太阳真火法力补充,更兼太玄引动大地和那九天罡煞之力,更是旋转的更快了,便连那虚空都破碎开来,无数地水风火弥漫,更有丝丝混沌之气扩散。

    公冶黄嘶吼道:“好小子,你果然手段不凡,我小看你了,可是,你当我和你说半天话是误了什么,真的是太久没和人交流了吗?哼,我辈修真炼气之人,要是连这般寂寞都忍受不了,还参什么禅,悟什么道?”

    蓦地,那九天之上普照乾坤的大日射出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全是那太阳真力,洒在这公冶黄所化的金乌法身身上。

    公冶黄受这太阳真力加持,那有些虚幻的金乌法身一下便凝实开来,身子一滚,化为一轮大日,光芒甚至比那天上真正的太阳还要强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