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家事国事天下事(中)

宝典 第二百五十一章 家事国事天下事(中)

    “帅爷,这高尔夫的球服都是您发明的?”雪蝶用雪白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晶莹汗水,回来拿水时经过乐晨身侧,好奇的问乐晨。

    她碧绿美眸满满的都是倾慕,乐晨心下苦笑,有时候,实在不知道她是真是假,或许自己悔约本来对她是一种解脱,但她却绝不会让自己看出来免得自己心有芥蒂,反而处处表现的对自己极为依恋,倒好像自己抛弃了她一般。

    乐晨正待说话,突然转头,看向了草坡下走上来的一条人影,他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一丝杀气。

    雪蝶顺着乐晨目光看去,随即展颜一笑,招手道:“小弟,快上来!”

    那人抬头,却是一个俊美少年,正是雪蝶的胞弟飞龙。

    在雪蝶话音未落之时,突然之间,大卫便出现在了飞龙身侧,手一伸,便拎着飞龙脖颈将他提在半空,手又一抖,从飞龙身上,立时哗啦啦掉下一堆物事,有蓝汪汪光芒的激光匕首,有威力可以从内部摧毁星舰的粒子束炸弹,甚至还有两个半透明的甲虫,却是一种基因病毒,只是甲虫落地时便立时僵硬,化为了粉末。

    这些东西,当然不是飞龙藏得不够好被一抖被抖了出去,实际上其有特殊力场装置禁锢的器皿盛放,便是过普通安检怕都查不出来,更莫说被人随意抖抖就掉下来了,这自然是大卫用原力破坏了其各种力场容器。

    乐晨看到地上这堆物事微微蹙眉,又看向飞龙:“为什么要杀我?这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你父亲黑山也知道?有外人蛊惑你么?”

    虽然被大卫拎在半空全无还手之力,飞龙却是满脸忿恨,此时更是破口大骂:“你个卑鄙无耻的王八蛋,玷污帝国军人的荣誉,你早晚会罪有应得!你是什么将军了?!你就是个强盗头子!强盗生下来的杂种还是强盗!强盗!”

    “小弟,你,你别乱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雪蝶这才反应过来,又急急对乐晨道:“帅爷,帅爷,他误会您了,您,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您饶了他吧!”

    乐晨隐隐明白发生了什么,自然是飞龙以为自己将他姐姐当作了妓女一般玩弄,事情又因他而起,在这种领主家庭长大,飞龙自然也心高气傲,却是受不了这奇耻大辱,想来雪蝶和黑山及飞龙说起自己这一路以礼相待,两人也以为雪蝶是为了大局委曲求全不愿意据实相告了。

    不过明白是明白,但被这家伙劈头盖脸一通骂,尤其是骂到了龙胡子,就算龙胡子实则不是自己生父,但自己对他极为尊重,真如自己至亲一般,被人辱及,乐晨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雪蝶见势不妙,扑通跪倒在地,“帅爷,帅爷,您莫生气,您饶了他,饶了他吧!”

    “姐姐!”飞龙悲愤的怒吼,眼中如要滴出血来。

    “这是怎么了?”十四姨匆匆走过来。

    飞龙还待张嘴叫骂,但旋即已经呜呜的发不出清晰的音节,自然是大卫见他全无交代之意便封了他的嘴。

    乐晨对大卫使个眼色,大卫便拎着飞龙转身而去,走之前手一抬,那一堆暗杀器械便消失不见。

    “雪蝶,怎么了?小九……”十四姨惊讶的看着乐晨和跪在乐晨面前的雪蝶。

    乐晨咳嗽一声,对雪蝶道:“你起来吧。”

    雪蝶看了眼十四姨,犹豫了下,还是慢慢起身,显然她心下明白,十四姨很多事都蒙在鼓里,也不知道乐晨想不想和十四姨讲,如果她求肯十四姨,怕会令乐晨更为不喜,事情只会更糟糕。

    “没什么,一场误会。”乐晨笑了笑道:“我回雷神号了,您回吗?”

    十四姨看了眼雪蝶,摇摇头:“不,我再练一局。”

    雪蝶忙道:“我,我陪十四夫人。”

    乐晨看了雪蝶一眼,显然,她虽然满脸惶恐不安极为担心弟弟,但此情此景下却兀自收拾心情陪十四姨,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对自己极为温顺的求肯?

    乐晨点点头,转身欲行,十四姨快走两步追上他,低声道:“你,你不要太难为雪蝶,她是个好孩子。”

    乐晨笑笑:“你这么喜欢她,那咱就带她走好了。”

    十四姨愕然道:“这不是应当的吗?”

    乐晨微笑不语,转身而去。

    ……

    刚刚回到雷神号不久,黑山便匆匆来访。

    乐晨在会客室接见了他,甫一见面,黑山便破口大骂飞龙,那语气,恨不得活刮了那畜生孽障一般。

    乐晨只是无奈摇头,等他稍歇,乐晨苦笑道:“黑山大叔,我知道你的来意,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起暗杀我的荒唐念头,要说,我不怪他,都是我向来做事随心所欲才把事情搞的一团糟,不过,他辱骂先父,这通苦头是必须要吃的。”

    黑山听乐晨语气甚是柔和,不由怔了怔,听乐晨说到最后,连声道:“要得,要得,就算少帅不给他苦头,我也要打折他一条腿!”

    乐晨摆摆手,继续道:“对雪蝶小姐,我确实有几分喜爱,所以黑山大叔提议我纳她为妾侍是以我也稀里糊涂就答应了,但事后了解越深,却是怕委屈了雪蝶小姐,雪蝶小姐是星域法学院的高材生,本该成为大律师大法官,被屈身为妾的,所以,我又反悔了,一路上,我对雪蝶小姐以礼相待,可现今想想,雪蝶小姐的父亲和弟弟尚且不信她,何况外人呢?”

    听乐晨的话黑山更是一怔,乐晨自没必要编造谎言搪塞他,原来雪蝶说的是真的。

    黑山立时满头冷汗,期期艾艾道:“这,这……”

    乐晨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雪蝶小姐我还是带走了,一来我仇家众多,她担着虚名留在此地对她未必是好事;第二嘛,就是让飞龙知道,他姐姐本来不必给人做妾的,就是他的冲动,令自己家族陷入危险境地,更累得她姐姐以身赎罪,以后他再犯冲动症时,要想想今日,若是还不能反省,就算我看他姐姐的面子照顾他,他终究也不是能领一方福祸之人。第三,雪蝶若无令我动心之处,也不会有这些风波了。”

    此时此刻,黑山哪里还有话说,只是连声道:“是,是,就依少帅之言,就依少帅之言……”满心的复杂,也不知道是后悔没听信女儿之言葬送了女儿终身幸福还是庆幸这年轻霸主终于还是答应纳女儿为妾使得自己以后有了一个天大的靠山。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