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二百六十章 海斯尔之行(八)

宝典 第二百六十章 海斯尔之行(八)

    “我,我退出……”亨利无力的瘫坐在了椅子上,不过显然,此刻也没人在意他的感受。

    “乐晨先生,那么,请你先决定,你选择男性智人还是女性智人。”说着话,吉尔好似不经意的望了眼舷窗外那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此时穿梭机高度大概在上万米。

    乐晨也看了看窗外,犹豫了一下,“男性?不不不,女性!”

    蒂娜微微点头,在旅游区,女性智人数目更多,对新鲜事物也更好奇,所以,往往她们更喜欢亲近外来人类,从概率来说,乐晨的选择没有错,她本来还想提醒一下乐晨的,看来是不必了。

    既然雪蝶最终决定留在乐晨身边,蒂娜也自然是希望好友的男人能赢得这场豪赌。

    吉尔望着舷窗外出了会儿神,点点头:“那好吧,我选男性。”

    舱室内,便没有人再说话,雪蝶偷偷从后排靠椅伸手过去,轻轻握住乐晨的手,一条私密的信息也发了过去,“你以后会比他们所有人都棒的多,不要和他们赌气,他们和你相比,唯一的优势只是家世,而你,以后也会创造出极为辉煌的家族。”

    雪蝶本来想说“你会创造出比莱昂纳多家族还伟大的家族”,但最后觉得这种安慰实在太虚假做作,便将其删去。

    乐晨回头对雪蝶点点头,旋即又看向了窗外,显然对这场豪赌极为在意。

    穿梭机缓缓下降,慢慢的,极为平稳的着陆在原始森林边缘地带的草丛中,舱门缓缓开启,众人鱼贯下了穿梭机,而或许因为这场赌注,本来带团时解说妙趣横生的美女导游瑶瑶,此刻也出奇的沉默。

    “啊!”除了首先跳下去的安保人员,第一个走出穿梭机的美女导游瑶瑶,她刚刚走出舱门,便惊呼了一声。

    陆续下船的众人很快知道她为什么惊叫,却见距离穿梭机不远的一块石头上,蹲着一名小智人,看年纪在七八岁左右,他和现代人基本没什么区别,只是全身赤裸,手上足上都有厚厚的老茧。

    因为智人孩童全身赤裸,也很容易看出他的性别,是男性,也就是说,这场豪赌,吉尔赢了。

    智人孩童见到众人却不惊惧,反而跳下石头跑过来,伸手吱吱呀呀的说着,众人都佩戴了景区配备的翻译机,其翻译系统却是能解读智人那些很简单的音节,这智人男孩大概意思便是:“外部落的好人,又带了什么好吃的美味?”

    显然,在保护区外可以和深度游游客接触的智人部落,简直成了动物园被圈养的动物,只是智商更高而已。

    通常情况下,游客第一次接触到这些索要食物的智人都会哄堂大笑,但此刻下了穿梭机的人群却全部沉默,不管谁输谁赢,都不好表现的很开心好似幸灾乐祸一般。

    至于本来完全可以幸灾乐祸的亨利,因为中途退出那场豪赌,现在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又哪里有心情嘲笑失败者,因为他才是最大的输家。

    吉尔微微一笑,几颗糖果扔给了那智人孩童,转头对乐晨笑道:“其实并不是老天帮我,对我来说,任何事都不存在侥幸,我的电脑辅助系统,可以看得很远很远,我早就看到了他,所以,你虽然输了,但可以不必将帝国币过账给我。”

    他可能是真心话,但脸色阴沉的乐晨显然不这么想,冷哼一声,说道:“已经到帐了!”

    吉尔笑笑:“好的,随意你,我会将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嗯,以你的名义。”

    乐晨沉着脸向前走去,雪蝶急忙跟过去,想拉着他手和他并肩而行,但被乐晨用力一甩,险些将她甩个跟头,她趔趄几步,又赶忙跟上去,跟在乐晨身后,低声说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吉尔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蒂娜等人却简直肺都气炸了,蒂娜、云卿和希儿三女,感情的天平瞬间已经完全倾斜到了本来就令她们极有好感的吉尔身上,都气愤的指责乐晨,便是温婉如水的云卿,也叹口气道:“雪蝶的选择,真的错了。”

    便是美女导游瑶瑶,看着乐晨背影眼神里也有一丝鄙夷,当然,也有两名安保人员极快的跟了上去,免得乐晨和雪娜遇到什么麻烦。

    ……

    来到生态星球智人聚集区附近,首先众人便是搭建帐篷,准备好宿营地后,便可以前去原始森林中探险,或者和智人部落进行互动体验帕瑞纳德母星人祖先石器时代的生活。

    而自己动手搭建帐篷时,吉尔显然大受欢迎,蒂娜等女都围在他身边,便是希儿的男友弗德,虽然还不敢冷落亨利,但也是不是凑过来,帮吉尔做些钉木桩加固帐篷等等杂活。

    乐晨在远远的角落,寻了个木桩坐着,搭帐篷的活儿全是雪蝶一个人在做。

    吉尔和蒂娜等人忙完自己的活儿便过来帮雪蝶的忙,蒂娜和希儿,可就开始数落乐晨的罪状,声音自然不轻,故意给乐晨听到,乐晨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雪蝶劝了几次后,蒂娜和希儿还是在话里话外的指责乐晨,雪蝶终于沉下脸:“你们再说,我就和你们绝交,你们可以走了!”

    气氛便有些凝固,云卿忙笑着打圆场,然后,话题便渐渐转到了吉尔的事业上。

    几女都不是军事爱好者,问的问题也幼稚可笑,吉尔却不以为意,耐心解答。

    说起黑伞重工打造的船舰,吉尔也耐心解释最基础的问题,如黑伞序列星舰,稍微有点点军事常识的人也知道其特色便在智能无人操控上,在这方面,黑伞序列星舰比之帝国标准星舰的技术要高明,当然,这也是侧重点不同,不过黑伞序列高等星舰,确实可以在仅仅有最高指挥权限舰长指挥而没有任何船员的情况下,能发挥出战舰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战力,这是帝国标准战舰所难以企及的,而且黑伞重工倾力于此,希望将来能令无人高等星舰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战力,如此面对同等级舰船的竞争,将会拥有巨大的优势。

    听着吉尔的解说,众女不时发出惊叹。

    突然,旁侧传来冷冰冰的声音:“再先进的技术,也需要娴熟的军官及船员发挥,黑伞走无人星舰路线,而且还乐此不彼,以此为技术主线,那是大错特错了。”

    众女兴高采烈谈论间,没人注意到乐晨是何时走过来的,希儿立时反唇相讥:“你就酸吧,你懂这些吗?”

    “我怎么不懂?”乐晨瞪起了眼睛。

    吉尔微微一笑:“作为拥有着上万个恒星星系管理权的领主,乐晨先生自然有独到的见解,不过,虽然听说乐晨先生战无不胜,但指挥艺术和技术更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乐晨先生就不要妄言了。”

    听吉尔的话,蒂娜等女都是一呆,这才知道雪蝶选定的男人原来是某空域的领主,不过,作为在海斯尔空域平民家庭长大的孩子,她们对领主并没有什么直观的概念,第一反应就是军阀头子,很多都是海盗出身,不过在帝国开拓边疆时,他们投机取巧得到了合法身份,成为了一些空域的管理者而已。

    “你也不过纸上谈兵而已,你打过仗吗?在这儿放狗屁!”乐晨如同好斗的鬣狗一般盯着吉尔。

    雪蝶怔了怔,还从来没见过乐晨骂脏口,看着乐晨,她突然有些难过,此刻的乐晨,显得是那么孤单,没有一个人和他站在一边,他就好像一匹受伤的独狼,却要拼尽全力挑战狮王的权威。

    听乐晨的话,吉尔的脸微微一沉,“乐晨先生,我知道有人在背后支持你,但不管是什么人,在我面前也不敢放肆,你说话最好给我干净些。”

    “你就是在放狗屁!狗屁的无人智能系统,你黑伞科技的星舰在无人状态下,在我眼里就是一堆废铁,我随便找来一只生物,就能打得它落花流水。”乐晨脸色铁青,好似被捅到了气管一般,

    吉尔听着笑了:“你呀,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要不然,咱们再打个赌?”看着乐晨的眼神中,满是戏谑。

    乐晨滞了下,但随即被吉尔嘴角的嘲讽激怒:“你说,赌什么?!”

    雪蝶吓一跳,飞快冲到乐晨身边,低声道:“帅爷,咱们走吧。”

    “滚开!”乐晨瞪了雪蝶一眼。

    雪蝶俏脸煞白,呆呆后退了一步。

    吉尔脸色也变得阴沉:“赌什么?就赌你找来的那只生物,能不能打得黑伞星舰落花流水!乐晨,我知道你是高等武士,你身边也有许多低劣种族的强大爬虫,所以,我也不会轻视你,就用无人驾驶的黑伞镜面型战列舰,在无人驾驶仅仅一名指挥官的操作下,对抗你那只什么什么生物!”

    说着,吉尔脸上阴霾又渐渐散去,笑了笑道:“刚巧,虽然我带来的生产线还未组装,但泰格夫订购了一支战列舰编队准备补充进2482星域的舰队,现在还在我的手里没有转交,你们明天的军事会议,也该提到此事。”

    乐晨听吉尔直呼泰格夫其名,眼神微微一变:“泰格夫军团长和你是什么关系?”

    吉尔微微一笑:“他是我族兄,不过你放心,我们两支本来就不睦,关系甚至称得上恶劣,所以,你不必避忌他,当然,你现在要做缩头乌龟,也有了足够的理由,没人会嘲笑你。”

    乐晨眼中怒火激荡,他长长吐出口气,“好,就赌我身边低劣的爬虫,能不能以一对一击败你战列舰的无人智能系统!赌注,还是一百万帝国币!”

    吉尔眼睛一亮,笑道:“还是一百万帝国币未免有点没意思,一亿吧,一亿帝国币如何?当然,你若没有现金,完全可以让出几颗星球的管理权,这些星球并不是你所有,你拥有的只是管辖权,所以我觉得,一亿帝国币,可以抵得上两颗中等殖民星的管辖权吧?若你觉得你那些星球太金贵,真是你私人所有,那当我没说过好了。”

    吉尔的话,显然是在贬低星球管辖权的价值,毕竟,便是新尼亚这等几千万人口的小太空港,一年财政净收入也有千万帝国币左右。

    吉尔几乎句句窝心,乐晨怒极反笑:“干脆,我们再赌大点好了,你是贵公子,富可敌国是吧,我就用我新尼亚领的管辖权,加我所有舰队,和你赌,你估个价吧!”

    吉尔一呆,随之笑起来:“你气糊涂了吧?新尼亚自治领的管辖权是你的?你充其量是个傀儡,若真输给我,你的主子怕要吃了你!”

    乐晨眼神闪过丝犹豫,随即咬咬牙道:“这你不用管,我只问你,你拿得出赌注吗?”

    这句话可就真的挤兑住吉尔了,新尼亚自治领可是2481星域体积最庞大的自治领之一,有着数百颗殖民星、太空城,数千颗矿星,更莫说乐晨旗下的战列舰编队,便有八支,若将这些全部估值,吉尔又怎么拿得出同等赌注?

    不过乐晨这些身家,显然是其后背金主的,他现在只是慷他人之慨虚张声势。

    吉尔咬着牙,冷冷盯着乐晨。

    乐晨却是洋洋得意的一笑:“怎么样?拿不出赌注吧?所以说,你这个靠祖荫的败家子,也就到此为止了,说到底,和亨利说的一样,传承了几万年又怎么样,你们莱昂纳多家族,各个支系加一起,你这一代子弟也得有数万人吧?在外面打着莱昂纳多的牌子招摇撞骗,有什么意思吗?说实话,那一百万帝国币,如果我赢的话,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拿出来。”

    吉尔盯着乐晨,突然怪异的笑了,“你真的要赌?莫后悔。”

    乐晨蹙眉:“拿不出赌注就滚,老子和小妾在这里游玩,不想看到你个窝囊废在我眼前转悠。”

    “好,好!我和你赌,但你输了,我却不会让你了,就怕到时候你身后金主震怒,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吉尔眼里,闪现出一丝阴寒的残酷。

    “赌注呢,你总不会用你这条贱命来赌吧?他不值几个钱!”乐晨撇了撇嘴,现在形势逆转,他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蒂娜几女一直插不上话,但此时各个气得义愤填膺,这土包子军阀头子看来还真不简单,拿出的赌注好像莱昂纳多少爷都拿不出,但他就是靠自己赌注吓唬人,看他粗鄙不堪的样子,实在令人作呕,几女只恨自己没本事,若不然,身家性命都拿出来筹了赌资送给莱昂纳多公子,也要令这家伙输得底裤都没。

    “我带来的黑伞重工的生产线,我有全权的处置权,我就用它做赌注!”吉尔阴森森的说着,他同样看得出这土匪头子就是靠本伤人,这次就叫他血本无归好了。

    当然,吉尔此事有点投机取巧,他所带来的生产线,他有最高指挥权限代码,便是输给了乐晨,只要激活后门,虽然还可以看似正常的制造星舰,但实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造出的舰船质量差了许多,更不会有黑伞集团的核心技术,而这完全可以将责任推给生产者。

    当然,这场赌斗,他不可能会输。

    “黑伞重工的生产线,你不会说,不值你的赌注吧?”吉尔冷冷看着乐晨,这场赌注下来,两人可是不死不休,当然,赌局的结果,乐晨必然是成为一个死人,甚至可能想死都难,他身后的金主绝对不可能放过他。

    乐晨呆了呆,随即冷笑道:“当然不值,你开什么玩笑?”

    “口头承诺也是协议的一种,乐晨,这里还有许多人证呢!”吉尔好整以暇的耸了耸肩膀。

    蒂娜几女见吉尔反击成功,立时觉得扬眉吐气,纷纷帮腔:“就是啊,你说不值就不值了?咱们去找公正评估,你敢去吗?”

    “你刚才是怎么说莱昂纳多先生的,现在怎么要做缩头乌龟了!”

    雪蝶犹豫了一下,来到乐晨身边想说什么,乐晨对她一瞪眼:“没你的事!”一咬牙,看向吉尔:“好,我和你赌!”

    雪蝶心中一声哀鸣,却是自己害了他,自己是他心里的刺,本就不该来劝的,却反而愈发激怒的他失去了理智。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