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志愿者 (下)

宝典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志愿者 (下)

    “哥哥,你作弊?!别被抓到!”淑芝秀美小脸却全是惊惶,又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乐晨笑笑:“咱们是来帮人的不是来遭罪的,心情愉悦才能更好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群,何况,我并没有违反任何禁令,在水塔星没有使用任何工业时代后技术,现今咱俩,可以说不在水塔星,而是在另一个空间,旁人进来咱的屋子,看到的还是那陋室,所以,咱们这不算作弊。”

    乐晨相信,那社工主管杨立克必然有仪器可以检测有没有社工和志愿者违反禁令使用帝国技术产品,但他这可以另辟空间的小小法宝杨立克却是怎么都不会侦测到了,水塔星,也不可能有异端侦测系统,而且,从法器角度来说,这玉佩只是个小玩意,本没什么用处,便是在龙之宫那珠宝店得到的法器中也算最低端的一个,本来早被扔在了一旁,此次来水塔星,却令乐晨想起了它,果然有奇效。

    听乐晨的话,淑芝这才释怀,她对乐晨的话向来深信不疑,既然乐晨说此举不算作弊,那自然就不算作弊,

    乐晨又笑道:“再说了,那劳什子的伯爵,做不做又能怎么?不要太当回事,好了,快去洗漱吧。”

    淑芝早已经跃跃欲试,立时跳下床,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浴室隔音效果极好,淑芝关门后立时静寂无声。

    乐晨躺在床上,琢磨着最近这段时间和星系巨头们接触的情形,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实则那酷似慕容雪叫做雪儿的歌星之唱片,在玛法星极为热销,只是这雪儿的背景来历却极为神秘,但越是如此,越说明雪儿和慕容雪关系匪浅,甚至很大可能雪儿就是慕容雪。

    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她了?

    想起慕容雪,乐晨心中便极为歉疚,她失忆也好,被迫也罢,都是因为自己,远离亲人远离过去的人和事,她若有记忆,只怕定然觉得生不如死吧?

    想着,乐晨又深深叹口气。

    “哥哥,你为什么又不开心了?”淑芝从浴室出来,恰好听到乐晨的叹息。

    “没什么。”乐晨摇了摇头。

    淑芝便不再问,乖巧爬上了床,侧躺着,亮晶晶大眼睛静静看着乐晨。

    “怎么?”乐晨无奈看向她。

    “哥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我说的,我不开心的事,都告诉你了啊,你不能不公平!”淑芝嘟起了嘴。

    乐晨就笑:“怎么,学法律了就跟我讲公平?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赖皮!”淑芝翻个白眼,转身躺平看着屋顶。

    又过了一会儿,她小声道:“哥哥,我最近总在做奇怪的梦,在梦里,我是睡公主哥哥是王子,哥哥吻了我之后,我成了哥哥的小福星呢,帮了哥哥好大好大的忙,这个梦我每天都在做,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先人想告诉我什么……”

    乐晨一呆,心中更微微一动,他知道凝霜淑芝血脉奇异,本就隐隐猜想和姬氏后人灵血交融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修行带来帮助,甚或说不定能真正操控那神秘的魔物残骸,此时听淑芝喃喃话语,乐晨更是惊疑不定。

    向淑芝看去,随即却看到平躺的淑芝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乐晨立时哑言失笑,和自己相处久了,淑芝自知道自己对一些奇异的梦啊感应啊都很在意,也听自己说过她和姐姐血脉不凡,现在,她可不是糊弄自己吗?

    “我信你才有鬼了!”乐晨无奈摇头。

    “真的啊……”淑芝立时苦了脸。

    乐晨也不理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

    翌日清晨,乐晨和淑芝来到了杨立克的办公室。

    见乐晨和淑芝神采奕奕的样子,杨立克眼中便有些狐疑,起身走出办公室,唤过正在左近的一名志愿者,却是要志愿者去乐晨淑芝的房间看一看,有没有残留什么帝国驱虫剂的气味痕迹,有没有使用靓居卡之类的帝国便携房屋系统等等。

    虽然杨立克从昨晚探测仪的数据回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实则一些帝国黑科技技术是可以瞒过探测仪的,但是,能瞒过帝国探测仪的黑科技产品,却往往瞒不过肉眼嗅觉等等,如有一种价格便宜的一次性便携宜居系统,便不在他探测器的名单目录中,但是,这种宜居系统一旦开启,便不能再关闭只能等到能量耗尽。

    那志愿者回转,在杨立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杨立克这才坐回办公桌后,又示意乐晨和淑芝坐。

    “救助站希望得到法律援助的案子太多了!”杨立克翻着办公桌上堆成小山一样的卷宗,连连摇头。

    “我们会尽快处理,从今天就进入状态。”乐晨虽然尽量使得自己看起来有些谦卑,以符合“轻微违法者”的身份,但可惜的是,多年来养成的气质,令他怎么看,现在都有些满不在乎的神气,很是淡然,甚至可以说是对万事万物都有些漠然。

    所以,杨立克目光转到乐晨脸上时便微微蹙眉,又看了淑芝一眼,脸色更有些怪异,他却是问淑芝:“你真的是他的妻子?你才十五岁啊?又是公民身份,还是法学院的学生……”

    淑芝穿着她最喜欢的楚星贵族学生制服,黄格套裙加之雪白纤细的薄薄长筒袜乌黑锃亮小皮鞋,正是含苞待放的萝莉最诱人之时,减一分则稍显青涩,加一分又略过青春,是可人疼又不能疼的稚嫩妙龄。

    “你来做志愿者是为了陪他?”见淑芝点头,杨立克追问。

    “是。”淑芝再次点头。

    杨立克便摇摇头,在那档案里写了几句。

    “主管先生,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乐晨微微蹙眉,说起来,杨立克一看便知道具有耶罗黄种人血脉,乐晨本来见他还觉得有些亲切,但昨天一次今天一次的谈话,乐晨对他的好感已经全然消散。

    “好吧,这是需要加急办的几个案子,你来处理。”杨立克便从文件堆里挑拣出几份卷宗,推到了乐晨面前。

    乐晨拿起卷宗看的工夫,杨立克又道:“水塔人的首领们最不喜欢的就是我们的法律人员,所以,你处理这些案子的时候,要谨慎。”

    乐晨微微点头,杨立克说的没错,水塔人不管是哪个部族首领,也不希望帕瑞纳德外来客从法律层面为贫民提供帮助,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很容易令下层民众受到蛊惑被外来思潮“腐蚀”。

    但是,和帝国福利署签订的种种协议,令他们为了得到帝国福利署提供的粮食物资,而不得不妥协,同意福利署可以派驻法律人员进入救助站,当然,法律人员名额有限,每个救助站仅仅限一人,而且,要以本地法律为依据。

    不过,真正的律师自然是极少来水塔星做志愿者,最近几个月水塔星上三十多个救助站,却是一名律师都没有,水塔星的部落首领们见到这情形,自然会大大松一口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救助站建立在水塔星上,但救助站人员除了要遵守福利署和水塔星各部签订的协议外,也需遵守帝国法律,除非真正的执业大律师或其助手,不然不得向水塔星人提供任何法律意见。

    而几个月来,乐晨志愿者中第一个“执业大律师”,只不过是因为轻微犯罪来做社会服务令而已。

    便是光脑辅助系统都没得种植的杨立克在外界公民阶层中自然是属于弱势群体,而弱势群体,通常都会仇视律师认为他们是有钱人的狗腿子,违法的律师,也正符合他们对律师这一角色的认知。

    现今瞥着乐晨,又瞥着淑芝,杨立克眼中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气愤。

    “先做这个案子吧。”乐晨挑出了一份卷宗,对杨立克道:“能不能帮我安排一名本地导游,我想去受害者家里看看。”

    杨立克无可无不可的点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