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十七章 遗迹时空?

宝典 第十七章 遗迹时空?

    去往北京的软卧车厢,乐晨、张雷、蔡铁军同行。

    看着这个奇怪的组合,乐晨也有些挠头。

    蔡铁军和张雷,见面就不对盘,两人本来就八字相冲,偏偏张雷见到蔡铁军就一通吹嘘,言道自己是心理专家,要蔡铁军帮他拿包,或许看到蔡铁军略带土气的模样,他以为蔡铁军是乐晨的仆役呢。

    蔡铁军却是把他扔在自己面前的旅行箱一脚踢出了几米远,俩人当时眼睛里都射出了火花,噼里啪啦的碰撞,不过乐晨很快的隔开了他俩。

    在这卧铺车厢里,张雷和蔡铁军仍是互相看不顺眼,不过乐晨在,张雷倒也没有继续向蔡铁军挑衅。

    到了北京,等待苏岚来会和的时候,乐晨带蔡铁军、张雷住进了石虎胡同附近的荣源宾馆,这是一栋四层楼的小宾馆,里面设施也很陈旧,有一股子发霉的味道,看着两旁街道的改造,高楼大厦渐渐拔地而起,显然这个小宾馆被推倒重建已经不可避免。

    荣源宾馆虽然破败,但是老北京人却都知道,这家小宾馆以前是公安部下属产业,本来是公安部第五招待所,曾经秘密羁押过许多犯人,只是体制改革,在六年前从公安部产业中剥离。

    乐晨三人住进了305,这是一间四张床铺的房间,里面极为简陋,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一样,除了四张绿军被木床,房间还有木桌一张,椅子两把,墙角摆着暖水壶,至于洗漱间,是全楼层公用的,甚至热水也要自己去水房接。

    乐晨跟前台专门要的这间房,进屋张雷便用手在鼻子面前扇,满脸的厌恶,“我说,乐老大,我知道你披着穷学生的皮,但你可不是普通人,不至于真没钱吧?咱就住这个,还三个人住一个屋?”

    蔡铁军倒是无所谓,过去便拿暖水壶掂了掂,发现壶里水已经不冒热气了,说:“我去打水!”

    张雷嗤了一声,“老弟,你是最窝囊的武师,你知道吗?”

    乐晨在房间里慢慢踱着步,脸色阴晴不定。

    看到这一幕,张雷渐渐噤声了,好像,这变态家伙和这间房有什么故事,他当年是在这里出生的吧?回忆苦难呢?这小子,活该一辈子吃苦!

    张雷肚里腹诽着,却乖乖的闪到了一旁。

    乐晨慢慢感受着房间内的气息,这里,就是父亲吞枪自杀的房间,当年的父亲,在吞枪自杀时,是怎样的心情呢?他是被逼,被秘法控制,还是真的另有隐情私放了重犯?

    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开始寻找答案,但是,来到北京后,却怎么也忍不住,要来这间房里看一看。

    沉吟良久,乐晨轻轻叹口气,坐在了木桌旁,从旅行包里,把那张篆文铜钱的照片拿出来,虽然已经看这张照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他觉得,肯定自己忽视了什么。

    想了想,乐晨又从贴身处,拿出了那枚铜钱,和照片比对起来。

    身后,打水回来的蔡铁军好像不小心撞到了张雷,立时便惹来张雷的讥讽:“傻大个,你眼睛瞎啊?”

    蔡铁军瞪眼看着他。

    “怎么啦怎么啦?你还想动手啊!”张雷马上便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凑到了蔡铁军身前。

    “别吵了!”乐晨蹙眉,伸出一只手去拉已经互相推推搡搡的张雷和蔡铁军,此时他另一只手,拿着铜钱慢慢比对着,将铜钱和那照片里铜钱重叠放在一起,照片是按照一比一比例拍的,两个铜钱大小完全一样。

    乐晨突然一皱眉,心底深处,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就在他又往手里铜钱上看去时,突然四周闪耀起刺目白光,刺的人耳鸣目眩,全身,便如进入几百几千米的水底深处,巨大的压力中,好似无比冰凉海水涌入身体里,那种摧枯拉朽的压力竟然令人丝毫反抗不得,

    头晕目眩中,身边景物渐渐变幻,那种巨大的压力也慢慢消失,乐晨转头看去,自己的手还拉着张雷,张雷则揪着蔡铁军的脖领,而自己手里握着铜钱,但木桌却不是那个木桌了,面前,是一张古香古色的梳妆台,铜镜映的人极为清晰,铜镜前,有各色胭脂水粉。

    乐晨一惊,四下看去,却见这间房内,软床高卧,流苏低垂,墙上挂刺绣丝帛,屋里摆青瓷胆瓶,倒像极了明清影视剧中大户人家卧室的格局,更有淡淡清香,如兰如麝,令人心旷神怡。

    乐晨第一反应就是中了张雷的幻术,心里嘿了一声,几天不见,这家伙本事大了,猛地一咬舌尖,神智清明,但四周,还是这般景物。

    这时却听张雷惊叫:“乐老大,你做什么?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啊!我再不敢跟这傻大个吵了!”

    乐晨转头望去,却见张雷打量着屋内情形,满脸惊恐的踉跄后退。

    而蔡铁军,眼神有些迷惑,随即他慢慢退后两步,双腿下曲,变成了弓步,手掌伸出,对张雷作势,他就这么微微一蹲身,便如山岳一般稳固,真正是不动如山,一股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乐晨心里一沉,事情很诡异,好像,自己并不是中了幻术,身周这个房子,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这时,吱扭门一响,从屏风之后走出一名满头珠翠的美貌女子,见到乐晨三人她脸上露出惊怖神情,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乐晨反应极快,双目一凝,那女子立时便觉得刚要惊叫出声的声音好似被硬生生憋在了喉咙里,随即她便脑子一阵眩晕,一双凤目渐渐失去了神采。

    “这他妈是谁?!”张雷刚惊叫一声,便被乐晨粗暴打断:“闭嘴!”

    张雷吓得立刻噤声。

    蔡铁军虽然眼里再次闪过丝迷惑,但他几步到了屏风后门前,轻轻掩上了门,他看得清楚,门外假山嶙峋,隐隐有两个青衣小丫鬟打扮的女孩经过。

    “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哪里?”乐晨慢慢踱步到美貌女子面前,盯着她双目,沉声的问。

    离得近了,乐晨才发现这女子竟然极美,薄施粉黛清美可人,一双眼睛长而透着妩媚,玉肌赛雪,一袭古典淡黄衣裙更衬得她娇柔无比。

    “奴家陈沅,字畹芳,又有一字圆圆,这里是奴家的陋室……”穿古装的这位娇柔美女虽然目光呆滞便如傀儡,但声音却如黄莺唱歌般动听。

    陈沅?陈圆圆?明末那个吗?乐晨微微蹙眉,自己难道莫名其妙来到拍古装片的现场了?可是,这里没有摄像机,总不能拍影视剧时这些演员时时刻刻要进入角色吧?

    “我是问你这里……嗯,这里是不是北京?是北京哪里?”乐晨想了想,换了个问法。

    “是在京师,石虎胡同,平西伯府。”女子机械般回答。

    听到还是在北京石虎胡同附近,乐晨微微心安,但随即皱眉,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怪?拍戏入戏太深了么?还是……

    终于,乐晨凝视女子双眼,缓缓问道:“你是演员吗?”

    女子目光木然,好似,听不懂乐晨问的是什么。

    “好吧,我换个问法,……,”乐晨琢磨着,该怎么问。

    在乐晨问女子话时,张雷只是呆呆看着女子,一个劲儿的挠头,蔡铁军却是侧身从纸窗一直向外看,这时他突然说道:“乐老大,这里不是在拍戏。”

    乐晨心中一凛,终于,看着女子慢慢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这个问题,他刚才便想问,但是,又觉得有些荒诞,更有些害怕这个问题的答案。

    “崇祯十七年……”女子还是那种木然的口气。

    崇祯?乐晨脑子里嗡的一声,张雷和蔡铁军同样惊呼。

    盯着女子双眼,乐晨脑子里有些晕,按照古书所说,使用神魂之术问话,只要对方被慑,回答的答案必然是真实的,哪怕对方被大能篡改了记忆,她所回答的,也是隐藏在潜意识里的真实答案。

    崇祯十七年?陈圆圆?乐晨目瞪口呆,莫名想起了港台刚刚兴起的穿越小说。

    好半天乐晨没问话,女子“嘤咛”一声,慢慢软倒在地。

    “我知道了!”张雷突然怪叫一声,他兴奋的脸都红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知道了!遗迹,咱们进遗迹了!”

    “什么遗迹?”乐晨蹙眉,但听得张雷好像能解释自己几人现在的处境,不由精神一震,同时,又看了蔡铁军一眼,这是自己第二次听到遗迹这个说法了,第一次,是从蔡铁军嘴里。

    张雷急急的说:“我小时候听我那死鬼爷爷说起来过,他说,咱们这个世界,有各种神奇的遗迹存在,这些遗迹,其内有大千世界,有过去未来,甚至一座庙,如果供奉的人多了,念力汇聚下,也可能形成遗迹。”

    乐晨琢磨了一会儿,却见张雷好半天不说话,就是在那里打量地上昏迷的女子,不由蹙眉道:“继续说。”

    “没了啊!”张雷一摊手,“我爷爷也不太清楚,他是听我祖爷爷说的,……”随即搓着手,看着那黄裙女子娇柔曲线,嘿嘿笑道:“发达了,没想到穿越了,嘿嘿,发达了这次!”

    乐晨无语,没想到这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还有心思起色心?

    “啊,对了,好像是说这些遗迹一般是有大事件发生才会留下,难道是因为发生大事件时,冤魂太多形成了念力场?不过我琢磨,这就是科幻剧里的异空间。”张雷嘀咕着。

    乐晨瞪了他一眼:“我不想听你自己瞎琢磨的结果,你爷爷说没说过,进了遗迹该怎么出去,或者说,该怎么回到咱们的现实世界?”

    “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自己都不信,这些东西都是我小时候他当神话故事讲给我听的!”说着,张雷又嘿嘿笑起来,小声嘀咕着什么,好像在说,老子运气好,跑古代来了,老子就是神了啊!做梦都笑醒了,还想老子回去?你小子疯了吧?

    地上的黄裙女子轻轻呻吟一声,美眸慢慢睁开,随即就见到身前张雷那秀气但挂着猥琐笑容的脸,她“啊”一声惊呼,连连后缩,惊呼道:“你们,你们是闯贼的部下?……”

    “陈圆圆、陈圆圆。真漂亮,比书上说的还漂亮……”张雷搓着手围着这古装妩媚女子转圈,眼睛都放光,“嘿嘿,金莲……”陈圆圆后缩时那小巧绣花鞋落在他眼里,不盈一握的柔美足踝,令他心里痒痒的。

    此时听陈圆圆的话,他马上挺了挺胸膛,傲然道:“什么闯贼?老子是神……”眼角余光瞥到乐晨,心里咯噔一下,咳嗽一声,结结巴巴说:“神,神的使者……”肚里立时就如黄连一般苦,妈的坏了,这小子也在,那好东西还不都是这小子的?权势女人,肯定是这小子拿最好的啊,妈的,穿越也穿越的这么倒霉!真是晦气啊!

    乐晨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先别胡思乱想了,我问你,知道崇祯十七年是哪一年吗?”

    “哪一年?”张雷的历史知识基本来自各种武侠小说,所以,也知道陈圆圆的艳名。

    乐晨长长吐出口气:“李自成进北京就是崇祯十七年。”随即看向陈圆圆,心里怪异,但还是问道:“李闯打到山西了吗?”因为古书的缘故,乐晨自幼便对文史感兴趣,倒是对明末的事情比较清楚,当然,后人编纂史书时因为各种立场不免有谬误,很难还原历史的真相,他也只知道个大概。

    “李闯已经在城外了!”陈圆圆娇躯打了个寒噤,提起李闯名号,令她不寒而栗。

    啊?张雷张大了嘴巴,靠,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李闯进北京后,可是烧杀劫掠,令整个北京城生灵涂炭,这些武侠书上也有写。

    “会不会是这家伙捣的鬼?”一直沉默不语的蔡铁军走到乐晨身旁,低声说。

    乐晨轻轻叹口气,自己又何尝不希望是张雷捣鬼,那样的话,不管怎么说,也能找到脱困的办法。

    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张雷多大本事,自己还是清楚的。

    “喂,喂,傻大个,你想干什么?”张雷警惕的注意到了蔡铁军的举动,接连后退几步。

    蔡铁军冷冷道:“若真不是你捣鬼,我自然和你同舟共济。”

    乐晨摇摇头,一时心下也没主意,目光瞥到那黄裙妩媚女子身上,心中更有怪异感觉,实在也很难把这个“陈圆圆”当成有血有肉的活人,倒更像面对地位低下的低阶生物。

    这倒不是什么漠视生命漠视人权,但真的就是这种感觉。

    穿越,和小说里写的,完全两回事啊!

    乐晨心里苦笑不已。

    ……………………………………………………………………………………………………………………………………

    胜己新书《不朽之路》发布,友情推荐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