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六十五章 警兆

宝典 第六十五章 警兆

    天光放亮的时候,乐晨和沈丽丹走出了卧室,沈丽丹神态慵懒,却更加娇艳动人,而且,她并没有什么疲累的感觉。

    她能恢复的这般快,自然是因为体格已非常人。

    茶几上有张字条,是白曼所留,说她和小婉去买早餐了。

    “我去给你们煲个汤。”沈丽丹依偎在乐晨身边,心里却有一点点小尴尬。

    为了乐晨,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什么都可以付出,所以,乐晨占有她时她并没有什么抗拒的,尤其是,当时看到乐晨竟然有了力气的巨大惊喜,而她自己,同样意识迷迷糊糊的。

    而且,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美妙无比,令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有了依靠。

    只是现在清醒过来,却总觉得有种和最最要好比亲人还要好的朋友上床的感觉,有点点尴尬,但是,心里却又甜蜜的很。

    乐晨笑笑:“随便吃点就好了。”

    “豆浆油条干巴巴的你怎么吃?”虽然一刻也不想离开乐晨,但沈丽丹还是进了厨房。

    看着她背影,乐晨一阵失神,心里,更有淡淡的温馨,以后就这样居家过日子也好,这,或许才是自己所追求的吧。

    正要去厨房帮忙,乐晨突然一蹙眉,看向白曼留的纸笺,她和小婉好像离开很长时间了,如果只是买早餐,应该早回来了才是。

    想到这里,没来由的,乐晨心头跳了跳。

    他怔了下,忙盘膝坐下,一点点推衍起来。

    沈丽丹端着热气腾腾的骨头汤走出来的时候,乐晨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脸色极为难看。

    “怎么了?”沈丽丹吓了一跳。

    “我要出去一下,有点要紧事。”乐晨说着话,便回身进了卧室,出来时他已经换下了睡衣。

    “要我去吗?”不知道为什么,沈丽丹心里很忐忑。

    “不用。”乐晨走到沈丽丹旁边,轻轻拥抱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说:“放心吧,等我。”

    说完,他便身影一闪,到了门边,接着,便是嘭一声关门声,却是已经到了门外。

    沈丽丹紧走几步跑到窗前,却见乐晨已经站在小区门口拦出租车呢。

    呆呆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好久后,沈丽丹慢慢的踱步回到茶几旁,有些无力的慢慢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热气腾腾的骨头汤,她的心中空落落的。

    她担心乐晨伤势还没有痊愈,所以熬了骨头汤希望给他补一补,她也还有好多话没有跟乐晨讲,她想问问乐晨是不是真的好了,他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乐晨在自己身上迷恋的云雨时和自己说的那些安慰自己的话并不能全当真,自己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彻底恢复了。

    可是,他又这样急急的走了,而且,肯定是有什么凶险之事。

    为什么,自己的心这么乱,好像,要永远见不到他了一般。

    不,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汤,别凉了。

    沈丽丹拿了碗盖,轻轻扣在汤碗上。

    可是,为什么这么难受?就好像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一滴晶莹泪珠,慢慢的,溅落。

    ……

    乐晨并不知道沈丽丹所思,如果他知道,肯定会重新认识此行的凶险程度,因为沈丽丹不清楚一些事,但他明白,他的第一脉精血融入了沈丽丹的身体,沈丽丹现今的感知力,尤其是对他身边事情的感知力,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他现在坐在出租车里,正向畈城赶,心急如火。

    白曼和小婉,遇到了危险,被孙阿彩抓了,而且,孙阿彩现在在畈城。

    畈城有他的亲人,有他的一切,显然,孙阿彩很明白这一点!

    所以,孙阿彩才抓了白曼和小婉去畈城,她不单单是想除掉自己,而且,更要从心理上折磨自己。

    他现在就是在恨,自己还是太弱小,中了血族的暗算,使得自己这些天,根本没办法跟以前一样每天推衍孙阿彩的踪迹,所以,才会被孙阿彩偷袭得手,想必,她已经布置好久了,甚至,她应该隐隐约约感觉到最近这段日子才是出手对付自己的良机吧?

    若是我任何亲人有一丁点损伤,我定要你这老妖婆碎尸万段!

    “师傅,再快点。”乐晨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心里暗暗的发着狠。

    瞬间的速度乐晨很快,但是长途跋涉,却只能依赖这些交通工具,而且,心里虽然怒极,乐晨却知道自己要冷静,不知道孙阿彩有什么手段,即将到来的肯定是一场恶战,自己一定要保持最佳的状态,不能白白浪费力气。

    不过当高速路下方出现畈城县城的轮廓时,乐晨便坐不住了了,叫了声停车,把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毕竟,这还是在高速上呢。

    “兄弟,你在这下?”出租车司机有点不可思议的问,在这里下车,车价咋算?自己又不能在高速上调头,一样的油钱,少算可不行!

    所以,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停车的打算,说了去畈城,我就要拉你到目的地。

    啊?突然就见后视镜中,那少年摸出了一把步枪,冷冷道:“停车!”

    出租车司机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嘎一脚踩了刹车,手一抖,出租车险些撞到旁边护栏上。

    “兄弟,有话好说啊,有话好说,我身上的钱你随便拿,快拿走,别动手啊……”出租车司机吓得抱着头,身子抖成了筛糠,甚至下身一热尿了裤子,心里这个哭啊,老子招谁惹谁了,跑个出租能遇到拿AK47的悍匪?妈的这还是中国吗?这是他妈非洲吧?

    鬼哭狼嚎的喊了半天,后面却没有任何声息,出租车司机还是一动不敢动,又过了好久,他终于乍起胆子,偷偷向后视镜瞄去。

    咦?车后座没人了,出租车司机一呆,小心翼翼慢慢扭头看,果然,那少年不在后座,也不在出租车旁,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人也没了影,而在后座上,有七八张百元的钞票。

    出租车司机还是不敢动,等了好久,确定那少年没在附近,他赶紧打火起车,心里诅咒发誓的骂娘,老子以后再跑长途就叫我生儿子没屁眼老婆天天给我戴绿帽子!

    可随即瞥着后座上的钞票,他又有点眼热,这可是跑一趟畈城好几倍的车资了,要说那悍匪,倒也挺仗义的!

    ……

    乐晨从高速路下庄稼地一路疾驰,很快就来到了王庄福利院。

    福利院中秩序依旧,孩子们和特护都做着平时的事情,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事情发生,乐晨心中稍安。

    跟一位老师打听,却听说大舅带着姥姥去医院检查身体了,乐晨心中又是一安,

    随后,他目光看向了福利院后方的桃园。

    孙阿彩就在桃园中,甚至隐隐的,桃园中灵气好似都受到了压制,就好像,有什么恐怖之物存在其中。

    乐晨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