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七十章 掠夺

宝典 第七十章 掠夺

    随着草还丹入腹,大概半个时辰后,老人脸色渐渐恢复了血色,乐晨这时便突然一指,按在了老人丹田。

    “抱歉,我不得不谨慎点。”乐晨淡淡的说,脸上并没有愧疚之色。

    老人一阵苦笑,“我,我不怪你,你做的很对,不过你的灵药虽好,但我已经油尽灯枯……”说着话,他突然咳嗽起来,嘴角渗出了鲜血,随后,他便剧烈喘息起来,好像这句话,已经耗费了他刚刚凝聚起来的全部力气。

    乐晨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不过,看到这个毒妇死在我前面,我,我死也瞑目了!哈哈,哈哈……”目光怨毒的盯着孙阿彩的尸体,老人突然大笑起来,笑没两声,又开始剧烈咳嗽。

    “前辈,这里是哪里?你是怎么进来的,可有办法出去?”乐晨淡淡的问,这个老者,应该经受了残酷的折磨,感觉得到,他全身骨骼好似都已经被碾的粉碎,自己的草还丹,不过是令他回光返照,令他有短暂的清醒。

    这短短的时间很宝贵,乐晨自然要问重点。

    “这里……”老人有些失神,好似在回忆什么,慢慢的,神色变得肃穆无比,“这里,便是那日月壶中了……”

    日月壶?乐晨微微一怔,随即省起,自己追杀孙阿彩之时,进这个光幕之前,孙阿彩祭出了一件青花瓷的酒壶,难道,它叫做日月壶?

    自己等人现在在这日月壶中的小天地?

    想想,自己刚刚进入桃园时,感觉到的那种恐怖的将桃园灵气全部压制的恐怖物事,应该便是这日月壶。

    又想,自己铜钱都破不开的空间,果然不是等闲宝物。

    乐晨本想问问这等神奇宝物孙阿彩是如何得到的,但知道此时时间紧迫,何况面前老者也未必清楚孙阿彩的秘辛,便压下了这些好奇心,问道:“前辈可知道如何出去?”

    “个里玄机惟一拨,壶中春色数千年……”老者喃喃着,苍老的脸庞,显出向往之色。

    “传说日月壶中世界,是修行圣地,可惜,可惜……”老者咳咳的,又咳出了一滩血。

    乐晨微微蹙眉:“前辈可知道如何出去?”这个冰雪世界,修行起来确实事半功倍,一日胜过外面十日,但他此刻哪有修行的心情?

    “咳咳……”老者剧烈咳嗽着,“我,我不知,传说,壶中世界,进出随缘……”

    乐晨脸就垮了,敢情也是一棒槌,打量着这老头,琢磨他这话是真是假。

    “朋友,求你件事……”老者慢慢看向乐晨。目光却是有些闪烁,或许,他也在衡量面前少年的底细。

    “你说。”乐晨不动声色。

    “我,我是不行了,但,但你肯定有脱困之日,到得那一天,帮我个忙可好?”老者脸上突然涌起红潮,却也不咳了。

    乐晨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症状,这个老人,应该是在消耗他最后一口气,他距离生命的终点已经不远。

    “你说来听听。”乐晨脸色倒是郑重起来,毕竟,死者为大,死亡前的托付,自己要郑重对待。

    当然,乐晨也没什么给他心头血救他性命的想法,乐晨不是慈善家,不说老者品行如何,便是对面老者是正人君子甚至德高望重的修行前辈,但生死由命,乐晨没义务帮什么,更莫说,乐晨的心头血和乐晨生命息息相关了。

    “你,你去拿一下孙阿彩的一个戒指,玉的,跟,跟你手上戴的差不多,应该,应该在她怀里……”老人突然有些迫切的指了指孙阿彩血肉模糊的尸体。

    乐晨立时眼中寒芒一闪,幸好,那老者马上说:“小心她身上的奇毒,我,我身上布袍可以隔绝毒物……”

    哦?乐晨看了老者布袍一眼,灰色布袍,血迹斑斑,却也看不出什么,想了想,便蹲下身,说:“得罪了。”手一伸,便将老者布袍拽了下来,老者身上这布袍,并没有衣扣,只是裹在他身上的。

    但在布袍离身的瞬间,老者潮红的脸突然便苍白无比,全身猛地一个哆嗦,见乐晨目光看过来,老者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老毒妇没有扒下老头子我的护身之宝便把我丢进了这壶中,是不想冻死老头子,她还有一些秘辛想从老头子这里得到答案。”

    乐晨微微点头。

    尽管如此,乐晨走向孙阿彩尸体时并没有掉以轻心,他先将布袍一角在孙阿彩血肉中沾了沾,见布袍衣角没有被腐蚀,这才将其包裹在自己手掌上,向孙阿彩怀中摸去,感觉到摸到了一些蜈蚣长虫之物,乐晨脸便有些黑,虽然这些毒虫都已经死去,但摸起来还是很瘆人的。

    而不多时,一枚玉戒指出现在了乐晨布袍包裹的手中。

    乐晨随即眼神一凝,孙阿彩的这枚储物戒指,和自己的须弥芥一模一样,就好像,流水线中生产出来的一样。

    这个孙阿彩,看来经历也不少啊。

    乐晨琢磨着,一些念头涌上心头。

    但是现在不是细想的时候,乐晨将孙阿彩的储物戒指扔在冰雪中,随即,便滴了一滴鲜血在玉戒上,或许是因为主人已死,又或许是因为乐晨血脉无比古老强大,很快这滴鲜血便渗入了玉戒中,认主成功。

    乐晨意念微动,已经进了储物戒指的空间,心里更是一凛,孙阿彩这储物戒指空间的大小也和自己须弥芥原来大小一般无二,只是随着自己修行,现在自己的须弥芥,空间已经增长了不少。

    尔后,乐晨才注意到孙阿彩储物戒指中那几乎堆满整个空间的金银珠宝、珍稀之物以及那些看起来好似宝物一般的奇怪器皿。

    最令乐晨无语的是,一捆捆的人民币,堆得小山一样,怕也有上亿了。

    乐晨心中苦笑,这老毒妇,可真不是一般的黑,只怕自从有了这储物戒指后她便一直在搜刮财富,和她比起来,自己就是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了。

    那奄奄一息的老人,此刻看着乐晨举动,眼里全是震惊,喃喃着:“原来,是要滴血认主,他,他怎么知道,他那戒指……”

    想来,他既不知道须弥芥的妙用,也不曾拥有过,应该是作为孙阿彩的敌人,尤其又被孙阿彩擒拿折磨后,才知道孙阿彩有这等宝物吧。

    老者现在,紧紧盯着乐晨手上戴的玉戒,好似完全被惊呆了,他自然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和孙阿彩一般,拥有这样神奇宝物的修行者。

    “现在呢?”乐晨回身看向他,

    “你,你知道这是储物戒指,你也有一个?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老者盯着乐晨,虽然奄奄一息,但他眼中竟然射出寒芒。显然,老者现在有些信不过乐晨了,觉得乐晨和孙阿彩,可能存在某种关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