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宝典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进,出,钥匙(为随波加更)

宝典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进,出,钥匙(为随波加更)

    在通往金山世界的基地和柯羽告别后,乐晨便传送回了香山据点,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

    进酒店后,乐晨便也没有去骚扰沙琪玛,而是回了自己的套房,打坐调息了一阵,突然心中一动,便将那云水剑派洞府的叩门玉牌拿了出来赏玩。

    他现在已经有所领悟,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叩门玉牌内,其实便是那洞府禁制结界的一个缩影,完全可以看成玉牌中内有一个极为缩小版的洞府结界,其气息是在布下洞府结界阵法时截流而成,所以,一枚玉牌对应一方洞府,此为叩门牌。

    琢磨着自己进出各种奇异空间的感悟,尤其是去那月清仙子所在第一世时空的情形。

    好似,这种跨越时间空间甚至跨越宇宙位面的穿越,竟然引起了某种天地不容的异变,如果不是月清仙子,自己定然形神俱灭了。

    那异时空自己去了两次,用自己能理解的知识比喻,均是靠另一枚铜钱的照片作为门锁,而在那异时空内,同样有通往自己这个世界的门锁,都是铜钱图案。

    乐晨回想着一切一切,突然便是一怔,伸手便从怀内将那篆文铜钱摸出来,反复观看。

    又想着那照片铜钱的篆文和那萨满巫阿曼古脖子上所挂铜钱篆文的细微差异。

    乐晨突然发现,那同样不是同一枚铜钱。

    而当乐晨认真回想那两个篆文铜钱所刻篆文的一笔一划时,猛然,他的脑子轰的一声,竟好似,那篆文的图案竟然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关于这两个篆文铜钱图案的记忆要被什么奇异的力量从脑海中抽出去一般。

    什么东西?!

    乐晨刚刚骂了声,突然又是一怔,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怎么了?嗯,为什么我在想两个白板似的铜钱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乐晨脑海里那两个白板铜钱也要消失的时候,蓦然间,他神识所能触及的虚空中,那神魂星光明大作,竟变得耀目无比。

    乐晨已经消失的记忆突然便又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海,包括他的记忆几乎被某种玄妙无比的规则抽离的情形,乐晨都回忆了起来。

    神魂星,星光依旧黯淡,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乐晨立时出了一身冷汗,显然,是某种规则不允许自己发现自己不该发现之事,但是,古书传承,显然要高于这种规则,所以,当这种规则想撬动自己神魂时,古书传承进行了反击。

    这也代表着,自己现在思考之事极为重要。

    乐晨微微蹙眉,慢慢的回想着那两个篆文铜钱的图案,思索了很久很久,终于,他拿起了自己那五品洞府的叩门玉牌,脑子里思索着那照片里的篆文,手上按紧玉牌,一道元气输入进去,威压着里面灵气,慢慢的,形成那篆文的形状。

    这却不仅仅是激活玉牌内灵力小结界波动那般简单了,而是要逼的其内灵气按照乐晨所愿形成符文并被禁锢,乐晨虽然体内元气充沛无比,但完成这浩大的工作,中间却也不得不服用了一枚柯羽送的补充元气的“回元丹”。

    这回元丹却比乐晨半吊子山寨版的聚灵丹好用许多,毕竟其内,有许多乐晨根本接触不到的天材地宝。

    当叩门玉牌内,终于形成了和进入那异时空的铜钱照片一模一样的篆文图案时,乐晨抹了把额头的汗,他已经很久没流过汗了。

    抬头看去,才发现,竟然过去了两个小时。

    打坐调息了一会儿,乐晨便再不犹豫,摸出自己的篆文铜钱,轻轻放在了那其内灵气已经形成篆文图案的叩门玉牌上。

    极为熟悉的冰凉感觉再次涌来,眼前景物变化,竹林、花圃、房舍出现在眼前。

    哈哈!哈哈!便是乐晨再矜持,此时也不由放声狂笑起来。

    果然,是那云水剑派的洞府,自己果然回来了这里!

    伸手看去,乐晨却是一怔,那叩门牌还在自己手中,并没有遗留在酒店中。

    按照自己经验,按照自己所想,就算回这洞府成功,但玉牌该当留在酒店房间中才是。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第一个猜测得到了印证,乐晨信心更足,甚至不用浪费神行符再去拿这玉牌,更令乐晨欣喜无比。

    当下他又拿起叩门玉牌,催动元气进去,逼着其内灵气慢慢的变成那萨满巫阿曼古脖子上所挂铜钱的篆文图案。

    有了第一次经验,这次他熟练了很多,甚至没再服用丹药,一个多小时后,叩门玉牌内的灵气,便成了阿曼古那枚铜钱的篆文图案。

    乐晨将自己的贴身篆文铜钱往玉牌上一按,白光涌动,他的身影立时消失不见。

    同一时刻,香山脚下豪华酒店一间古香古色的套房中,乐晨的身影出现。

    回来了!

    乐晨却是长长吐出口气。

    看来自己所料不错,那照片篆文,果然是进入某处空间的门锁,而阿曼古脖子上铜钱的篆文,便是走出某处空间的门锁了。

    当然,这神奇篆文图案肯定不会是门锁,这只是按照自己能理解的规则来比喻。

    如果自己所料不错,那血族公爵手里的铜钱,和阿曼古手里的铜钱,都蕴含着月清仙子所在时空的气息。

    血族公爵手里的铜钱,是进入那异时空的门锁,阿曼古手里的铜钱,则是出来的门锁。

    当然,这俩家伙懵懵懂懂,是完全不会懂的,自己如果不是有古书传承保护,也早遗忘了此事。

    更莫说,手里没有自己这把篆文铜钱钥匙,从来没去过异时空的那两位了,给他们一万个脑袋也不会有自己这般感悟了。

    只是,这件事忒也神奇。

    往大里想,某个时空,也是可以看做被超级规则幻化的结界包裹的空间吧?

    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大能,却能把一整个时空看做结界,而将其气息烙印在那两枚铜钱中呢?

    甚至铜钱的照片,都仍然残留着那时空的气息?

    当然,也不排除这并不是什么大能作为,而是宇宙规则之变化,就好像,自己现在手里这枚篆文铜钱,天造地设的一般,而连接自己所在时空和异时空的门锁,同样也以铜钱的形式出现,或许,真的便是天造地设。

    那叩门玉牌能随身携带不会遗失在原地,想来因为自己和金山世界处于同一时空,只是两个世界距离极远而已,如此便少了规则的束缚。

    毕竟,对这三枚铜钱所录的篆文规则来说,只怕进出异时空都不是它们的极限,自己用来进出自己洞府结界,实在便如过家家一般了。

    当然,其更玄奥的用途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思考的。

    现在自己只要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可以随时进出那云水山的洞府,那便足够了。

    至于传送阵,本身就可以看做通往另一处空间的门锁,篆文铜钱这万能空间钥匙,打开这些锁那更是不在话下。

    乐晨嘿嘿笑着,突然心里一动,看向了手上的篆文铜钱,好像,经过这般思考诸多折腾,这枚篆文铜钱和自己隐隐约约有了一丝联系,虽然这种联系很虚弱很飘渺,但却一定存在。

    沉吟了一会儿,乐晨心念一动,手里篆文铜钱消失不见。

    而此时,他几乎都要放声狂笑了,那篆文铜钱,终于,能被他收入须弥芥了。

    能收入须弥芥,便暂时切断了和这个空间的联系,这也代表着,以后再进出那些跨界传送阵,自己终于需要用灵石了。

    乐晨欣喜若狂,终于,最大的一个隐患消除了,要知道从金山世界回来的时候,乐晨并没有提醒柯羽只需一枚上品灵石自己和她就可以过来,这不是信任不信任她,不告诉她,对她,对自己都好。

    终于要消耗灵石了,乐晨一直嘿嘿的笑。

    若有那金丹老怪听到乐晨此时的心声,只怕肯定一巴掌拍死他,要知道这些老怪,绝大多数穷其一生也舍不得跨界传送一次,就是因为,以他们的修为想要跨界,需要付出的代价,那简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

    这章为随波加更,ID→回忆一生,随波同样是红军最中坚的力量之一,还记得昔年争榜时一个人每天投十几个号票的情形,往事历历在目,再次说声感谢!能认识你们,是参军的幸运!谢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