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兵锋王座 > 第六百零九章:魔童

兵锋王座 第六百零九章:魔童

    随着时间的推移!

    一个星阁弟子被发现失踪了。

    两个,三个……

    被发现人失踪的越来越多,整座地下城都开始莫名其妙的恐慌起来,四位堂主惊动了。

    “功勋堂失踪十三人!”

    “巡察堂失踪四十七人!”

    一阵惊哗声……

    “传功堂失踪二十一人……”

    “执法堂失踪三十二人!”

    总共失踪了113人!

    这简直时就是星阁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所有星阁的弟子都聚集到城中央的广场上,差不多有一两千人之多!

    牧风和魔罗青就站在聚集的星阁弟子当中,看到这一幕,他们也感到心惊不已。

    两千名先天高手,估计东大战区的先天高手加起来,也就这么多把,这只是集英殿的其中一阁而已。

    上面还有云阁和魂阁,这集英殿有多少先天高手,三千,四千,还是五千?

    这么多先天高手,足可以横扫整个东大战区了。

    “罗青,我忽略了一个问题,咱们的行动指向性太明显了,只要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出来了。”

    “没事,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多杀了一些人!”

    “咱们不是解救了一百多人吗?”

    “你低估了这些人的无耻了,我最多的一个救了五个人,你呢?”

    “三个!”

    “这就好,只怕是咱们两个还没失踪,别忘了,咱们家里也有的?”牧风小声提醒魔罗青道。

    “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也失踪吧?”

    “也好,他们乱起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儿。”牧风点了点头。

    浑水摸鱼!

    两人相视一笑,分开从广场离开了。

    “君兄,听说你前天晚上花了三千功勋点……”

    “对不起,我得回家看看!”

    这个时候,城中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巡察堂的蒋堂主下令,所有巡察小队出动,封锁内外城。

    外城主要是进出的竖井通道,内城自然不必说了。

    功勋堂和执法堂开始对城内进行地毯式的搜查,传功堂负责调度和指挥,一时间这整个地下城都动了起来。

    “主人,它发现我了,但是它没能追踪到我,那个星阁阁主也知道了,但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

    “智子,你有把握把这个家伙的注意力引开吗?”

    “应该没有问题。”

    “罗青,擒贼先擒王!”

    “明白,给我那个阁主的位置。”

    “……”

    ……

    “该死,居然跟我一样,是一个有了自主意识的智慧程序生命,它是从哪里进来的……”空档的地下空间内,一个尖锐的童声咆哮不已。

    “魔童大人,你说跟您一样的智慧生命,这怎么可能,闇云星上除了您之外,还有第二个智慧程序生命吗?”

    “外来者,一定是有外来者潜入了闇云星,他们居然能找到这里,魔神陛下就要苏醒了,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断魔神陛下的苏醒,你明白吗?”

    “明白,请魔童大人下令!”童无忌额头上汗珠不断滚落下来,自己麻烦来了,居然让人混进了星阁,而且还不知不觉见弄走那么星阁弟子。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这个星阁阁主是难辞其咎的。

    “这个人一定混入了星阁弟子当中,而且他一定有一个让我们无法怀疑的身份,你要注意最近有异常反应的弟子,还有,此人必定有着不弱的修为,他弄走了这么多人,一定需要一个隐秘的藏身之地,所以必须找出来!”魔童杀气腾腾道。

    “是,无忌明白了!”

    童无忌能够坐上星阁阁主的位置,除了他的师父是云阁阁主无相之外,还有他的能力和手段的狠辣。

    马上就将执法堂堂主和功勋堂堂主叫了过来,一个去搜城,一个则去暗中调查有异常的星阁弟子。

    一明一暗,配合的相当完美。

    很快,“君若海”的异常表现出现在功勋堂堂主宋青山的案头,另外,巡查堂堂主蒋柏平的案头上有了这样一份类似的调查。

    暴露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可是在对手的地盘儿,想要不留下任何痕迹是不可能的,当时的牧风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宫音音被人带走,就算他事后去解救,谁又能保证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

    所以,救人,他不后悔。

    “失踪了?”

    “是的,根据他的侍女小柔报告,前天晚上,君若海的确带了一个叫宫音音的女子回来,但是他的态度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但是这个君若海平时对她们也很平常,所以她们也就没有怀疑,直到我们上门搜查的时候,才说了出来!”

    “随后我们找了君若海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他的行踪,不过昨天他还照常的执行了巡逻任务,没有发现其他的一场,今天出事后,还有人在城中的广场上看到过他,之后,就没有再见到他了……”

    “阁主,我和蒋堂主分析了一下,这个君若海要么是知道事情败露,躲了起来,要么也跟失踪的人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可疑的人吗?”

    “有,那天晚上在功勋堂跟君若海竞价这个宫音音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因为他不断的哄抬价格,君若海最后才不得不花了三千功勋,还欠了功勋堂一千功勋才买下了宫音音。”

    “也就是说这个跟君若海竞价的弟子也有嫌疑了?”

    “没错,黄小龙跟君若海素来关系不睦,从这一点看,两人斗气竞价,并无异常。”执法堂的堂主盛卫分析道。

    “从这些看的确并无异常,可君若海从来对女色并不感兴趣,那晚他为何突然竞拍这个宫音音呢?”

    “这……”

    “查,把这两个人的过往都给本阁查出来,一丝都不得遗漏!”童无忌一拍桌子,怒哼一声。

    “是,阁主!”

    四大堂主纷纷退出了议事厅。

    来到一间密室。

    童无忌经过复杂的验证之后,才进入其中。

    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部联络用的终端。

    童无忌抓起终端,很快墙壁上一亮,一个看上去跟童无忌差不多大中年人出现在屏幕上。

    四方脸鹰钩鼻,眼角有些斜飞上去一点儿,目光如刀,看一眼就令人忍不住遍体生寒的感觉。

    “师父!”

    “无忌,什么事这个时候找为师?”

    “星阁出了点儿事儿,弟子必须向您汇报一下。”童无忌低着头说道。

    “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有外来者潜入了星阁……”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你这个阁主是怎么当的?”无相怒斥一声,“魔童大人怎么说?”

    “魔童大人也没有发现,对手几乎瞒过了魔童大人的监控。”童无忌道,“师父,弟子觉得,只怕是苍狼号和亚特兰蒂斯号的事情怕是瞒不住了。”

    “你马上封锁云雾岭,一定要在地下城内解决这个隐患,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闇魔神大人苏醒的消息决不能泄露出去。”无相严厉的道。

    “弟子明白。”童无忌道,“师父,里面能不能不要再往外送人了,这一次应该是功勋堂按照以往的惯例处置了那些送出来的女子出了问题。”

    “我知道了,此事我会处理的!”无相冷冷一声,这事儿他当然知道,百密一疏,原以为地下城是星阁所在地,几乎没有泄密的可能,没想到对手居然能悄悄的潜入进来了。

    还真是小瞧了天下人了。

    ……

    “主人,我故意的露了一个破绽,那家伙被我引过去了,注意力不在城内了,你们马上行动,我拖不了多久的!”

    牧风和魔罗青早已潜入了星阁的权力中枢所在地,阁府的政事堂。

    突如其来的“入侵者”令童无忌也不禁的稍微乱了一些方寸,地下城防范如此严密,还能让外来者进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当然,追究起来,他有责任没错,可外面四阁的责任更大,入侵者不可能一下子就进入云雾岭地下城,一定先从外四阁布置的天罗地网进来。

    责任至少一大半儿在外四阁。

    现在他的任务就是抓住这个外来的入侵者,然后将其碎尸万段。

    什么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闇云星,甚至找到了云雾岭地下城,人类联邦的五大武道圣地的人?

    必须把人找出来,否则,这里的秘密一旦曝光,他们将面临灭顶之灾。

    “阁主,属下有事禀告!”

    “进来说话!”

    “是,阁主。”

    ……

    “属下巡察堂君若海见过阁主!”

    “你说你是谁?”童无忌悚然一惊,一道凌厉无匹的光芒直接射向了站在台阶下,距离他不在三米之处的牧风。

    “属下君若海,想必阁主已经详细了解过属下的履历了!”牧风微微一笑,抬起头来,平视童无忌,平静的道。

    “你这贼子,还敢出现在本阁的面前,简直找死!”童无忌站了起来,一身骇然的修为猛然的释放出来。

    牧风微微一凛,这童无忌的修为果然高强,起码比自己高上一个段位。

    “你居然能不惧本阁的威压?”

    “你这等宵小之辈的威压,我何惧之有?”牧风冷笑一声,他修为也不过比童无忌低一个段位,可战力未必就比地方差多少。

    真打起来,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

    何况,他根本没打算跟对方打一场,一切以救人要紧。

    所以,他的出现不过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给魔罗青出手的机会。

    “找……”

    “死”字都没能喊出来,童无忌的脖子上就多了一双白皙的手,将他轻轻的从背后给拎了起来。

    “相公,何必这么麻烦,他根本发现不了我的。”

    “给我一个出场的机会嘛……”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