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游戏竞技 > 木战仙游 > 第287章 出发!城北

木战仙游 第287章 出发!城北

    五个身着黑衣,蒙着面巾,行迹鬼祟的家伙悄悄在城中行走着,突然间他们从暗巷中冲出去,掠走一名路人便重归黑暗之中。

    “看你鬼鬼祟祟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潜伏进止桑的探子或者是出卖止桑的尖细!”黑衣人中那个最高大的男子质问被他们抓来的路人。

    “我看你们才是探子吧,大白天的穿着一身夜行衣,相比之下,你们更像是图谋不轨的家伙吧!”那路人怒吼,这些都是什么奇怪的家伙,他还有正事,没时间陪他们闹!

    “真是个嘴硬的家伙。”那黑衣人中背着巨型武器的女子对着审问路人的那个黑衣人开口:“既然他什么都不肯说,接下来就看你的手段了。”

    “你,你们想要做什么!”那路人想要往后退,可是他的肩膀这边那个黑衣人死死捏住,无法逃脱,更不敢想象他们接下来究竟要做什么?

    “嘿!”黑衣人取出一面玻璃镜子,在他头上敲碎。

    “他是奸细。”那黑衣人在收拾碎片,而他身后的另一个黑衣人在证明了路人的身份后,直接将其秒杀,果不其然,那路人掉落了一份密函,这封密函就是这位路人奸细身份的证明。

    “收集到多少证明和信物了?”那黑衣人在将镜子的碎片全部捡起之后说到。

    “三十二份。”使用剑的黑衣人回答。

    “这还远远不够啊。”那黑衣人摸着下巴。

    这五个家伙就是许言他们,因为目前正处于被通缉状态,所以暂时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城中,不过凭借服饰的伪装,倒也能够掩人耳目,只不过在掩人耳目的同时,这大白天的穿着夜行衣,似乎更加引人注目了。

    “话说我们可以换一套衣服吗,这一身的黑衣服看起来非常低调,可以用来遮掩身份,不过游戏中却没有多少这么低调的玩家,这种装扮反倒显得格格不入。”持盾少女揭下面巾。

    “是啊是啊,又不是晚上,穿什么夜行衣。”诗人木木附和到。

    “因为我这里能够遮掩面容的衣服不多,夜行衣是套装是最低调的,除此以外就只有超华丽的嫁衣组,因为附带盖头与华贵头饰,所以同样拥有遮掩面容的功效,无归、木木,你们两个能接受女装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几套嫁衣是我精心制作镇店之宝,虽然我没有开店,不过论工艺、论材质,那都是绝佳的品质,而且整套嫁衣都是法宝级别以上的装备,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哦。”许言取出了好几套无比精致的服饰。

    “你为什么连这种东西都带在背包中啊。”殊途无归无语。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啦,你们两个赶紧穿穿看看,百草青荷这一套小清新的适合虽然是腹黑不良,但外表却是正太的诗人木木,而无归适合这如画泼墨山河的水墨江山,小雪穿鸾凤千寻应该很大气,不过这套韶颜倾城很适合她这二八年华的小姑娘,至于少女你嘛,当然是巾帼红颜啦,结合先秦士兵衣甲元素,似战甲,似罗裳,特别适合你这种英姿飒爽的妹子。”许言如数家珍。

    “喂,为什么我的是最英气的,我也要那种突显女子柔美的漂亮衣服啊!而且他们三个的一个比一个好看,小雪还有两套不同风格的,我不服!”持盾少女重重把战斧锤到地上,不开心地说着,虽然说她那件也非常漂亮,不过相比之下还是逊色了很多,因为她的那件更注重气质。

    “你不喜欢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们挑选搭配的,不过既然你不满意,那我还有别的,你看这件紫气东来怎么样,这可是用昭华灵气为材料制作的,雍容华贵,无与伦比,不过不太适合你的年纪,而且从气场上来说也与你不太相符。”

    “这件确实太华丽了,换一件。”持盾少女也觉得不太合适。

    “我着还有傲雪梅花和神鸢霓裳,从美观的角度来说都是顶尖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这种类型。”毕竟这件也太过华丽了。

    “难道就没有那种既简约,又好看,而且还有特别漂亮配饰的吗?”持盾少女沮丧。

    “那巾帼红颜是最适合你的呀,除此之外还有蝶舞天涯、碧莹幽若之类的,都是简约美观的服饰,不过我想这些并不适合你举着大斧头嘿咻嘿咻砍怪的画风。”许言回答。

    “被你这么一说,感觉更郁闷了。”这种被打击到的感觉真的好心塞啊。

    诗人木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许言,“总感觉这个家伙像是很早之前就已经谋划好了这个场景,看这不假思索的搭配,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他绝对不可能是临时起意。”

    “所以你就这样换上女装了?”殊途无归无语地看着诗人木木,并压低声音说到:“你的节操呢,卖给言川了吗!”

    “那种东西暂时之间收起来吧,你看看我这一身好不好看,这里还有特产漂亮的发饰,虽然说是嫁衣太勉强了点,不过确实是非常漂亮。”诗人木木转了一圈。

    “哇哦,我的设计还是挺棒的,再加上木木你这超具迷惑性的小脸,只要不开口,出去勾搭怪蜀黍都没问题。”许言对着这位女装大佬赞叹到。

    “总感觉好羞耻的样子。”诗人木木脸红。

    “劳烦二位暂时把自己的节操捡起来,先不要弄这些无聊的东西,考虑一下我们当前的处境好吗!现在是玩换装游戏的时间吗!”持盾少女怒吼。

    “安啦安啦。”诗人木木把装备换下,递给许言收起。

    “活跃一下气氛嘛。”许言笑到。

    在这个活动中最为重要的是认出奸细,而并非抓捕,因为这些奸细的实力大多都不太高,就连现在的许言举起墨穹鼎也能够轻而易举的灭掉他们,所以真正有难度的地方在于怎么认出奸细的身份。

    持盾少女是个能动手就绝对不动脑,喜爱用武力解决事情的家伙,薄荷雪没阅历,而殊途无归与诗人木木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并非算无遗策,也不是靠脑子混天下的许言担当起了队伍中智囊的角色,并带领着队伍前往各种有可能出现奸细的地方。

    从地位和身份上来说,奸细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地位的一种是没地位的,虽然说这句话是废话,不过这句话也并非完全没有意义。

    有地位的奸细出没于各种重要场合,甚至是出入朝廷也不是没有可能,这种等级的奸细不好抓,万一再触发什么拖延时间的小剧情,他们一整天的时间怕是要都丢在里面了。更重要的是此次活动是根据奸细的信物或者是证明来兑换奖励的,照理来说一个奸细身上应该只会有一份证明,所以这种劳心劳力而且未必有对等收获的事他才不想去做。

    奸细之所以称之为是奸细,那是因为他们大多都是带着任务而来,并且会做出有损于止桑国的事,既然如此,那么即使是没地位的奸细也不可能像普通平民百姓一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日子。不排除因为厌倦而安于平静的探子,不过绝大多数的奸细都还是有他们需要打探的情报,他们或许可以没地位没身份,但他们的环境或职业应该都是在相应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根据城中不同的位置来判断附近奸细的多寡,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

    许言的选择并没有错,再加上他的判断,几乎就没有抓到过无辜百姓。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活动的缘故,所以这些奸细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次不同寻常之处。

    “老实交代!你的上级究竟是谁!”无聊的许言在验证了一个奸细的身份后审问着。

    “你休想从我的口中得到一点情报!”那奸细的态度的非常坚定,“就算你杀了我也无法让我泄露任何一点情报,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真是个嘴硬的家伙。”许言仿佛带入了角色,真的开始了审问人犯。

    “让我看看,你会是哪里派来的探子呢?”他让殊途无把之前那些奸细掉落的证明给他,随后将其拆开,一封封地看着,期间持盾少女他们也抓到了不少奸细,所以这条小巷子中的人越来越多,而许言就这么笑着查看之前那些奸细的信物与证明,无形间给他们施加了非常大的压力。

    “没想到短短的时间里就抓到了这么多探子。”许言挨个验真之后放走了两个被误抓的平民,随后对着这些奸细说到:“你们自己相互看看啊,周围有没有各自的同僚。”

    “大月国、朱立国、平羌国、巴国……甚至连莒国的探子都有,而且还有止桑国朝中大员与皇室相互安插的探子,这可当真是一场好戏啊,只不过上演这场好戏的你们怕是要没了性命,老实地说出你们各自的上下级,这样我或许会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的话,止桑国大牢中的刑讯可就没那么容易让你们解脱了。”他阴侧地笑着。

    “我宁死也不会屈服的!”那个最硬气的奸细大吼,带动了其他奸细附和。

    “我再说一遍,真的没有人愿意透露一下自己的上下级?”许言冷声道。

    “哼!”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冷哼。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必与你们多费口舌,木木,你上!”

    改换木木上阵,不过他可不是审问,而是直接上刑了。

    诗人木木的烂泥妖大刑,把这些家伙的鞋子脱了,然后放上烂泥妖挠痒痒,痒死他们!

    可别小看这挠痒痒,最难受的感觉是痛,最难忍受的感觉是痒。痛能够给予他们感官上的刺激,各种大刑几乎都是从痛这一方面入手,不过俗话说得好,忍痛容易忍痒难,这挠痒痒也算得上是大刑了吧,尤其是由烂泥妖来挠痒痒,那酸爽,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招不招!”许言捏住鼻子,烂泥妖的气味收敛,所以味道不太重,不过因为奸细太多,所以诗人木木把他的几只烂泥怪也放了出来,烂泥怪的气味可没那么好闻,尤其是在毫无收敛的情况下,那味道就像在盛夏时节跳进了阴沟中,总之正常人是不会欣赏这种味道就对了。

    “我们是不会招的!”奸细们依旧不吐露一点消息。

    “去吧,草藤怪!”既然烂泥怪无法对付他们,那就让他们面对拥有触手怪之称的草藤怪吧!这可是他为了这些奸细而专门去附近的荒野抓的。

    “不,不要!!”某个奸细惊恐地喊叫着。

    “不怕的,无数触手抓着羽毛在你们的手心、脚心挠痒痒,这不会比烂泥妖还可怕的。”许言坏笑。

    “我总感觉自己走错了剧场……”持盾少女扶额冷汗。

    “我们也是……”殊途无归、诗人木木和薄荷雪点头。

    然而许言还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无法自拔。

    “你们招,还是不招!”

    “我们招……招……”奸细们最终还是屈服在挠痒痒大刑之中。

    “很好。”许言在记录下他们所提供的信息之后,将他们五花大绑,丢到了墨穹鼎中。

    “我们走!”他挥手。

    “去哪里?”持盾少女疑惑,她觉得这个地方还不错,一个小时就让他们抓到了上百个奸细,堪称止桑国奸细的必经之路。

    不过话说回来,这止桑国还有必要抓奸细吗,恐怕这里早就没有什么秘密了吧,那么多奸细,说这里已经被刺探成马蜂窝也毫不为过。

    “根据情报,我们先去城北的客栈,那里正有一**细在集合商讨如何应对此事的大规模搜捕活动。”他不会说这是为了摆左卿大夫一道,因为那群人正是左卿大夫安插在各处的奸细,虽然只是一部分,不过奸细好培养但是难安插,少了这些人也绝对能给他造成不小的困扰。

    “一**细啊,那我们快去!”持盾少女唤出黑云。

    他们现在一身的黑衣,当然是乘坐黑云比较适合,若是坐薄荷雪的白云,那反倒显得更加突兀。

    虽然说大白天的一朵黑云上坐着两个身着黑衣的妹子也隐蔽不到哪里去……

    “那我们出发吧。”许言踩上殊途无归的飞剑,众人一起朝着城北的客栈飞去。

    刚离开小巷没多久,便又有一群巡守的卫兵追了上来。

    “前面那几个乘云和御剑的家伙,赶快给停下!”

    “喂,你不是说打扮成这个样子不会被捕快还有卫兵发现吗!”持盾少女对着许言说到。

    “我们进城的时候确实没被人发现啊!”许言回答,他怎么晓得现在会被人追?

    “你们几个!城中禁止飞行!”在后面跟着跑的卫兵大喊。

    “哦。”他们忘了还有这一茬。

    飞行是不允许了,不过他们并非没有其他的代步工具。

    冰风太显眼了,不能够直接拿出来。

    两个银甲战偶拉着小板车狂奔,速度丝毫不逊色于坐着陆行鸟的殊途无归与诗人木木,而薄荷雪化作原身在空中飞行,这样便不会会被拦下,至于持盾少女,她则靠着双腿在大地上狂奔。

    诗人木木只有两只陆行鸟,而持盾少女又嫌弃许言的小板车,没有代步工具的她只能够自食其力了。

    “加油!你是最棒的!”诗人木木对她挥手。

    “加油!你是最胖的!”许言坐在小板车上吃着瓜,好不悠闲。

    “看我追上后掐不死你!”持盾少女甩出了一把短柄的回旋战斧,然而并没有击中许言。

    “追不上,追不上,略略略……呀……”傀儡战偶拥有初级的智慧,即使无人指挥也能够自由行动,不过他们的智慧还是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因为他们在前进的途中遇见了一棵种在民居门口的大树,两个银甲战偶各自朝着树的一边分开,成功避开了障碍物,然后被他俩同时拉着的小板车就这样撞在了树上,坐在小板车上的许言也没能够幸免……

    “呵呵呵,这下让我抓到你了吧!”持盾少女揪起许言腰侧的肉,将他提了起来。

    “啊,谋杀良家妇男了啊!无归,救我……”许言大喊。

    “不是我军太无力,而是敌方太凶残。”殊途无归看着亮出锁链斧的少女,摊手说到。

    “你叫吧,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持盾少**阴地说到。

    “破喉咙,破喉咙!”许言大喊。

    “喂,你们两个要把这个老梗玩到什么时候,无不无聊啊。”殊途无归吐槽,这两个家伙也是够了!

    然而这两个家伙并没有搭理他,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双方打得难分难解,最终不了了之……

    许言现在只有一级,若是在战斗状态,持盾少女真的动动手指就可以捏死他了,前提是许言没有装备上那几件法宝。

    两人打闹归打闹,不过下手都还是有分寸的,在闹够了以后继续朝着城北的方向前进。

    城北,一群玩家似乎也得知了这边有奸细聚集的消息,举着照镜子查验过往行人的身份。

    “言川,他们的法器看起来比你的厉害很多。”持盾少女对着许言说到,双方都是用镜子形的法器验证奸细身份,不过那些玩家一照就知晓了,而许言却要直接在嫌疑者的脑袋上敲碎镜子才能够验明身份。

    “我顶多就是炼器师而已,哪里会炼制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道具。”能临时炼制出那么多用于验真身份道具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本章字数5200

    哒哒哒,百万字了噜~一个人撒花撒花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冠军之心
冠军之心
作者:林海听涛
“周先生,我们注意到您小时候曾经涉猎过篮球、乒乓球、羽...
逍遥梦路
逍遥梦路
作者:文抄公
深山宅男,一路种种田,养养鱼,做做梦,顺带悠闲成长的故...
网游之纵横天下
网游之纵横天下
作者:失落叶
一部与众不同的网游作品,一个实现梦中幻想的游戏,一串令...
体坛多面手
体坛多面手
作者:术小城
ESPN记者:“杜柯先生,最近几年内你获得了游泳、田径、射...